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重操旧业

不靠谱吗?我怎么觉得怎么像是一群傻子在精神病院像啊。”花艺不解的问慕容容若。  “我就也觉得这件事有些疯狂的,疯狂的到痴心妄想,虽然再后来仔细寻思意外发现这件事的不可行之理。”慕容容若说。  “怎么个不可行啊,想来听一听。”  “先,我是要能满足你的愿“你说这件事靠谱吗?我怎么感觉怎么像是一群傻子在精神病院一样啊。”花艺疑惑的问慕容容若。。...

封史

推荐指数:10分

《封史》在线阅读

  饭后,大家都揣着各自的疑问回到了寝室,慕容容若陪着花艺去了离学校不远的公园散步,北京的天气明朗了很多,依稀可以看见一些星星挂在空中,不过月亮少许的有些昏暗,但是比起十年前,如今的环境治理算得上是比较成功了,雾霾天气从二零二四年的三百四十天大幅度减少了一半,不过路上那川流不息的车辆着实没有减少,交通依然拥堵着,路灯照的北京的夜通亮无比,慕容容若拉着花艺的手一步一步的在花园中漫步。

  “你说这件事靠谱吗?我怎么感觉怎么像是一群傻子在精神病院一样啊。”花艺疑惑的问慕容容若。

  “我开始也感觉这件事有些疯狂,疯狂到痴心妄想,但是后来仔细琢磨发现这件事的可行之理。”慕容容若说。

  “怎么个可行啊,说来听听。”

  “首先,我是要满足你的愿望,你不是一直致力于西域三十六国的历史吗?我想满足你的愿望,如果真的可以的话,你不就可以去探索楼兰精绝了吗,其次,现在资源那么匮乏,咱们创业也是在底层的贫困,你看我公司现在一个季度的盈利虽然在一百来万,但是这一百多万也就相当于二十年前的七八千元,通货膨胀太厉害,这次成功也许就是咱们翻身的好机会,还有,这个项目和咱们的专业都息息相关,我们当年考入大学的时候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那时候咱们其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就发誓要做出时光穿梭机,不过当时失败了啊,难道?”花艺欲说又止。

  “难道没有失败,其实是失败了,我和李贺秦还有陈中场在做实验的时候拿了一条狗做实验,其实当时狗确实没了,但是没有被传送回来,后来被老师发现了,告知了国家才被强行禁止的,我们不甘心但是又害怕,所以就销毁了所有资料,万万没想到,国家研究院竟然成功了,对我们来说也是好消息,我们算是完成我们起初的梦想罢了,怕会让我们退化的。”慕容容若紧紧握住花艺的手虔诚的说。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是你最强大的精神支柱。”花艺说。两人相视而笑,慢慢的散着步。

  “时间不早了,快月正空了,咱们回去吧,明天还有论文要做,我的那个《物理和宇宙的空间传送》课题还有一点就结文了,你的课题什么程度了。”慕容容若问花艺。

  “我的那个《古格王国的没落》也快了,但是总是感觉不太真实。”花艺说。

  “怎么不真实了?”慕容容若不解得问。

  “我的论文的观点是古格王国的兴旺与没落的原因,研究到后来发现他的兴旺和没落之间好似没有任何关联,又好似千丝万缕,把我都搞糊涂了,我去查文献,文献上的记载也只是寥寥数字应付世人。”花艺说。

  “我好像有一本关于西藏历史的书,是一本野史,已经有十年没有看过了,今天听你说起我才想到,我一会给我姐打电话,让她用快递发送过来,看看对你有没有帮助。”慕容容若说。

  “嗯,好,希望有用,咱们回去吧,我也有点困了。”花艺打了个哈欠。

  两人慢悠悠的回到了各自的宿舍,慕容容若回到宿舍时,李贺秦的呼噜声已经拉起了警报,只有张道义还没有睡,陈中场睡觉像是个死尸一般,没有半点的动静,“你怎么还不睡?都快一点了。”慕容容若看看张道义痴迷的对着电脑。

  “急什么?过来,让你看样好东西。”张道义奸笑了一下。

  “你能有什么好东西,不会是破解了那个岛国的网站吧,你小子这虚弱的少看点这东西。”慕容容若嘲笑着张道义。

  “你懂个屁,你是花前床上了,我还单着呢,不和你贫了,过了,没有你想象的龌龊的,你看了就知道了。”

  慕容容若走过去看看,“神奇吧?”张道义说。

  “你这是从哪里找到的?”慕容容若惊讶道。

  “这些东西是我托我朋友弄到的,绝对的安全,质量绝对的有保障,你看看这里,这家公司专门定做各种软件机器,他们是通过3D打印制作的,成本有控制,这个价格给我们压到了最低。”张道义说。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啊!”陈中场突然坐起身来。

  “啊!你什么时候醒的,中场,**快吓死我了。”慕容容若骂道。

  “我是被你吵醒的,又和小娘子去嗨皮了吧,**一进门我就被你吵醒了。”陈中场笑道。

  “这些机器设备什么时候能到,我们直接运到学校吗?”慕容容若问张道义。

  “运到学校?你不想活了,直接运到咱们的基地去,还有,这些机器大概会在一个月后到,那时候咱们差不多毕业了,时间充裕了,正好去,钱陆成达已经付过了,估计现在设备在制作中,哎,容若,你说咱们还需要什么东西?”张道义问。

  “咱们需要一台3D打印机,一些小部件咱们自己制作,一些重要的不适合见光的。”慕容容若口中的“见光”其实就是不能被其他人知道,想想也是,他们这毕竟不是光明正大的事。

  “嗯,好,我明天联系陆成达,让他搞一件,你们就安心做你们的毕业论文吧,其它的事我安排就可以了,早点休息吧,我明天还要去约会呢!哈哈哈哈。”张道义笑着说。

  “你又要去祸害谁家姑娘去?不行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排个便衣跟着你。”陈中场逗着张道义。

  “这位是我的高中好友,也在北京,不过她已经毕业了,我们是前天通过网上聊天有再次相遇,明天去会会这位当时的美女,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希望不会瞎了我的眼。”张道义说着说着笑了。

  “你不知道啊,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变态,小心把你吃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陈中场笑着说。

  在两个人相互贫的时候,慕容容若的手机响起来了,是姐姐慕容村丽打过来的,“小若,你那书放哪了,我找了半天没有找到。”

  “在我书房书桌的左角,我垫桌子了,姐,你凑着把我那个U盘一块给我发过来,东西在书桌抽屉里面,就是那个贴着花艺相片的那个U盘。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啊?”慕容容若说。

  “还不是因为你啊,你小子为了本书给我发急急急的,我还敢睡啊,爸妈早就睡了,我看电视看过了头,找了半天没找到才给你打电话的,我一猜你还没睡。”慕容村丽说,逗了几句挂了电话。

  第二天的阳光早早的穿透窗户照到宿舍,慕容容若揉揉惺忪的眼睛,吓了一跳,“花艺?你什么时候来的?这才几点啊?”

  “几点?你看看表,都十一点了,人家四个人早早的走了,我来的时候你还在打呼噜呢。”花艺说。

  “哈哈,睡过头了,昨晚睡得太晚,不行我得马上起床,快递应该到了。”说着,慕容容若拿出手机看到一个短信,是快递公司发的。

  慕容容若洗漱完,随便吃了点面包就和花艺去了快递公司,取了东西后,花艺看看那本西藏历史后对着慕容容若说,“希望有用,我先去图书馆了,我得仔细研究研究。”

  慕容容若心想,这女人啊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啊,无奈走了,手里拿着U盘一步步走向宿舍,好想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嗨,陈中场,你在哪呢?马上给我滚回来,我在宿舍等你,迅速点啊。”

  “我在做大事呢,我的机器人就差个脑袋安装了,下午吧?”陈中场无奈的说。

  “别他妈的磨叽,有急事,对了,李贺秦去哪了,打电话怎么不接?”

  “他去你们公司了,好像是要开个会。你别说了,我马上回去。”陈中场说。

  慕容容若在宿舍里,打开电脑,把U盘插进去,他那涌动的心才平静下来,心想还好都在。

  “累死我了,我先喝点水,你小子害死我了快。我刚才看到洛生了,这小子打篮球去了,和希森,还有刘傅,一会咱也去吧。”陈中场说。

  “行,我这脚都一两个月了,一会我把绷带拆掉,也该活动活动了。你过来,看看这个。”慕容容若一听到打篮球心里着实有些痒痒。

  “哎,这不是咱们大二的时候做的穿梭机的资料吗?不是全部删除了吗?你怎么还有?”陈中场很惊异的问慕容容若。

  “删除了其实不假,你忘了吗?刚开始的时候咱们做了好几个版本的,这个是最接近成功的哪个版本,为了不被盗取,咱们拷贝了一份,我想应该会有用,所以让我姐给我快递过来了。”慕容容若解释说。

  “还是你小子心眼多,知道咱们还会卷土重来的。”

  “对了,张道义去哪了,现在还不回来。”慕容容若问。

  “昨儿他不是说去约会了吗,大早上都去了,按照时间推理,现在应该在酒店,然后再去7天。”陈中场推测。

  “不会这么快吧?”

  “按照他那猴急的性格,现在理应在开房的路上,不过朗朗乾坤的他没那胆量,所以在饭店。”

  说着说着门开了,张道义像是霜打的茄子般低着头回来了。

  “风流公子回来了,怎么样啊,你不会脱衣服加穿衣服只用了几分钟吧,这么早就回来了。”陈中场嘲笑道。

  “你别瞎说,他绝对没去饭店,而是直接去了7天,你看都累虚脱了,哈哈哈哈。”慕容容若说。

  “你们别说了,他妈的吓死我了,没想到那女的整容整的跟个妖精似得,我看了一眼就想吐,所以找了个理由跑了,这是刚从网吧回来,真是早晨不精神影响一整天啊,撸了好几把全部输了,我堂堂的高手竟然输了!”张道义说。

  “别气馁,以后还有机会啊,中国那么大,有泡不完的妞的,你过来整理一下这个资料,对咱们的计划有用的。”慕容容若说。

  “什么资料?你看我有精神吗?”张道义说话下气顶不住上气的说。

  “这些是咱们大二做穿梭机的资料,我看着有些乱,你整理一下。”慕容容若说。

  张道义瞬间有了精神,“你小子可以!总算有一件让我兴奋的事了。”

  “别弄了,咱们去打球吧,我好久没有发泄了,你看我球鞋都穿好了。”陈中场说。

  “也行,反正资料在这丢不了,去打球也可以啊,不过容若这腿也打不了啊?”张道义说。

  “怎么不能打,我只是没有拆掉外面的壳,这壳子太硬,走路不能弯所以才瘸的,你们等一下我拆了洗洗就去啊。”慕容容若说着开始拆绷带,知道拿下石膏,试着甩甩腿,“你们看没事吧,其实早就好了,就是懒得拿而已,中场,你给秦王打个电话,问问他来不来。”

  “别打了,我刚才碰到他了,他去食堂吃饭了,估计现在该回来了。”张道义说。

  话音刚落,李贺秦那这个塑料袋进了门,“你们在干嘛,容若你这腿好了?”

  “好了,正商量着去打球呢,你去不去?”慕容容若说。

  “好,等我一会,我先去方便方便,轻装上阵,你们先吃点东西吧,我买的包子。”

  “靠,你去拉屎,我们去吃饭,你这腻歪谁呢?我们都不饿,你自己快点。”陈中场说。

  四位来到体育篮球馆时,华森和洛生已经满头大汗,刘傅和陆成达在场边坐着喝着水说说笑笑的,看到他们四位来到,“你们属蜗牛的啊,这么慢,我们都打了有一个小时了。”陆成达不耐烦的说。

  “这你就要怪李贺秦了,他小子临阵时不是吃就是拉的,没有一点属虎的霸气,你看我绝对的龙爷。”张道义自我表扬着。

  “哎,慕容,你这腿能打球吗?别一上场又要回炉重造,我可不想和一个残废打,别人说我们欺负你们就不好了。”刘傅这内向的榆木也开始调侃了。

  “你放心我不会欺负你的,尽管放你那棉花蛋过来。”慕容容若回击着刘傅。

  八个人打了好久,累的都坐在场边气喘吁吁,“咱们喝点去?”陆成达提议说。

  “可以啊,走呗。”陈中场积极回应道。

  “不行,我不去了,那件事我还要把每一个细节搞定,否则到时候浪费时间,倒是你们,整天的游手好闲,怎么没有我道哥一点的责任心啊,我是不管你们了,反正我的论文已经搞定,回见!”张道义起身拿起衣服离开了球馆。

  “这小子做的什么专题,这么快就搞定了?”陆成达疑惑的问。

  “他做的是岛国杂技和欧美杂技的迥异,哈哈哈。”陈中场笑道。

  “别听他胡咧咧,道义做的是《机器人的电脑思维与人脑思维》,好像是已经完稿,实践也做完了,我看啊,咱们还是放在以后再喝吧,我也要去实验室看看我的完稿大结局了,你们自己活动去吧。”说着慕容容若也站起来走了。

  就这样聚餐也没有聚成,大家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需要之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封史”,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