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一大清早,陆子樱就被丫鬟拉下她那很舒服的床榻,就全身沐浴换衣,说是因为她昨日要过生辰。陆子樱原本还处在迷愣的状态,倘若给她一个枕头都也可以直接睡着了,却据说昨天是她的生辰,一会儿除了宴会,还得来许多人,陆子樱一瞬间来了精神,不但保持清醒了,还一脸好一大早,陆子樱就被丫鬟拉下她那舒服的床榻,开始沐浴更衣,说是因为她今日要过生辰。。...

两天后。

一大早,陆子樱就被丫鬟拉下她那舒服的床榻,开始沐浴更衣,说是因为她今日要过生辰。

陆子樱本来还处于迷愣的状态,若是给她一个枕头都可以直接睡着,却听说今天是她的生辰,一会儿还有宴会,还要来许多人,陆子樱瞬间来了精神,不仅清醒了,还一脸好奇兴奋。

没想到刚穿来没几天就要过生辰,真是巧啊!

不过,话说她之前都多少年没过过生日了?

虽然长大后每年生日都有些人发来祝福,但谁不想在一年里唯一的一天和一堆真心祝福自己的人把酒言欢?而不是一个人独自吃饭,打开手机查收祝福,反正她不喜欢。可现实就是残酷的,就算偶尔能过一个人员众多的生日,也醉温之意不在酒。

陆子樱甩了甩头,将那些不好的思绪甩飞,今天是她的生辰,那就不要一大早想些不开心的事情,不然会影响一天。

旁边正在往浴桶里撒花瓣的青禾扭过头,问她:“县主,可是还困?”

兰香正为她擦洗,也跟着说道:“县主忍一忍,一会儿就慢慢不困了。”

见她有些不开心,青禾忍不住询问道:“县主,要不奴婢帮你那些吃的来?”

一听有吃的,她立马看向青禾,眼里的渴望显而易见。

青禾被她这幅可爱的模样逗笑了,笑着说道:“县主今日真的很可爱,奴婢可真是喜欢,县主要是每天都这样就好了!”

陆子樱哼哼两声,鼻子翘上天,那可不,她最可爱了,至于每天嘛,那肯定是一日比一日可爱。

蓦的,陆子樱嘴角边的笑容僵住了。

她才来这里几天,怎么就像个孩子了?

见她愣住,青禾也跟着僵硬,小心翼翼的问道:“县主,可是奴婢说错了话?”

陆子樱摇摇头,怕她多想,随便说了一个理由。

“我在为吃什么苦恼。”

青禾立马放下提起的心,拍拍头,嘿嘿笑道:“县主原来在为这个烦恼,不过县主不用苦恼,奴婢将吃的都端来,县主就不用苦恼了!”

说着,她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陆子樱望着她跑去的背影,心里在呐喊。

喂,她就是随口一说啊,话说你把所有吃的端来才真的让她苦恼啊,到时候她肯定挑花眼呐!

兰香觉得时间不早了,便问道:“县主,时间不早了,可是要起身?”

陆子樱也不想泡了,她还从未早起来泡澡,虽然挺舒服的,可她的肚子更饿,想着青禾马上就要端着吃的回来了,她更是不想洗了,立刻用行动来告诉兰香她不泡了。

兰香帮她擦干身子,船上一件里衣,然后便取来几套样式各异,五颜六色的裙衫。

“县主,这些都是公主殿下为您今日生辰准备的,您看要挑哪一套?”

陆子樱望着青禾手上以及旁边摊开的几套衣服,数了数,一共六套。

再看衣服的颜色,可谓是五颜六色闪花眼,每一种都嫩的可以。

再看样式,有开襟的,有齐胸的,还有围裹的,怎么办,每一件都看起来不错,她都好像试一试啊!

不待她做出决定,她的公主娘亲便来了。

……

一个时辰后。

“樱樱再转一圈给娘看看。”

陆子樱面无表情,一脸疲惫的继续转圈圈。

这都第几套了?她怎么觉得自己都过了半个世纪了?”

衣服就六套,但公主娘亲显然总是有不满意的地方,试了一遍又一边,光她身上这件她都见了三回!

可那公主娘亲根本就没有这份自觉,还托着腮,一脸慎重的看着她的衣服,并不十分满意的问她:“这件橙粉色的衣裳樱樱觉得如何?我怎么觉得这件没有刚才那件藕粉色的好看?也比不上那样艳红的喜庆?”

陆子樱低下头,无语的看着自己的衣服,却只看到肚子以上的部分,又是一脸哀叹。

这个身体可真胖啊,与她的公主娘亲那苗条的身段不成正比,她不行,她可是要找夫郎的人了,怎么能有这么糟糕的体型呢!到时候人家讨厌她怎么办?她必须减肥。

“樱樱怎么了不说话了?可是饿了?”公主见她无精打采的低着头,便问道,随后端起一旁的点心碟子,取出一块,放到陆子樱的嘴边,“来,娘喂樱樱吃,啊!”

嘤嘤嘤!陆子樱欲哭无泪。

可随即,她就将减肥大计抛在脑后,啊呜一嘴咬上到嘴的点心。。

减肥什么的等她把这块点心吃了再说吧!

陆子樱悲愤的将点心三两口吃赶紧,立马一脸满足,公主府的点心还真是好吃,她好想再吃一块。

于是,一只小胖爪主动伸向点心碟。

公主瞧见她还要吃,满脸笑盈盈,“樱樱喜欢就多吃点,来。”说着,又将几碟离得远的点心挪过来,好让陆子樱吃。

陆子樱来者不拒,再拿起一块乳白色的糕点尝尝,依旧美味极了。

她一边鼓动嘴巴,一边在心里想:

既然都用美食贿赂她了,那她就原谅公主娘亲刚才的折腾了!

等她再次吃撑了,公主娘亲又道:“来,樱樱再试试这件紫红色的,娘觉得这件更大气。”

什么?还要试!

陆子樱立马收回探向点心的手,赶忙上前握住公主娘亲挥舞的手,堆起一脸假笑,说道:“娘亲,樱樱觉得这件”

“可是……”公主还想说。

陆子樱在心底呐喊:没什么可是的,就这件,姐姐我不想再试下去了!

可面上,陆子樱一脸真诚的凝视公主娘亲,仿佛说她真的很喜欢身上这件。

公主见她真的喜欢身上这件,便也打消了再试其他衣裳的念头。

“既然樱樱都说喜欢这一件了,那就不试了。”

陆子樱在心里比了一个耶的手势,缓缓吐出一口气。

可这时,公主娘亲又道:“既然衣裳定下了,那就来试试发式,嗯,樱樱是喜欢包包头,还是喜欢花苞头,还是……”

天呐,谁能来救救她啊!

可这也仅仅是开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选夫郎要趁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