首页> >

《低调修真》第6章

向着后面小说名字叫做《低调修真》,这里提供向着后面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低调修真小说精选:吃过晚饭,箫冥回到了那名老者让自己住的那间房间。或许这才是自己应该过的生...

低调修真

推荐指数:10分

《低调修真》在线阅读

向着后面小说名字叫做《低调修真》,这里提供向着后面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低调修真小说精选:吃过晚饭,箫冥回到了那名老者让自己住的那间房间。或许这才是自己应该过的生活吧。没有打坐修炼,箫冥和衣躺在床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这一脚睡得十分踏实,不再有那些不堪的往事出现在梦中,不再半夜惊醒过来。不过箫冥没有注意,随着他的呼吸,天地间的灵气缓慢的进入他的身体。一大早就醒了过来,只感觉到神清气爽。经过昨晚睡前的思考,他已经完全的进入到了即将到来的平凡生活之中。炊烟袅袅,灵儿正在准备着早饭,清晨的阳光洒落在院中,在空…

吃过晚饭,箫冥回到了那名老者让自己住的那间房间。

或许这才是自己应该过的生活吧。没有打坐修炼,箫冥和衣躺在床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这一脚睡得十分踏实,不再有那些不堪的往事出现在梦中,不再半夜惊醒过来。

不过箫冥没有注意,随着他的呼吸,天地间的灵气缓慢的进入他的身体。

一大早就醒了过来,只感觉到神清气爽。经过昨晚睡前的思考,他已经完全的进入到了即将到来的平凡生活之中。

炊烟袅袅,灵儿正在准备着早饭,清晨的阳光洒落在院中,在空中浮尘的折射之下变得七彩绚丽,鸟鸣阵阵,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温馨清净。

箫冥站在院中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清晨的清新空气,他沉醉了。

箫冥此时并不知道外界在他进入仙府之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天万灵仙子和青云门的人在赤无极走掉之后继续留在那里等待箫冥的出现。但等了几日之后箫冥并无出现,那座仙府倒是慢慢的发出刺眼的光芒,然后就随同那块石碑一起消失不见。

无奈之下,万灵仙子只得和青云门的长老一起离开,各自返回了自己的门派。不久之后修真界就有了这样一个信息:青云门的一名弟子进入了仙府,至今尚未出来,而他的师傅无极真人心魔突发,道心失守,在伤了万灵仙子之后便逃之夭夭,携赤龙仙剑一起消失不见。

于是在青云门的几位长老回到青云门不久之后,就有各大门派的人前来以各种名义探听虚实。虽长老们百般隐瞒,最终仍是无济于事。

在那些前来探听虚实的修士走后不久,由各大门派控制的国家就纷纷有了动作,一块向着由青云门控制的国家魏国联手施压。

一时间军队调集,平时在凡人眼中如若神灵一般的修士也开始频繁出现于各个地方。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境况。

同时那些门派暗地派人寻找赤无极与箫冥的行踪。当然这一切刚刚放下思想包袱的箫冥并不知晓。

小伙子很勤快啊。那名老者看到箫冥站在院中,赞许的说道。

老丈叫我箫冥就好。箫冥弯腰向着老者施了一礼,淡淡的说道。

呵呵,箫冥是吧,你也不用那么多理解,要知道我们猎人是最随和的人,你也不用叫我老丈,就喊我大叔就行。老人爽朗一下,声音浑厚,丝毫没有老年人的颓废之气。

爷爷灵儿从厨房内出来,拉住了这名老者的右手,来回摇摆的撒娇道。

无妨无妨,各论各的,你平常不用喊箫冥叔叔的。老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拉住灵儿的手走向房内。

感受到这温馨的气氛,箫冥往常严肃僵硬的脸颊也慢慢的缓和下来。缓步跟在后面。

饭桌上灵儿不时的抬头好奇的打量着箫冥,在与他眼光对视之后又快速的低下头去,脸色微红。

箫冥不时的用手摸着自己的脸庞,他以为自己的脸上有着某种东西。

而那名老者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切,并不说话。

这一顿饭吃的箫冥是莫名其妙。不过好在很快就吃饱了。

吃过饭之后箫冥就随着老者一块上山,空手跟在老者的后面。

经过长达十多年的不间断的艰苦锻炼,箫冥的身体比起普通人要强悍许多。不用老者动手,箫冥一个人就可以猎到一些大型的猛兽。这让老者很是高兴。

普通而温馨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这一天箫冥正在院子里给那些猎刀到的猛兽蜕皮,灵儿乖巧的坐在老者旁边缝补者一些破旧的衣物。

杀人了。凄厉的喊叫声传来。

那名老者刚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箫冥放下手中的东西,低头想了一下,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灵儿看到自己的爷爷走了出去,耳听凄厉的惨叫,也放下手中的针线,紧跟着爷爷走去。

大喝声,怒骂声,尖叫声,哭喊声模模糊糊的传导箫冥的耳朵里。这让好久没看到那名老丈和灵儿回来的箫冥有些着急。放下手中的工具就准备出去看一下。

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撞了进来,仔细一看却是刚才出去的灵儿。

头发散乱,左边的俏脸之上有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嘴角挂着一丝鲜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小叔,救救爷爷,爷爷被他们打死了。灵儿神色痛楚,凄厉的朝着箫冥喊道。

箫冥猛然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灵儿。

就在这时,一名身披铁甲的士兵冲外面冲了进来,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个死丫头,抓破了我的脸你还想跑?我看你能跑到那里去?同时伸手向着灵儿的头发抓去。

灵儿的头发被那名士兵一把抓起,随着他手臂的用力而一下一下的撞到地上。痛苦的喊声传进了箫冥的耳朵。

那名士兵一声凄厉的尖叫,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仿佛不相信在这瞬间自己的手臂已经断裂了。

箫冥又是一脚飞起,那名尖叫的士兵顿时被踹的飞起来,重重的落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

就是他们打死了大叔?箫冥慢慢的扶起正在痛哭的灵儿。沉声问道。

刚才爷爷.过去劝他们不要打人,可是他们不听,还把爷爷.打打死了。灵儿抽泣着告诉箫冥刚才的事情,说完哭的声音更大了。

箫冥的脸色阴沉起来。走到那名倒在地上哼哼着的士兵身边,你们为什么杀人?

那名士兵强忍着痛楚,阴狠的盯着箫冥,一字一顿的说道,小子,等下我们大军杀到,保证仍你们一个不留,哈哈哈啊

箫冥慢慢的抬起踏在那名士兵胸口的脚,那名士兵双眼圆睁,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显然是活不成了。

看了一样仍在哭泣的灵儿,箫冥纵身闪了出去。

不断有人惊慌失措的跑过,箫冥逆向跑去。一名骑着高头白马的士兵气势汹汹的挥舞着手中的长鞭,口中骂骂咧咧大爷我让你们孝敬一些银两是看得起你们,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在这名士兵的后面躺着一动不动的躺着两个人,一名中年人尸首分离,另外的一名正是那位老者,只不过右手也已经被利刃砍断,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箫冥看到这些双眼发红,身体猛然一跃,凌空向着那名骑在白马之上的士兵扑去,那名士兵看到有人来袭,立刻放下手中的长鞭,一把抽出挂在腰上的长刀向着扑下的箫冥劈去,同时口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吼叫。

箫冥半空中的身体猛地旋转,腰部用力,硬生生的收回向前探出的双手,右脚向着那劈来的长刀的侧面踢去,长刀应声落地,左脚不停,连接踹向那名士兵的胸口。

骨折的声音响起,那名士兵一声不吭的飞起,重重的落到地上,昏死过去。

大叔?箫冥赶忙跑到那名老者的身边,弯腰抱起老者的头部。

咳咳,箫冥,赶快带着灵儿离开,我我一句话没有说完,看着箫冥的眼睛猛然变大,而后慢慢的闭上。脑袋软软的搭在箫冥的胳膊上。

驾,驾皮鞭划破虚空的声音随之而来,正是那名士兵口中的大军赶来。

箫冥缓慢的抬起头来,双眼泛出诡异的血红色,一声轻吒。伸手拿起那把落在地上的长刀,一步一步的向着赶来的大军迎去。

为首的一名军官模样的士兵首先看到了手握长刀,杀气腾腾的箫冥,再看到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同伴。

'钪呛'一声拔出腰间的长刀,口中大喝杀

后面的士兵应声纷纷拔出腰间兵器,怪叫着向着箫冥杀来。

箫冥停下脚步,长刀侧握,腰部下沉,如同沉稳的大石一般占据在路中。静静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恶战。

随着吼叫声而喷出的唾液,战马口中呼出的气体,士兵眼中的血丝,甚至于他的右手因使劲握住长刀而狰狞的暴起的血管流动的血液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箫冥眼中的诡异红色慢慢的消失,双眼随着为首的一名士兵的不断逼近而慢慢的眯起来。

越来越近,那名士兵神色狰狞,手中长刀自下而上,顺着战马的奔势向着箫冥撩来。

就是现在。

箫冥上身前压,手中长刀向着那急速撩来的一道迎去。

当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那名士兵由于这急速的一击受到阻挡而导致坐在马背上的身体突然失去重心,来不及调整就滚下马背。

箫冥牢牢扎在地上的双脚同时用力,借着这一击这里,凌空飞起。

后面的几名士兵刚刚看清眼前的状况,身前就猛然闪现出箫冥的身体,来不及思考,手中的长刀齐齐向着箫冥劈去。

冷冽的寒光伴随着呼啸之声,血腥的气息随着那不断放大的寒光而变得越来越浓郁。

身处半空,退无可避,只能正面迎向那攻来的几把长刀。

但箫冥多年来的艰苦训练终究没有白费,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弯去,右脚在那匹无人驾驭的战马背上用力一点,右腿和左腿呈一条笔直的直线凌空三百六十度翻转,躲过了那看几把泛着血腥气息的寒芒。

就在身体即将越过那几名士兵的头顶的时候,箫冥手中长刀连挥,带着一连串的残影砍向那几名士兵的头颅。

噗,噗利刃看如肉体的声音。

伴随着着低微的声音,那几名士兵的头颅高高飞起。失去头颅的颈间喷射出一道道的血柱。

仍在痉挛的躯体抖动着滚落下马,顿时被后面的铁骑踏成肉泥。

正准备再次攻击的箫冥闻到这股气味,泛起一股呕吐的感觉。在空中的身体猛然一僵,顿时被急冲上来的士兵一刀砍中,左腿血花四溅。

在这剧烈的疼痛之下,箫冥整个清醒过来。手中长刀迎向后面接踪而来的攻击,整个身体顺势向后翻飞,不过仍是被几道寒芒划过身体,肌肉一阵不自然的抖动。摇摇晃晃的落在后面仍在奔跑的战马背上。双手抓住缰绳,手中的长刀拍向战马的肚子,在这一击这下,战马的速度猛然加快。

经过大叔那蜷缩的身体的时候,箫冥深深的注视着他的面庞。没有痛苦,只是牵起的嘴角仿佛在留恋着一些美好的记忆。

双腿牢牢的夹住跨下的战马,横冲直撞的奔向那所解开自己内心痛楚的院落,在那里,还有大叔交给自己保护的灵儿。

虽然没有回头查看身后的情况,但凭借着耳边传来的怒骂声,箫冥很清楚那些士兵正在凶狠的追赶着自己。

终于来到了院子外面,箫冥策马狂奔,冲向院子内部,经过那大开的木门的时候,箫冥手中长刀用力下劈,而后双手支撑在马背上,双脚猛然发力向着那轰然倒下的木门向后横扫。

破旧的木门在箫冥这一脚之下整个散裂开来,木屑四溅。向着后面追赶而来的士兵射去。

被那些散乱飞来木屑射到脸上,后面顿时响起了一阵惨叫声。追在前面的士兵双手捂着脸,根本分不清方向,和后面的士兵混乱的发生碰撞,整个队形变得混乱不堪。

箫冥来不及去看那些士兵的惨状,随着战马急冲的身体猛然下伏,伸手把蹲坐在地上低声哭泣的灵儿抱了起来,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身体前面。

手中缰绳使劲一拉,那匹战马人立而起,接着就像这门口处那散乱的士兵冲去。

混乱的士兵根本无法挡住来势汹汹的箫冥,甚至连一些阻挡的动作都因为战马的骚动而没有做出来,眼睁睁的看着箫冥带着灵儿绝尘而去。

一路策马狂奔,从大路转进小道,箫冥不时回头看着那些士兵是否追赶过来。最终确定自己两人安全之后,他慢慢的放缓前进的速度,最后在一个小河边停了下来。

灵儿的脑袋软软的耷拉在箫冥的怀中,先是爷爷被杀的惨状,再后来又经过了这样艰苦的跋涉,这让平时根本没有做过什么体力劳动的灵儿在战马奔跑的时候昏睡过去。

翻身下马,箫冥顿时又是一阵龇牙咧嘴,身体上的伤口仍在不断的溢出鲜血,特别是左腿的伤势更加严重,那被长刀砍中的伤口翻卷着,腿骨隐约可见。

强忍着剧烈的疼痛,箫冥把马背上的灵儿抱下来平放在地上。

做过这一番动作之后箫冥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是散架了一般,浑身酸痛。一瘸一拐的走向河边。

双手用力撕开左腿的裤管,蹲下身子慢慢的从河中撩起一些水清洗伤口。

翻卷的伤口仿佛是婴儿的嘴唇一般,只不过这伤口的颜色要比那嘴唇鲜红许多。

箫冥苦笑着用手指慢慢的清理那伤口之中的残留污渍,随着手指的滑动他的口中不断的发出吸冷气的声音。

清理好伤口之后,用刚才撕下的裤管紧紧的缠住。

做好这些之后,箫冥开始查看自己身上其他位置的伤势。却发现根本看不到那些伤口的位置,这些伤口都是在箫冥的背上,伸手去感觉一下,却怎么也摸不到。

嗤啦一声,箫冥将上身的衣物整个撕开,那些伤口溢出的鲜血已经和身上的衣物凝结到了一块。感受着如同皮肤被生生剥离的疼痛,箫冥双手死死的捏在一起。

疼痛慢慢消失,箫冥的肌肉缓和下来。走进河中,让河水淹没自己的胸口,用流动的河水去清理那些伤口。

流动的河水滑过身体,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箫冥原本僵硬的脸庞也随着这一切的发生而慢慢的缓和下来。

多么清净的生活,就这么被打乱了。看来自己还要另外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啊。想到这里,箫冥转过头去看了一下仍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灵儿。

大叔临死之前把他交给我照顾,看来要带着她一块。不过这孩子挺可怜的,竟然和自己当初的遭遇差不多,最亲近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嘴角牵起淡淡的笑容,箫冥开始畅想那即将到来的清净生活。

心底闪过自己以前的遭遇,箫冥的心底却不在悲伤,在和那名大叔一块生活的日子里,他已经完全放开了自己的以往。打算平凡却清净的过完这一生。不过为什么还会有着一丝失落?

河水不停的向前涌动,箫冥的神色也随之慢慢的灿烂起来,箫冥低头看着水中的倒影,一时不可置信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庞。

消瘦的面庞,高耸的鼻子,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嘴巴,修长的眉毛。下面是两颗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墨黑的眼睛牢牢的镶嵌在眉毛下方。

这个面孔不算出色但也不能说是丑陋,算是很大众化的脸型,不过牵起的嘴角加上那两颗黝黑的眼睛,让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魅力。嘴角的笑容很灿烂,但是那黝黑的双眼之中却有着一丝忧郁和沧桑。这两种极为矛盾的感觉却又是如此协调的出现在一个人的脸上,倒也赏心悦目。

箫冥慢慢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我竟然在笑,挺好。对着流动的河水,箫冥用力弯曲自己的嘴角,一种久违的欣喜出现在心底。

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能哭能笑,悠闲自在的生活。箫冥低声自言自语的说道。

而后整个身体猛然下潜,让河水完全把自己淹没。

哗啦

箫冥真个人冲出水面,来到岸上。

嘶嘴角咧起,箫冥的身体一阵摇晃,心头暗骂一声:这该死的伤口

摆头轻摇,头发上的水珠随之四溅开去,在空洞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七彩光芒。

摇摇晃晃的走到灵儿身边,箫冥弯腰就要抱起她,却不料这下又牵扯到了腿上的身上的伤口。

叮咛,灵儿的口中发出一声微弱的响声,慢慢的转醒。

长长地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一样呼呼的摆动,慢慢的睁开双眼。

看到自己的眼前一张脸正在龇牙咧嘴,灵儿一声尖叫,猛然坐起,双手紧紧拉住胸口的衣襟。

是我箫冥明白自己的表情吓到了灵儿,当下站直身体,柔声说道。

灵儿终于看清了眼前之人正是箫冥。

哇大哭一声扑向箫冥,却只是抱到了他的双腿。

我爷爷被他们打死了,小叔,我爷爷被他们打死了啊。灵儿的身体随着哭泣不断的起伏。从小和爷爷生活在一起的她对爷爷有着很深的感情,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也没有其他的朋友,忽然间这最亲近的人被人活活的打死在自己的面前,灵儿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强忍着腿部的伤口被灵儿触碰的疼痛,箫冥弯下身来,轻轻的拍打灵儿的背部,你爷爷最后告诉我让我照顾你好好的生活下去。你明白爷爷的意愿的,对么?口中柔声说着这些话,箫冥的脑中闪过了自己父母的容貌。

哭声越来越小,灵儿身体的抖动却越来越大,哽咽着诉说着对爷爷的想念,像是随时都有可能背过气去。

箫冥蹲下身来,双手捧起灵儿的脸庞。

灵儿,人死不能复生,爷爷希望你能快乐的活下去,你明白么。深深的注视着灵儿的双眼,箫冥尽量把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轻柔。

我我知道。灵儿断断续续的回答。

那就不哭了。箫冥伸手抚摸着灵儿的头发,帮助灵儿平复情绪。

我我知倒,哇刚刚说完这句话,接着又大哭起来。声音悲苦,箫冥的双手一会就变得湿湿的。

看着灵儿哭的如此伤心,箫冥的内心也开始有一些悲恸,想到他那爽朗的笑声与和蔼的表情,却在一瞬间了然无踪。箫冥心中五味陈杂。

慢慢的把灵儿抱在怀里,等着她恢复平静。

你你放开我行么?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不过原本在天空正中央的太阳此时已经即将落山。箫冥怀中的哽咽终于停止了。

一阵不自然的扭动,灵儿怯怯的出声问道。不过说话还是一抽一抽的。

当然行看到灵儿不再痛哭,箫冥心情大好,非常爽快的回答了灵儿的话。

箫冥抱着灵儿的双手刚一放开,灵儿顿时在箫冥的胸膛推了一把,快速离开他的怀抱。站起身来,低着头不看箫冥。

无疑有它,箫冥只是不解灵儿为什么会那么使劲的推开自己,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灵儿不再哭了。

灵儿,你先去洗把脸,等下我们赶路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匆匆洗刷完毕,灵儿轻轻的走到箫冥的身边。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般惹人怜爱。

箫冥看到灵儿这番摸样,知道她短时间之内是无法解开这个心结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上路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低调修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