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偶遇知情人

  古格王国在一九八五年被发掘,位于青藏高原最西端,札达象泉河流域为其通知中心,北抵日土,最北界可达克什米尔境内的斯诺乌山,南接印度,西邻拉达克,最东面的势力一度达到冈底斯山...

封史

推荐指数:10分

《封史》在线阅读

  古格王国在一九八五年被发掘,位于青藏高原最西端,札达象泉河流域为其通知中心,北抵日土,最北界可达克什米尔境内的斯诺乌山,南接印度,西邻拉达克,最东面的势力一度达到冈底斯山麓,其城札不让位于札达县西十八公里的象泉河南岸,在第一次发掘时发现的大部分是现在的陆上建筑,在第二次发掘时在贰零一九年发现了地下庞大的宫殿和坟墓,古格王国城扎不让里佛教建筑随处可见,当年的繁华已经堕落到了荒芜,现在只是游客给这里添加了几分的人气而已,据历史记载十世纪中叶至十七世纪初,古格王国的繁华胜霸一方,后人只是在造像和壁画之中隐约读出这个神秘的王国给现在的宝贵财富。

  如今的古格只有屈指可数的十几户人家守着一座空荡的废墟,当时的数十万古格人消失的无形无踪,历史上没有记载如何消失的,是什么灾难导致这座繁华的城市仿佛在一夜之间消失,历史残缺的记载不仅没有解开古格神秘的面纱,反而使其更加神秘,慕容容若和张道义商议着这些,他们的第一次旅行就定在了古格王国。

  这毕竟是第一次,首先不能去太久远的,其次不能太混乱的,毕竟古格的覆灭没有历史真相,在进行一番讨论之后大家决定了所带的东西。

  不能携带明显的武器,那时的古格毕竟是没有现代性武器,他们处于冷兵器时代。携带流行性疾病预防的药物,历史中记载古格王国是由于流行病导致灭亡。携带着充足的水,在高原荒漠中的城市水必然重要。谁去?

  这个是个问题,一共是十个人,不可能全部去,至少留下一半的人员看守这里,万一在那边不能使用可以采取紧急召回。经过一番的征讨之后,大家决定慕容容若、陆成达、花艺、刘傅、陈中场五个人去,其他五人在工厂看守,时间定为十五日,在十五日还没有回来时由张道义负责召回。

  大家准备完毕之后,五人同时站上穿梭机,在磁石极速旋转之中五人和装备同时消失,大家焦急的等待信息回传,在一阵等待后,张道义的手机响了,短信穿越时空而来:安全到达。

  五个人降落在朗钦藏布河北岸,隔岸相望,慕容容若看到了繁华的古格首都扎不让,镶金的寺庙耀眼夺目,再次叮嘱其他三人:“我们是来记录历史的,不是来改变历史的,谨记!”大家纷纷表示赞成,毕竟大家是修养学历是极高的,不是不讲道理的野汉子。

  “来,咱们先确认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能盲目的走,毕竟咱们不熟悉,首先时间不允许,其次是地形也不太了解,所以咱们必须快速了解时间和地点。”花艺义正言辞的说。

  大家都点头同意,她说的这些毕竟关系着每个人的性命和名誉,此时刘傅说话了,“大家过来,现在咱们是在二零二八年的札达土林国家地质公园里,在象泉河北部,离扎不让大概有二十里地,关键是中间隔着一条河,这条河不比咱们的时代,咱们那时在公园与札达县中间有栋桥,现在是什么都没有,咱们怎么过河是关键,而且现在的象泉河的流量是二零一八年的十倍,相当于长江的四分之一,所以过河是关键。”

  四个人抓耳挠腮的想着过河的办法的时候,刘傅站了出来,“大家是否忘了一件事,咱们来的时候带着防水的衣物和可以充气的帐篷,这帐篷是充氧气的无缝帐篷,现在看来不用了,这些可以做渡水的工具啊。”

  刘傅说完,大家纷纷表示赞同,“现在大家把带来的古装换上,天气严寒,多穿点衣物,咱们不能被发现了。”

  在刘傅的嘱托下,大家换上各自的古装,这些是中原的商人装扮,“中场,你知道你像什么吗?”

  “绝对是地主啊!”陈中场自信的拍拍胸脯。

  “不,像是贰零一五年前农村死人的装扮,都是那种清朝带着帽子的死尸。”刘傅嘲笑道,陈中场听完骂了两句就被慕容容若终止了。

  “经过我刚才的观察,现在咱们这个地点正好可以看到整个扎不让城里的情况,这历史记载的可不完全是虚假的,你们看,到处是金碧辉煌啊。”花艺说。

  “可为什么出土的遗址都成了黄土,那黄金哪去了?”慕容容若问。

  “这还不好想吗?绝对是后来的盗墓贼把那金子刮了去了,这里的地下陵墓在被发掘后也只是剩下了一点点只有历史价值没有金钱价值的东西了,咱们现在的时间是什么时候?”陈中场解释完后问慕容容若。

  “如果历史记载的灭亡时间正确的话,现在应该是灭亡前的前一年一六二九年,咱们现在要想办法过河,看这河的流水量不小,如果没有协助很难过去的。”

  “看,那边有船夫,咱们可以请他们帮忙的!“刘傅拿着望远镜看时,大喊道。

  “花艺,你去,咱们几个只有你会藏语,能不能过去就看你的了。”慕容容若对花艺说。

  大家一起找到船夫,通过花艺一番的交流,船夫终于答应在他们过河,大家过河后看到死寂般的城里虽然繁华依然在,但是缺少了好多人在街道上,此时他们在街上走着时看到一个汉人装扮的中年男子,中年看到他们四人有些喜出望外,主动上前打招呼,“你们好,打扰了,请问你们是来自中原吗?”

  慕容容若看到此人会说汉语,也显得比较激动,“你好,我们是来自山西的晋商,来这里做点小生意,请问您是?”

  “你们来自山西?太好了!我来自陕西,咱们离得不远,我在这里也是倒卖点东西,赚些财物养家糊口,不过,我要回去了,我劝你们也会去吧。”

  “回去?为什么?这里不是很繁华吗?”陈中场上前问道。

  “这里的国王在修筑自己的王宫,几乎所有人都被抓去,我是幸运藏在了客栈的柴房才没有被抓到的。对了,鄙人唐杰,西安人氏,请问你们能自我介绍一下吗?”自称是唐杰的说。

  “哦,你好,我是慕容容若,太原人,很高兴认识你。”慕容容若说。

  “我是陈中场,我和慕容是同乡。”陈中场自我介绍说。

  “我是花艺,我是蒙古巴彦淖尔人,少年时随父到了太原城做生意。”花艺说。

  “你好,我是中原洛阳人,叫我刘傅就可以了。”刘傅说。

  其实他们几个说的情况不假,但是从商就有点扯淡了,这些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唐杰和几位寒酸了几句。

  在一旁和花艺递延碎语时,猛地回头问唐杰:“这位朋友,你刚才说古格现在在修筑王宫,我们观察也么有看到什么痕迹啊?”

  唐杰见四人如此好奇便说道:“既然你们想知道,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详细说吧,毕竟这里不太太平,前面有家客栈,老板娘是江西赣州人氏,为人不错,我以前经常在这里下榻,不如去那里吃点东西随便聊聊。”

  毕竟大家已经半天没有进食,听到吃的的时候陈中场的腹中开始隐隐的惨叫,经过再三考虑大家决定下榻这家四海客栈,到了客栈,老板娘热情前迎,看到是中原人打扮难免更添几分的热情,“各位客官,是住店还是吃饭?”

  “先住下,再吃饭,老板娘给我们找两间上等房,这位姑娘一间,我们三个大男人一间,然后备一桌酒菜,这是住宿和吃饭的钱,因为来的匆忙,只剩这些散碎银子和金子。”刘傅装的有模有样的说。

  老板娘一看见有银子和金子,嘴角的上扬度快到了眼角,“各位客官一看就是做大买卖的,出手就是阔绰,大家随我来,二楼有两间采光好的上等客房。”说着老板娘带着大家去了二楼,安排晚住宿后,老板娘在楼下喊道:“天地两间房的客人,酒菜安排好了,大家下来享用吧。”

  大家闻声都下来了,丰盛的一桌酒菜,此时刘傅说:“老板娘怎么都是些肉,怎么没有蔬菜啊?”

  “客官不知,这里蔬菜甚少,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肉,这些肉都是上等的牦牛肉和藏羚羊肉,这个是西藏的野猪肉,那个是野驴肉,至于蔬菜,就是古格的国王也不见得每天享用,这里不比中原,想必您也知道,这蔬菜种植在这里确实没有条件,到处不是砂砾就是荒漠的,从中原运来的蔬菜也只是些冬瓜类的容易储藏的蔬菜,近日也不太巧,本店的蔬菜销售殆尽了,请各位客官体谅。”老板娘解释道。

  “你小子是不是脑子缺根筋,这里哪有中原的蔬菜多,吃吧,这些肉在中原也不是多见的。”慕容容若说。

  大家一次坐下,见唐杰没有到,问道:“老板娘,请问那位叫唐杰的客官可是这里的常客?”

  “这人每年都在这里做生意,一年能在这里待上几个月,他来这里大概有个七八年的光景,每次来都会来我这里住下,我们都很熟了。”老板娘说。

  “那就请老板娘请那位客官下来一同享用这美食吧,我看这位客官文质彬彬,为人和善,今日在街上相遇,想结交这位友人。”慕容容若说。

  “您说的一点也不假,此人在我这里入住这几年,为人我了如指掌,此人确实不错,好的,我马上请他下来。”老板娘说,随手招呼了一下伙计,不一会唐杰就下来了。

  饭过饱肚,酒过三巡后,慕容容若问道:“唐杰兄,您先前说的修筑王宫之事是怎么一回事?”

  唐杰不急不慢的喝了一杯酒开口说道:“其实这事去年就开始了,记得去年的夏天,这里来了一批不速之客,被古格国王奉为神,据这位神讲,要想国富民强就要修筑庞大的地下宫殿,理由是要敬神明,只有得到神明的庇佑才能使得国家更加强盛,从那时就开始了抓劳役,你们看现在的大街上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妇女儿童,青年壮士都被抓了去。”

  “不是说古格有十万精兵吗?难道这十万精兵是幌子?您刚才说现在到处都在抓劳役,为何我们没有发现?”刘傅问。

  “十万精兵确实有,可是在今年春天的时候这十万精兵不翼而飞,难寻下落,抓劳役是前天的事,他们不是每天都在抓,而是每过三天就抓一次。”唐杰说。

  疑云再次用来,慕容容若绞尽脑汁的想也不曾在记忆中的历史上找到任何痕迹,他们酒足饭饱之后就回到各自房间休息,慕容容若把花艺喊过来商议。

  “你在历史资料中有没有发现过修筑王宫的痕迹?”慕容容若问花艺。

  “我在正史和野史中都没有发现过,而且在第一次发掘和随后的几次发掘都没有找到所谓的宫殿,是不是那人说谎啊?”花艺疑问说。

  “不像是说谎,我在他的眼神和语气中没有发现任何说谎的痕迹,而且看这里的环境和气氛和他说的事感觉有几分相符合,会不会是没有在这里修建?”陈中场说道,陈中场此人平常是有些痞,但是确实有几分能力,他专修过表情学。

  “咱们想法打入这个内部,这个可能就是古格灭亡的原因所在,历史记载上说古格王国几乎在一夜之间灭亡的。”慕容容若说。

  “怎么打入?”陈中场问。

  “刚才唐杰说过,每过三天就会有官兵抓人,那时就是好时机,刘傅,你和我打入,陈中场和花艺负责外部寻找,通过咱们的无线隐形技术联系。”慕容容若说道。

  “不行,太危险,还是我去吧,你在这和花艺负责外部。”陈中场说。

  “首先,我了解这里的历史,其次,我还学过两年的格斗术,刘傅擅长野外训练,所以我俩去最合适,你的无线传播技术很厉害,花艺可以负责分析地理位置,就这样了,按照推算,下次抓人应该就在明天,记住,你们两个一定要躲好了。”慕容容若分析道。

  陈中场只好点头答应了,花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脸上的神情变得担心起来,慕容容若看到花艺这种表情,安慰了几句,就叮嘱她去休息了。

  第二天的阳光很早就撒了进来,根据慕容容若的嘱托,陈中场藏到花艺的床下,因为唐杰说过官兵只抓男丁。

  计划顺利的进行,果然不出意外,官兵在天刚拂晓不久就来搜寻壮丁,不管你是哪里的人氏只要是男丁见到就抓,刘傅和慕容容若顺利的进入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唐杰也被抓住。

  “唐兄,你怎么也被抓了?”慕容容若问。

  “你有所不知,今天早晨腹泻严重,我刚拉完就要去躲的时候就被抓了,你们怎么被抓的,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唐杰见到只有慕容容若和刘傅便问道。

  慕容容若附在唐杰的耳边说:“我俩没有藏好,在床底被拽了出来,他俩藏得严实,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

  “难说,据说没有几个能活着出来的。”唐杰说道。

  就这样他们被带走了,带进了一个诺达的房间里,官兵仔细的检查着每个人身上是否携带兵器,经过一番检查之后,所有人被蒙上双眼带走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封史”,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