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弟,此时你的赵将军和秦总兵可都不京里,你的御林军和五营统率也了被我和舅舅想办法拿到了,没想起这皇位终归但是我来坐吧”金鸾殿上,叛军的身前,庆王手里提着剑洋洋得意的望着站在前方依旧一身冷然的承兴帝。望着此刻趾高气扬的庆王,承兴帝轻启薄唇“我...
“二弟,此时你的赵将军和秦总兵可都不京里,你的御林军和五营统领也已经被我和舅舅想办法拿下了,没想到这皇位终究还是我来坐吧”金鸾殿上,叛军的身前,庆王手里提着剑得意的看着站在前方依旧一身傲然的承兴帝。看着此刻趾高气扬的庆王,承兴帝轻启薄唇“我们都是善家的子孙,自然谁做皇帝这江山都是姓善的,只是,祖宗打下江山实属不易,皇兄到时候切莫败了祖宗的心血就是。”“哼,你能将这江山治理的好,我便更可以,当初若不是你使计迷惑了父皇,恐怕这赵国的繁荣程度只会比此刻更胜。”想起当初废太子之事,庆王的语气越发怨愤。“皇兄这般说,朕就放心了。”坦然无畏的抿唇浅笑,在众人都未曾料到的情况下,承兴帝极快的抽出离身边最近一个士兵的剑,毫不犹豫的挥向自己的脖子……看着地上血流如注的承兴帝,庆王诧异之余不忘又交代下属,“搜查皇后。”秦林快马加鞭的赶到了皇宫,到了宫外,秦林已知不能走宫门,就从宫墙上翻了过去。进去后,秦林发现宫里已是很纷乱,一些还未被降服的御林军还在与众多的叛军厮杀,秦林无暇顾及这些,只匆忙找去了金銮殿。金銮殿里灯火闪亮,不过已经没有人了,继续往前走了两步,秦林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承兴帝,“皇上,皇上”尚有一息的承兴帝缓缓微睁开眼,“秦爱卿……快去救皇后——慧阳宫……”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讲出了这句话,可就在秦林还未来及做回应的时候,他又合上了眼睛……秦林只得无奈先放下承兴帝,毕竟人已死,还要去救活着的人。躲着叛军,秦林没多久就摸到了慧阳宫。慧阳宫是冷宫,承兴帝就是故意让太监宫女带着皇后藏在了这里,庆王不会想到尊贵的皇后会往这里躲。推开破旧的宫门,秦林走了进去,看着布满灰尘的中殿,他试探的喊叫,“皇后?皇后?我是秦林,是来救你的。”等了几秒没有回应,打算再叫,这时,只见一个太监在内殿的门口缩着脑袋朝外观望,一见真是他,就碎步的朝他跑了过来,“秦大人,您可来了,皇后就在里面,快随奴才进来吧。”在太监的带领下,秦林来到了皇后在的房间。此时,皇后可能因为伤心和奔波已稍微动了胎气,躺在简陋破旧的床上,肚子的疼痛让她不由的轻吟出声,但是又怕惊来叛军,忍的已是满头大汗。看到秦林,赵皇后在宫女的扶持下努力的从床上支起,被眼泪模糊的眼睛又出现了些许光彩,期待的看着他,“秦总兵,皇上怎样?”这个正是秦林害怕面对的问题,但是他越是这样的踌躇越是让赵皇后揪心,“皇上……皇上他……已毙。”热泪又沿着原来的泪痕蜿蜒而下,躺回床上,绝望的闭上眼睛不再说话。等过了少许,赵皇后睁开眼睛,看向旁边因考虑到这点而带过来的稳婆,“元嬷嬷,拜托你了,皇子一定要平安。”说完轻轻的又闭上了眼睛。大家已经心照不宣的明白赵皇后要作何打算,秦林虽说不忍,但现在宫内大部分已是叛军,带着快要生产的赵皇后出逃实在是九死一生的风险,况且赵皇后听到皇上已毙时已显出共去之心。秦林回到殿门看守,留下宫女和嬷嬷在里面……不一会儿,内殿传出了婴儿的啼哭,悲切有力的不知是在哭祷他刚刚死去的父皇还是即将面对的人生。只是这哭声,让久经沙场的秦林也不禁心酸黯然,不由可怜起这个刚出生的小生命……待秦林进去时,小皇子已用斗篷包好,虚弱的赵皇后靠在那里温柔的抱他在怀里。走到床前,赵皇后从小皇子身上把眼神转向他,盯向他的眼睛,“秦大人,拜托了,只要能让他安全长大就好,报不报仇已无关紧要,在此……我替皇上谢过。”说的同时,赵皇后抱着小皇子朝秦林鞠了一躬。秦林慌忙扶起孱弱的皇后。未等他开口,赵皇后就又和着斗篷把婴儿递于他,又拿出一块方巾和之前承兴帝交给她的赤血玉牌。先递过方巾“这上面有稀释过的蒙汗药,待会皇子若有啼哭,可将此用于他。”然后又拿过玉牌,“这是皇上准备送他的礼物,这龙雪玉是皇家仅有的,代表了他的身份,待他成年了再交于他,不然,恐给他引来杀身之祸……”嘱咐完遗愿的赵皇后呼吸越发虚弱,仿佛是风中残烛,一阵大风就能让她熄灭。此景让太监宫女不禁潸然泪下。秦林单手抱着孩子,跪在地上弯腰给赵皇后磕了一个头,随起身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待他走至殿外,依稀听见内殿传出了太监宫女们忽起的哭喊,“皇后……”把孩子绑在背上,秦林又从进来时的墙头翻了出去,驾马回府。到了府上,管家连忙迎接,“大人,夫人生了,生了个公子,母子平安。”管家不知秦林为何回府后明知夫人正在生产却还出府,但赵氏生产中未出差错,让他已甚觉欣慰。这样的消息也让秦林的心中稍卸了几分担忧,但他未理会管家的话,径自去了赵氏的房间,“你们先退下吧。”到了房间,秦林屏退了所有的下人。赵氏抱着刚出生的孩子靠在床上,看着进来的秦林只只身一人,急切的坐直身子欲张口问,但秦林一个噤声的手势让她没再出声。秦林走到床边,小心翼翼的从怀里靠腰的地方解下一团锦缎斗篷包着的东西,“这是?”在赵氏问的时候,秦林将锦缎掀开了一个口,露出了里面因用了蒙药而安静熟睡的婴儿,“这是小皇子,皇上与皇后已毙。”秦林无奈的安慰着伤心的赵氏,因蒙汗药剂量小,没多时小皇子就醒了过来,看着又开始啼哭的孩子,秦林把奶娘招进了房间……“此时把大家集合在此,是为了跟你们对证一件事。”今晚服侍赵氏生产的丫鬟嬷嬷和御医稳婆,在秦林回府一个时辰后又把他们召集在了一起。虽说的如此简单,但大家此时的气氛却并不轻松,只因秦林状似漫不经心的拿着一把出鞘的剑,而平时若无紧急情况他是只会佩在腰间的。“这个问题需要大家动动脑子。”扫了一眼低着头的众人,秦林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挣扎,但随即又变成了决绝。“今夜,夫人生的是两个男孩,是吗?”话一出口,众人有迷惑,有不解,也有笃定。走向第一个人,“是吗?”一个跟着打了下手的小家丁怯生生的看他两眼,转着眼珠试探的说“夫人生的是一个男孩啊。”没有多说一句话,只见一道鲜血溅出,刚才那个小家丁已倒在地上。这一突然的情况让旁边丫鬟不禁压抑的叫出声,让气氛更加紧张。缓步走到第二个面前,是个二十多岁的丫鬟,“夫人生的是几个男孩?”丫鬟目光闪动,想了一下抬头看向他,“一个。”同样不假思索,下一秒丫鬟也倒在了血泊。走到下一下,看着两鬓大滴汗水的嬷嬷面无表情道“是一个还是两个?”“两个,是两个,夫人今晚生的是两个男孩,老奴亲眼所见。”未待他把话问完,那个嬷嬷已经闭着眼情绪激动的回答,裤裆处已是重色一片……剑没有落下,秦林像是满意的笑了一下,继续走向下一个……“两个,是两个男孩。”“是两个男孩。”“夫人生的是孪生双子。”……直到把所有的人都问个遍,秦林提着剑,走到原来的位置,“大家既然都确定是两个,那就把自己说的话记清楚了,不然,后果就是他们。”随后秦林朝侍卫挥手,“收拾干净。”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他刚一走出去,就见几个丫鬟嬷嬷直接摊到在了地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情染错命双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