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小玲珑的身子从楼道跑下,长长的马尾在细巧的肩上划过清美的弧度。楚可一路跑到公交站牌外,巴掌大的小脸左右看了下,时间定格在前方一棵栀子花树上,呆呆。昨天,是噩梦,即便她楚可一路跑到公交站牌外,巴掌大的小脸左右看了下,定格在前方一棵栀子花树上,发呆。。...

娇小的身子从楼道跑下,长长的马尾在细巧的肩上划过清美的弧度。

楚可一路跑到公交站牌外,巴掌大的小脸左右看了下,定格在前方一棵栀子花树上,发呆。

昨晚,是噩梦,即使她努力的想要忘记,也依然阻止不了残碎画面的侵袭,巴掌大的小脸逐渐发白,随着阳光的照射,显的愈发透明了。

远处,种满一排的香樟树下下停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像尊贵的王者,散发着低调的奢华。

傅心薄坐在车后座,深渊的眸看着楚可娇小的身子,柔和的侧脸轮廓,阳光在这张小脸上投下金色的光晕,上面的绒毛都看的清清楚楚。

脑海里逐渐浮起一份资料,楚可,十八岁,跳级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X大学绘画系,成绩优异,聪明。

单亲家庭,妈妈长期混迹于赌场,从十六岁开始兼职,咖啡厅服务员,酒店服务员,发传单,送外卖……

公交车停在站牌外,眼前的视线被挡住,楚可依然在发呆,直到手臂因为匆匆的行人而撞到她才反应过来,急忙跑上公交车。

公交车缓缓开启,娇小的身子消失在视线里,深黑的眸子微眯,眸底划过沉沉的光。

而此刻,漂亮的欧式别墅里,袁美娜把一个厚厚的信封扔到南西雅面前,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喏,看看这个表面装纯的楚可是个什么德行!”

“噢?”

南西雅放下咖啡杯,葱段似的手拿起信封,一沓暧昧的照片就出现在眼前。

“你看看,都不知道被多少人上了,平时还在学校里装纯,装无辜,恶心!”

“是吗?”南西雅不温不火的说着,把照片扔到桌上,拿起咖啡杯再次优雅的喝起来。

“西雅,你不生气吗?就是这个贱人,如果不是她,林浩也不会拒绝我!”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南西雅挑眉说着,脸上的温雅像迎风招展的牡丹,漂亮高贵。

“我那天听伯母说楚可是……”袁美娜疑惑的开口,却在看见南西雅瞬间变厉的眼时顿住。

南西雅收回视线,眼里的淡静温柔不复,变的扭曲狠毒,“她永远都是赌鬼的女儿,一辈子都是。”

袁美娜看着南西雅眼里的狠毒,心下意识的瑟缩了下,却忍不住开口,“你说我们该怎么做?”

南西雅看了眼袁美娜,再看向照片,嘴角勾起一丝笑,“这些照片还不足以让她身败名裂。”

袁美娜一听,急忙凑近身子,眼里带着兴奋的光,“那你的意思是?”

“她不是在做兼职?”

“是啊,我知道。”

“这个,让她喝了,其它的,不用我教你了吧?”南西雅从旁边的盒子里拿出一颗白色的药丸递给袁美娜,袁美娜看着这粒药丸,心下了然,点头,“放心,这次我要让她变成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南西雅把咖啡凑近红唇,眼帘垂下,遮盖了眼底毒辣狠厉的光。

楚可,昨晚你跑了,今晚,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薄情总裁步步追”,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