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走出来DM,又怎么摇摇晃晃的来公司的,坐在电脑前,叶凌但是会觉得自己脑子里轰轰的混沌世界。摇了摇头将那些很烦人的想法从脑中趋赶回去,正准备好低下头看文件,总摇摇头将那些烦人的想法从脑中驱赶出去,正准备低头看文件,总监秘书雪梨却走了过来,笑着和她打招呼:“恭喜啊叶凌,这次拿下来那么大的一个客户,总监都对你的方案赞不绝口呢。”。...

叶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DM,又怎么摇摇晃晃的来公司的,坐在电脑前,叶凌还是觉得自己脑子里轰轰的混沌。

摇摇头将那些烦人的想法从脑中驱赶出去,正准备低头看文件,总监秘书雪梨却走了过来,笑着和她打招呼:“恭喜啊叶凌,这次拿下来那么大的一个客户,总监都对你的方案赞不绝口呢。”

叶凌抬头面带微笑的看着她:“雪梨姐客气了,我是新人,还要仰仗你们这些前辈多多照顾。”天知道她为了这个案子付出了多少努力,光看她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就知道了,要是再不成功,她才是真的要吐血了。

雪梨突然趴在桌子上,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声的说到:“唉,你知道么,你这个月的月绩可是第一,甚至都超过了刘经理,听说这个客户刘经理本来势在必得的没想到却被你个新人拿下了,我今天听总监在哪嘀咕,下个月就要给你加薪呢。”

叶凌心里却咯噔一下,怕是又得罪人了,这个刘经理是策划部的大佬,是公司的元老,她抢了他的客户,接下来的日子怕是没有那么好过了。叶凌又是一阵头痛。

“叶凌?叶凌?”

叶凌回过神来,只得笑着说:“下个月我要是加薪,肯定第一个请雪梨姐你吃饭。”

“那我可就等着了。”说完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离开了。

客户部打电话过来说今天的大客户马上就到,让叶凌带着方案先去会议室等着。

看着不断上升的电梯,叶凌心里百感交集,这两天发生的事,让她的情绪险些崩溃。

她从来没有想过,短短一天之内,自己会失去最爱的人,最亲密的朋友,最疼爱自己的父亲。不管是那一样,她都无法接受。到现在,她想起周凯来,心里还是难以接受的愤怒委屈和不甘心。

看到周凯出轨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希冀的,就像明明知道早死早超生,但不到最后就是总觉得自己还能活,就像那个笑话,医生,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直到看到爸爸被带走的那一刻,她才头皮发麻,胃里反酸,在心里问自己,我以前怎么就会爱上这种垃圾?

眼泪又不争气的下来了,想到牢里的爸爸和家里的妈妈,叶凌抬手擦去泪水,在这种时候,她必须振作起来,万千宠爱也好,一路孤行也罢,我一定还是我!

谁不是一边热爱生活一边又不想活了呢?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叶凌走了出来,但墙角的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她留在了原地。

赵北拿着文件翻看着向笛安报告:“老大,这次我们和昊天集团的合作就是一次绝佳的机会,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方案,彻底掏空他们?”

笛安双手插兜,眸子冷冷的看着窗外的风景,语气冷的听不出一丝的情绪波动:“我要的不仅是掏空这家公司,我是要他死!”

赵北的身影晃了晃,犹豫着说道:“这……他可是您的亲叔叔,老爷那边……”

笛安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慢悠悠的说道:“当初他从DM掏钱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他还是笛家的人呢?”

叶凌躲在电梯旁边看着笛安,短短几句话就让她感到了巨大的恐惧感,这个男人实在可怕,不止是万年冰山,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刚才他们说要掏空她们公司?他要逼死谁?

不对,不对,总裁的名字不就是笛昊天么?!!

叶凌觉得自己脑海里有什么要爆炸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却将她拉回了现实:“谁?!”

这男人还真是惜字如金啊,不过这语气真是冷的让人颤抖啊。

叶凌像是做错事被发现了一样慌张,明明是在她们公司,此刻却腿软的走不动。大夏天的,额头上已经留下冷汗来。

叶凌硬着头皮走出电梯,那男人已经转过身来了,叶凌不用抬头,就知道又是那张不可一世的万年冰山脸。

叶凌不敢抬头,却被笛安的目光盯得浑身难受,笛安脸上一片阴暗冷峻,这个女人!真是不知死活!

叶凌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祈祷他没有看到自己:“那个,这么巧啊笛总,我…我什么都没听到。”脸上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笛安嘴脸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嗯?”坚毅的脸上一片危险的神情,看着叶凌像个受惊的小鹿一样站在那,他突然觉得很好笑,这个女人真是蠢的够可以啊。

什么都没听到?那她在紧张什么?蠢,蠢,太蠢。

笛安上前一步走到叶凌面前,低头看着她:“那…你在紧张什么?”

叶凌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压迫感,让她觉得语无伦次:“我哪里紧张了,笛总真会开玩笑,呵呵。”跟他说话真是需要打起一万分的精神啊。

笛安没有回答,只眯着眼睛看着他,那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叶凌,看到她那张小脸蛋上透露出害怕与不安,笛安越发的想笑。

叶凌却在四处张望,想着从哪里逃跑更快更方便,她可不想在和这个渣男站在一起,说不好能被活活冻死。

笛安又低头问她:“你是哪个部门的?”

叶凌连忙摇头:“不不不不,我不是这个公司的。”

笛安差点笑出声:“不是这个公司的?”

“对对对,不是,我不是这个公司的,我走错地方了,我这就走。”

笛安伸手拿过叶凌胸前带着的卡牌,轻声道:“策划部叶凌。”语气里全是满满的讥讽。

叶凌有些心虚的笑了笑:“呵呵,那啥……”

话还没说完,笛安已经一把扯住她的肩膀,力道大的让叶凌呲牙咧嘴,这个男人,真是够了!

笛安不顾她疼的皱起的眉头,脸上一片不耐烦,冷哼道:“那啥啊?说!都听到了什么!”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再度沦陷你深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