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溪月又从刚进去的后门去了陈束那里,把昨天跟父亲在堂屋的对话说了一遍。“那就你父亲态度如此坚定地,相必你我再去劝解也会有什么效果,溪月,师父开了这么多年医馆,手里也有些积蓄,你先拿点去,离开了这儿去我一个老友那里,等绍谦一回去我便让他去找你,...
沈溪月又从刚进来的后门去了陈束那里,把今天跟父亲在堂屋的对话说了一遍。“既然你父亲态度如此坚定,想必你我再去劝说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溪月,师父开了这么多年医馆,手里也有些积蓄,你先拿点去,离开这儿去我一个老友那里,等绍谦一回来我便让他去找你,而我也会把医馆安置好然后去找你们,到时候我们还是会在一起。”听师父这样说,沈溪月的心里不再似刚才那般急躁,“师父,那徒儿就按你说的办,待我回去收拾些东西便离开”“好,那你赶紧去吧”沈溪月一回去就在房间收拾起了东西,两个人正忙着,品柔听见院子里有动静。“小姐你听,院子里像是敲东西的声音,肯定是宅里的工匠在修复东院的花墙”“管他们修与不修,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了。”“也是,那小姐我把院子里晾的衣服也拿进来”说完品柔就出去了。收拾完东西,沈溪月坐在睡了快二十年的床榻上,抚摸着被磨的发亮的床沿,回想着以前的生活……未待思绪回归,就看见品柔快步走进来把门闭了上。“小姐,不好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沈溪月连忙从床边站起来,毕竟在这特殊时期,一点小事都会令人敏感。“刚才、刚才我不是说听见院子里有敲打的声音嘛,然后待我出去看清之后才发现他们是在封后门,小姐,大门不能走,只能走后门,现在唯一的出口被封了,我们该怎么办?”品柔轻喘着说完,就见沈溪月的眉头已皱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没想到他的动作还真快。”未待两人想出个对策,屋外就响起了沈忠明的声音。“溪月啊,不管爹爹之前我对你是好是坏,毕竟你是我生是我养,等你嫁了人,我们父女能见的机会就更少了,所以不要想着逃走之类的傻念头,也算是你尽的一点孝道吧,还有,你就品柔一个丫鬟也不够,到了婆家会被人笑话,所以爹爹就又给你带来了两个不错的丫头,好了,你早点歇息吧,爹先回去了”说完,就听见脚步声慢慢的变远……刚刚院子传来的话,屋内的主仆听的一清二楚,沈溪月明白,父亲是想用亲情来说服他,然后再警告她不要逃走,又说给她加两个丫鬟,他哪有那么好,无非就是找人来监视她罢了。如此不留余地的办法想必也是大娘想出来的,她多少了解自己的父亲,公事上他听幕宾的,家事上就绝对听大娘的话。后门被封,现在门外还多了两个监视她的人,大门不用说肯定更不会让她出,想到这里,沈溪月不由心累。身边除了品柔,在宅里已找不到第二个跟她亲近的人,所以,想给师父传信的念头也只能一闪而过。“夫人,你说我这样做会不会太过了,毕竟那秦家的是个废人”夜晚,脱下外袍准备休息的沈忠民问正在镜子前结发鬓的刘娇倩。“哎呀,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要让她嫁给一个破郎中或者什么穷秀才你这一二十年不就白养她了,作为女儿她不应该牺牲自己尽一点孝道吗,再说了,你可别忘了,你这个县令可都当了二十年了,一直没升还不是你上面没个人嘛,现在这机会刚好,三丫头如果嫁过去,好歹咱跟秦将军就是亲家,等明年你就等着升官吧”聪明的刘娇倩深知沈忠明的软肋是哪里,所以简单的几句话就能让他打消了顾虑……第二天一早,做喜服的人就来了宅子,沈溪月像木偶般被量尺寸的人转过来扭过去,折腾完就又走了。昨晚临睡前,沈溪月跟品柔又偷偷到后门那里看了一下,果然,门被封的比她们想象的还要死,只得又无奈回到房中。但是因为一直担心师父等不到她会着急,又烦闷于自己目前的处境,所以她也是几乎整晚没睡。还像平日那样,品柔时而忙忙事情时而过来陪看医书的沈文溪月聊聊天,只是今日,两人间的气氛都不再像之前那般活跃。待到下午,拿着医书对着一页看了几十遍的沈溪月听见前院堂屋传来有人争执的声音,细听发现是爹爹和师父的。原来昨晚师父未等到她还真的是着急了,今天下午便过来找沈忠明要人。只是师父无权无势恐怕他也带不走她。……“姓陈的,女儿是我的,让她嫁与谁也是我这当父亲的权利,你一个外人休要管这家务事。”“哼!你也知道你是她父亲,从阿贞生了溪月,你去看过她几次,如果不是你,阿贞到现在根本就不会死,你就是害死她的凶手。”说这些话时,陈束情绪激动语气怨愤,似乎要将这十几年的气都从这几句话里发泄出来……“你给我滚——!”听了那话气急的沈忠明忍不住剧烈的咳了起来。“不愧溪月是你的徒弟,说出的话都是一样,以后你不要再到我们沈家来,还有,当年我是念着你是薛贞的师兄,所以没有追究你当时要杀害我的事,不然你以为我会那么好说话放你走,哼!管家送客!”说完这话,马上陈束身边就出现了几个壮实的家丁,看着这几个人,陈束深深鄙了一眼沈忠明大步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前院堂屋里安静了下来,沈溪月知道,一切都不会再回到以前。那时候父亲对她不闻不问,刚好可以方便她从后门去找绍谦哥哥和师父。跟师父认草药学把脉,跟绍谦学识字学道理。虽然母亲走的早,但那时候也还算无忧无虑,可现在呢,连这唯一的快乐也被所谓的父亲剥夺了……品柔知道沈溪月心情不好,所以在她面前话也少了很多。而因为她的婚事,整个宅子里这几天也是比往常热闹了不少,只见到处都加上了大红色的饰物,完全一幅喜气洋洋的气氛,但是这种气氛跟沈溪月的脸色却成了鲜明的对比。品柔无意中还听到身边那两个丫鬟说因为这次的姑爷身份大,所以操办的排场竟也比大小姐时的隆重。终于,在第四天的早上天刚蒙蒙亮,沈溪月就被几个丫鬟从床上拉了起来,恍恍惚惚的拉着她梳鬓化妆更衣。直到整理妥当盖上红绸盖头,时间已是两个时辰之后。好不容易能安生坐下来的沈溪月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累,身累和心累,身累倒不怕,歇歇就好,可是心里的难过却是不容易消除的……不管怎么想,这几天她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从开始懵懂的知道男女间的情感之事到现在,沈溪月心中认定的一直都是陈绍谦,那个聪慧知礼温柔俊朗的邵谦哥哥。从他们幼年认识到现在,在沈溪月的记忆里两人超过两天不见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十五年的光景竟比跟母亲在一起的时间都长了,如果除去两人之间的男女情感,那剩下的也绝对会是亲兄妹的关系。还有师父对他的教导和疼爱,完全比她真正的父亲不知道要强多少倍。沈溪月的思绪还在以前的记忆里流连忘返。直到打扮花枝招展的喜婆过来把她往背上背,她才恍然发现外面已是炮竹声声响。喜婆背着她从院子里穿过的时候,虽然盖着盖头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喧哗的说笑声和人走来走去的脚步声让她知道现在沈宅应该很热闹……其实沈溪月这几天闲下来时也不是没想,她一个身份如此低下的庶女,不可能找的夫婿竟比大娘那两个女儿的还好,凭大娘的性格如果真有不错的才俊定会先想到她的女儿,就算老大已经结婚,可是想把老二的婚约推掉也不为难事。所以,这次对方身份就算像丫鬟们说的那样来头不小,恐怕也不会那么简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情染错命双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