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烨沉声问她:“你愣在这里干什么?”他声音磁性强有力,在洛楚楚听来心惊肉跳。她回神:“没!没干什么……”她深吸口气,嘛恐怕她和言烨结婚了,也远远超过不只两年了,恐怕她回神:“没!没干什么……”。...

言烨沉声问她:“你愣在这里干什么?”

他声音磁性有力,在洛楚楚听来心惊肉跳。

她回神:“没!没干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反正估计她和言烨结婚,也远远不止一年了,估计都是些老夫老妻,什么都做过了……

她为什么要怕他!

在心里给自己打完气,洛楚楚一脸的英勇赴义,她走到言烨跟前。

“我有事要和你谈。”

言烨拿着睡衣的手垂到身体一侧,洛楚楚暗暗舒了口气,就听他问:

“有什么事?”

洛楚楚决定先做个引子:“你真的很过分啊,我可是你老婆,你居然把我扔在这里不闻不问,孤孤单单的将近一个月!”

她又觉得口气太硬了,补充道:“虽然我在这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有什么,但你这个老公当的……也挺不合格的……”

言烨身体僵硬,下颌线紧紧绷着。

不合格?她竟然说他不合格!

他目光如电,仔细看了看洛楚楚的表情,发现她只是大义凌然,没有半分犯错的愧疚之情。

是的,他也忘了,她都失忆了,应该记不起那些拼死拼活闹离婚的事了。

“你这是在怪我冷落你了?”言烨冷笑。

洛楚楚被他笑得发毛,嗫嚅地问他:“什么冷落不冷落的?”

言烨突然往前跨了一步,居高临下,低沉的嗓音透露着危险:

“那你是怨我把你扔在这里一个月?”

洛楚楚被他吓了一跳,身子回缩,一屁股坐倒在了床上,惊恐地看着他。

却意外地取悦了男人。

言烨噙着一抹笑,凑近她,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双手穿过她腋下,把她抵在床间,逐渐靠近。

洛楚楚被囚在他胸膛一隅,不由紧张起来:

“你、你别靠得那么近……”

呼吸间都是他的气息,洛楚楚脸红耳烫,热血上涌,伸手推了推他。

这点力气,无异于螳臂当车。

言烨感觉胸口好像在被小猫挠痒痒,他冷冷瞥了一眼洛楚楚的小手。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的问题……?”洛楚楚触电一样缩回手,问道。

她的眼睛在冷暗的卧室里,像两颗夜明珠似的闪着,从言烨的角度,还能看得到她微红的耳廓。

他用两根手指,钳住洛楚楚的下巴,就像那天在病房里那样。把她脸别过来,让她正视他的双眼。

容不得她再做任何逃避:“你让我回大宅干什么?”

洛楚楚张了张嘴,找不到能说的理由,只发出了一个短而小的字音:

“我……”

“怎么不说了?!”言烨眼底一片复杂,双眼眯紧:“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吗?”

他真是看错她了,竟然还对她留有奢望。

洛楚楚两只胳膊交握在胸前,满是戒备,言烨淡淡看着她的手,笑了。

“你在怕我么?”神情凄凉。

怕!她怕他什么?

洛楚楚实在想不出来,只好保持沉默。

言烨想,真的是够了,还期盼自己能从她口中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她除了能带给他背叛和伤痛外,什么也没有。

顿时,一种窒息感侵袭了他,他感到异样的疲倦,言烨深深看着她的眼睛,好似隐忍着一般,随后抽身离开。

洛楚楚喊住他:“你今晚……不睡在这里吗?”

言烨离开的脚步一错,到底没有答话。出卧室的同时,随手带上了卧室的门。

卧室里走了言烨,洛楚楚感觉空间好像大了几倍,又空又静,有点不适应。

月光照入,床单上仍留着言烨双手压过的痕迹,洛楚楚心想,难道她真是出过轨?她的丈夫都不愿和她同屋就寝!

他们的关系哪里是冷淡?

分明差极了!

洛楚楚迷迷糊糊,在一片胡思乱想中,终于沉沉睡去。

阳光直照。

她次日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

“坏了!”洛楚楚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她怎么睡过头了呢?

她蹬蹬蹬地跑出卧室,管家早在楼下等候。见她下楼,不等她发问,就汇报道:“太太,先生回公司了。您如果需要什么,可以随时告诉我。”

“他什么时候走的?”

“先生一向七点钟去往公司,今天他是六点半出的门。”

管家恭敬回答。

洛楚楚沮丧,她本来想趁着言烨在家,好好和他增进一下感情的!

过去发生过什么事,她都忘记了,也顾不得恢复记忆了。现在她唯一希望的,就是重新和言烨建立好关系。

洛楚楚思来想去,即然言烨不愿迁就她,那就由她去追回言烨。

脑中灵感一现,洛楚楚苦瓜脸变成了大大的甜瓜。

“管家,备车!”

洛楚楚一阵风似的刮上了楼,梳洗打扮完毕,提着手包,钻进加长款宾利。

宾利停在高档日料店门前,洛楚楚派司机拿回了两盒怀石料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唯有楚楚动人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