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皇帝退位,太子继位。这时,被封为庆王的前太子已到自己的封地半年,虽当初的事已过去的许久,但他心中始终对先皇和新皇有着深深地的怨恨,始终指出自己当初是被二皇子设了圈套。怀有这样的心态,他自然而然会在封地安份,常常以探望父皇之由回京。庆王一回...
五年后,皇帝退位,太子登基。此时,被封为庆王的前太子已到自己的封地两年,虽当年的事已过去许久,但他心中始终对先皇和新皇有着深深的怨恨,一直认为自己当年是被二皇子设了圈套。怀着这样的心态,他自然不会在封地安分,经常以看望母后之由回京。庆王一回到太后身边,总会不由的用怨憎的语气提起先帝和新皇。护子之心人皆有之,太后看着自己的儿子整日这般不乐也是急在心里,为此有时夜半都未曾入睡。不过,不久后的一日,太后突然给庆王传去书信,声称自己不舒服,让其回京看望。庆王到了太后那里,未见其哪里不舒服,便知是母后有事要跟自己相商。连宫女都屏了出去,只留母子两人在内室呆了足有两个时辰。商谈内容无人知晓……当时的皇后是赵氏家族的女儿,也是赵将军的亲妹妹。赵皇后怀胎已有八月半,皇上除了早朝便是在她那里,有时皇上事忙没去,皇后就让人把嫁于秦总兵并且也同样有孕在身的妹妹接到宫中陪她。最重要的是她也同样怀了胎,并且还比她的大上半个月。妹妹的孕期要比她大上半个月,两人在一起这样既可以像未出阁时一样闲聊,又可以相互探讨育儿经。“姐姐,你说我这孩儿出生的时候能见到他爹爹吗?”因秦林驻兵在外已六月未归,赵婉心沮丧的跟皇后赵婉音抱怨。“会的,上次你不还说他家书中写的是可以回来吗,他那么爱你,既然答应你了就肯定不会骗你”看妹妹囧着脸不开心,赵皇后耐心的安慰。“恩,按他信上说的是半个月后回,御医说那时候刚好是我生产的时间,他如果晚一点回来,我怕……”低落的语气让赵皇后知道妹妹担心了什么。“你怎么乱想,你身体那么好,到时再给你身边多准备几个御医和几个稳婆婆还担心什么”斜了一眼还低着头的妹妹,赵皇后翻眼摇头。赵皇后这般不客气的安慰倒让她破愁为笑了,“姐姐教训的是,妹妹不该多想,只是……哥哥肯定是回不来了。”想到兄长,赵皇后也不禁表情黯然,“是啊,算起来也有大半年未见过哥哥了,但是没办法,热血男儿志在沙场,哥哥也是为了保护我赵国的子民……”赵氏发现自己把不好的情绪传给了姐姐,想起御医说怀胎时不能有郁结,就连忙转移了话题,“姐姐你给我皇外甥想好名字了吗?”十四天后,秦府内。天空的满月把冷光送进了夜的怀抱,让九月十五的晚上不再那么黑。府里的侍卫领着一个神色慌张的宫女来到赵氏门外,被守在门外的嬷嬷拦下,“何事?”宫女虽装坚强,但出口的话让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嬷嬷,我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我有事要跟夫人禀报……”宫女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说完话后就隐忍着喉间的哭声准备朝他下跪。嬷嬷见宫女这般情景,也知道皇后是夫人的姐姐,垂首思虑几秒便走过去轻敲赵氏的门,嬷嬷跟开门的丫鬟简短的说了几句就朝满脸泪痕的宫女招了招手。宫女走进房间,看到赵氏坐在床边因即将生产而紧张的皱着眉,匆匆走过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夫人,皇宫出事了,庆王要造反,你快去救救她。”宫女颤抖的声音里努力节制着的是莫大的害怕和压力。御医给她算的要生产的日子就在这几天,御医和稳婆也随时在偏房候着。“什么,造反?”乍然听到这个,宫女简单的两句话没有让她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突然想起手里还有宫女递给她的信,慌忙展开:“婉心,庆王造反,宫中有难,速来……”信中笔体甚是潦草,可见当时情景已有多危急……这个变故来的太过突然,虽说满朝早知庆王不会安分守己,但依然让赵氏一时呆愣不知该如何反应。这时,还未来及等她细思量,腰腹处的阵痛已让其不由的五官拧起捂住了肚子,见此情景本就害怕紧张的宫女更是又慌了。门外的嬷嬷听见房间的动静,忙和丫鬟推门进来,一看是赵氏要生了,忙喊隔壁候着的御医和稳婆。宫女再急,见此情况也不得不先出了房间。房内,赵氏因疼痛剧烈而时强时弱的喊叫,手里还紧紧的撺着刚才宫女给她的信……秦府不远处,一阵马蹄声渐渐由远及近……“主子,您可回来了。”管家看着风尘仆仆进府的秦林,心中不由松了一些。“夫人何在?”为了能在信上答应赵氏的时间内回府,秦林在半路撇下了部队一个人先赶了回来。这几天赵氏待产的事也是让管家的心一直处在紧张的状态,这会竟有些迟钝,“阿对,夫人正在产房,她说你若回来了就直接进去,有事要跟您说。大家知道夫人有此命令,便没有对秦林阻拦。进到产房后匆忙来到赵氏的床边,看着她满头大汗的惨叫,秦林忍不住握拳心疼。虽已累极,但还算清醒,赵氏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就站在身边,疼痛,思念,还有此时宫中的事,让赵氏在见到身边的人后眼泪像决堤的河汹涌而出。“心妹,别哭,我回来了,都怪我,我应该再快点。”秦林以为赵氏因为疼痛才哭的如此伤心,所以连忙安慰。其实宫中的事才最让赵氏着急的,但是快一个时辰的疼痛已经让她没有力气说话,只得把手里攥着那封信拿到秦林面前微弱的说:“宫里……快去……”几个字让秦林不明白赵氏到底想跟他说什么,不过立马拿过了赵氏手里紧紧握着的那张纸,略扫一眼,又转头看向赵氏。“快去……救姐姐……”几个字像是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此时,秦林方明白是皇宫出事了,怪不得她会命令管家让他一回府就过来。“心妹,你放心,我定会阻止庆王,救下皇上跟皇后。”看到床上的人勉强笑着点了点头。秦林摸了摸腰上的剑,转身向外走去,跨上战马,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往皇宫方向赶去。“婉音,庆王已谋反,御林军和五营统领已经被他控制了,他就是趁赵将军和秦总兵刚好不在京里,所以,今晚怕是凶多吉少。”承兴帝趁身边仅有的护卫在与叛兵械斗时,匆忙躲开叛军来到赵皇后这里,不忍的对她说出今晚的宫变。赵皇后听到这样的消息,惊讶之余看着承兴帝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低头消化半响随又抬起头,没有预想中的痛哭出声。不过毕竟只是一个女子,声音还是忍不住的颤抖和害怕,“皇上,臣妾要跟你在一起,……那怕是死……”赵皇后现在不想多说什么,只深情的看着自己深爱的人,说出要永远跟他在一起的誓言……赵皇后的话没有让承兴帝感到欣慰,反而绝望的心更多了一丝愤怒。“朕不允许你说这样的话,你肚子里还有朕尚未出世的皇儿,你怎么能死?”狠狠的盯着赵皇后的眼睛,像是在警告她一定不能死。下一秒又突然开始翻找自己的腰间。翻到之后,手轻柔的抚上赵皇后高隆的肚皮,眼神溢满温柔的看着她,“给,这是朕打算送他的礼物,只是不能当面送了,这上面刻的是我们给他取好的名字。”只见承兴帝手里拿了一块如男子掌心大小的圆形赤玉,上面刻着——善辰。在庆王带着叛找到他之前,承兴帝已经说服赵皇后,让太监宫女把她藏好保护了起来。又写封信给了在皇后身边服侍了多年的一个宫女,命她务必想办法将此信尽快送至秦府,只希望计划今晚到京的秦林回来后能及时看到此信,好赶来皇宫把皇后救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情染错命双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