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至于,刚刚跑到楼梯的拐角处,没注意就跟来人撞了一个满怀。“要死啊你,长没长眼睛?”尖锐的叫骂声响起。这个声音,为什么有点熟悉?“我这条裙子可是巴黎时尚周最新款定制款,你个乡...

以至于,刚刚跑到楼梯的拐角处,没注意就跟来人撞了一个满怀。

“要死啊你,长没长眼睛?”

尖锐的叫骂声响起。

这个声音,为什么有点熟悉?

“我这条裙子可是巴黎时尚周最新款定制款,你个乡巴佬弄脏了赔的起吗?”

年轻的女子一边整理自己的裙子,一边嚣张的咒骂。

可是当她抬头看到苏沫沫那张脸之后,一下子就没声音了。

她就像是见了鬼似的,“苏、苏沫沫,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真是冤家路窄!

苏沫沫看着面前一脸惊愕的苏晴天,脸色冰冷,转身要走。

可是脚刚刚迈开,就被人用力抓住了胳膊,“苏沫沫,你还要不要脸了?既然当初悄无声息的出国,那就别回来啊!怎么,在国外混不下去了,现在又回来了?我告诉你,苏家没有你的位置,你别痴心妄想了。”

苏晴天说话态度虽然很嚣张,但是心里却十分忐忑。

五年前,她霸占了苏沫沫的功劳。

厉司夜为了感谢她,不但给了她一大笔钱让苏家的贸易公司渡过了难关,还把她从一个十八线女网红捧成了风光无限的当红明星。

没错!

顾书景是校草,身后还有家族企业,条件的确很好。

但跟厉司夜比起来,简直连他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也是因为她对厉司夜的救命之恩,让她成为了第一个可以自由出入厉司夜别墅庄园——江南苑的女人。

昨天,柳梦吟告诉她苏沫沫回宁海城了,她还没放在心上。

可是万万没有料到,今天两个人就在江南苑碰面了。

难道,厉司夜已经发现了什么?

不可以!

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这一切,绝对不能让苏沫沫抢走。

“你这次回国,是因为五年前的事情故意报复我的对不对?我告诉你,今时不同往日。五年前你斗不过我,现在你更加别想。识相的就乖乖从哪来滚回哪里去,否则,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苏沫沫冷冷勾唇,绝美的小脸上浮起鄙夷的冷笑,“苏晴天,五年不见,你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臭不可闻。”

“你骂谁呢?”

有厉司夜在背后撑腰,苏晴天早就嚣张跋扈惯了,什么时候被人这样diss过?

她恼羞成怒,抬手一巴掌就要抽过去。

不过,苏沫沫反应很快,右手一抬挡下了她那一巴掌,随即左手一挥。

“啪!”

苏晴天打人不成,反而狠狠的挨了一巴掌,瞬间就懵了。

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尖叫,“苏沫沫,你这个贱人,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苏沫沫笑了,美的惊心动魄,“这一巴掌不过就是利息罢了。你们苏家欠我的,欠我哥的,我会一笔一笔全部讨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苏晴天竟然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这五年里,苏沫沫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前那个胆小怯弱,任人欺凌的她去哪里了?

“你……”苏晴天气疯了,正准备还手,突然目光扫过二楼的拐角。

刚刚还一副凶神恶煞样子的她,嘴巴一撇,眼珠子一转,瞬间泪眼朦胧。

本来要扇到苏沫沫脸上的手一顿,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然后重重地往自己身上一推。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她撞到了身边的护栏,摔到了地上。

“沫沫,怎么说我们好歹也是姐妹一场。当年你为了钱陪老男人睡觉,做出这种丑事来,也难怪爸爸会把你逐出家门。你自己不检点,怎么能够把气撒在我身上呢?不但打我,还推我,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呜呜呜——”

尽管面前这个女人是在朝自己身上泼脏水,可是苏沫沫还是不得不在心里,为她颠倒黑白,胡说八道的本事点了赞。

“演完了?演完了麻烦让让,我要走了。”苏沫沫冷眼看着她,嘴角带着讥笑。

此刻,她并不知道身后有两道歆长的身影越走越近。

“你怎么能说我在演戏呢?我……”苏晴天还想辩解,一抬眼,好像突然看到什么了似的,脸上的表情一僵,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司夜,你什么时候来的啊?真不好意思,本来是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我没注意到你过来了。”

心里“咯噔”一沉,苏沫沫僵硬的扭过头去。

果然看到厉司夜正单手插袋,冷着一张俊脸看着她。

而站在他身边的沈司晨,正笑眯眯的伸手跟她打招呼,“嗨,苏医生,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难道这就是缘分?”

缘分你妹呀?

没看到本小姐还没来得及跨出这个大门吗?

也是在对上厉司夜幽深冰冷的目光之后,苏沫沫才明白,为什么刚才苏晴天会突然变脸,还制造出自己故意推她的假象了。

蛇蝎心肠的女人就永远别指望她能够洗心革面。

沈司晨见苏沫沫不搭理他,无趣的揉了揉鼻子,扭头看向厉司夜,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反应。

一个是曾经救过他,还对他仰慕已久的女神。

一个是拢共才见过两面却就已经亲上了的小野猫。

不知道二哥到底会帮谁呢?

真是令人期待呀!

在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厉司夜才扫了一眼苏晴天,慢吞吞开口,“我刚到。”

言下之意不就是:既然我刚到,你的家丑自然没听到,你妹妹推你自然也没看到了。

“噗!”

沈司晨差点没直接喷出来。

以前只知道二哥性格冷漠,手段狠辣。

今日一见才知道,他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也是出神入化啊!

明明刚才从苏晴天开始咒骂苏沫沫开始,他们两就已经在拐角处站着了好吗?

苏沫沫惊愕的看了厉司夜一眼:这个男人,是在帮自己吗?

苏晴天更是气的七窍生烟:

刚才为了让栽赃逼真一点,这一跤她摔得可是结结实实的,现在骨头还在痛呢!

可这一切就因为厉司夜的一句话,全部都白费了。

她怎么能不气的发疯?

如果不是为了维持形象,她只怕早就冲上去,把苏沫沫那张嘴给撕烂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心尖宠爱:老公太黏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