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报案了,虽然也没用的,警察说所有文件都是你爸爸亲笔写亲笔签名的,没办法再取证工作调查结果了。”叶凌垂下眼帘,遮挡住了眼中的情绪,有心无力感迎面扑来而来,她也不是不明白爸爸公司这些年的叶凌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的情绪,无力感扑面而来,她不是不知道爸爸公司这几年的情况,并不是很好,业绩一直在下滑,如今损失了这么多的重要客户,想要包住公司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已经报警了,但是没有用的,警察说所有文件都是你爸爸亲笔签名的,只能再取证调查了。”

叶凌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的情绪,无力感扑面而来,她不是不知道爸爸公司这几年的情况,并不是很好,业绩一直在下滑,如今损失了这么多的重要客户,想要包住公司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她的眼中流出一股深深的担忧卡,她没想到,周凯把事情做的如此决绝。

叶凌咬了咬牙,坚定的说到:“妈妈,我们把房子卖了,先把爸爸救出来要紧!”

王因抬起眼看着她,这是她们的家啊,她的实在是舍不得卖了这座房子。

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真是一出让人看了声泪俱下感动至深的戏啊。”周凯一脸不屑的走了进来,看着地上互相扶持的叶凌母女。

叶凌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里涌起,他现在在,怕是来者不善。

王因却一骨碌站起来,朝着周凯扑了过去:“你这个白眼狼禽兽,你居然还敢来我家!”

叶凌赶忙拦住母亲,王因被气的脸色发白,险些晕倒过去。

周凯并不在意王因的话语,随意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伯母太过激动了吧,老年人这么激动对身体不好的。还有啊,这不是你家,是我家。”

叶凌愤怒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周凯:“你在说什么,赶紧从我家滚出去!”

她现在看到他就想吐!

周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指着门口的方向:“该滚的是你们。”

叶凌脸上无比的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凯,他让她们滚,拜托,这人还能再不要脸点,这是她们家!

叶凌气的说不出话来,半响才爆发出来:“你给我滚,周凯,我是瞎了眼才会掏心掏肺的爱了你五年,结果你把我爸爸害得坐牢,我不会放过你的!”

周凯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哈大笑起来,怪异的笑声穿透了整个空旷的客厅。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周凯用手撑着下巴好笑的看着叶凌:“宝贝儿,你该不会还不知道吧,这房子已经作为还款方式,归我所有了。”下一秒,他突然变得冷漠起来:“王律师!”

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走进来,拿出一张文件纸递给了叶凌:“叶小姐,按照法律规定,这所房子的户主已经是周先生了,您跟您母亲需要立刻搬出去!”

简单的几句话,无疑将叶凌和妈妈打入了地狱,王因已经控制不住掩面痛哭起来,叶凌的手偷偷的掐了自己一把,拼命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哭,伸手拿过判决书,恶狠狠的看着沙发上周凯:“妈妈,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周凯,你不会得意太久的!”

说完拉着母亲就要走出去,周凯却突然站起身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叶凌大惊,脑海中又浮现出昨晚他和陈婷不了描述的场面,用力推开了他,一脸恶心到不行的表情。

周凯无所谓的淫笑着:“宝贝儿,其实这里也可以还是你的家,只要你跟了我,一切都还跟以前一样,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毕竟,你身材这么好,就不要浪费了。”说着就要再去拉叶凌。

叶凌冷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男人这么恶心呢,刚在另一个女人的床上醉生梦死,现在还妄想染指她:“周凯,你真是让我恶心的想吐!”说完便拉着母亲上楼整理好行礼,带着箱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周凯看着叶凌离去的背影,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酣畅淋漓的快乐。

“王律师,你说我做错了么?”

“少爷没有做错,您不要忘了老爷和太太当年是怎么被叶少波逼的双双跳楼自尽的,要不是她们叶家,少爷这些年也不用寄人篱下受这么多的苦难。至于叶凌,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以少爷现在的财力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周凯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站在那看着叶凌的背影,他心里知道自己对于叶凌是喜欢的,可是那股喜欢抵不上他心里的仇恨,也抵不过别的女人带给他的情欲。

站在马路边上,叶凌有些不知所措,家里所有的东西都不准带走,她和妈妈只简单收拾了些衣物就离开了。

爸爸被抓,以前拼命扑上来的那帮朋友现在对她们都唯恐避之不及,叶凌明白人走茶凉这个道理,没有多说什么,用银行卡里剩余的钱,租了个小小的房子,和妈妈暂时住了下来。

叶凌一边收拾行礼,看着坐在那呆滞的母亲,一阵心酸:“对不起妈妈,让你受苦了。”

王因一愣,觉得女儿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长大了,她眼眶湿湿的,有些感动:“宝贝,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和你爸爸,是我们让你受苦了。”

叶凌紧紧的抱住了王因:“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也会救出爸爸的。”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上的玻璃洒在她笔挺的鼻尖上。

叶凌看着周围,小小的房间里一片昏暗,厚重的窗帘将所有光亮连同她光鲜亮丽的过去一并挡在了窗外,她才明白自己一片的生活是多么的奢侈,而现在,毫无诗意的柴米油盐才是她生活的全部了。

“啷个哩个啷……”

叶凌放下了手中整理着的衣服,拿出手机,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皱了皱眉头,她踌躇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万一是爸爸公司打来的呢。

手机里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叶凌叶小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再度沦陷你深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