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陆子樱在心里喜极而泣,那边,公主两只手的指甲了涂完了,但还没干,但是不能够干什么,接着忆起了一件事。“据说你昨天除了今天清晨做了些稀奇古怪的事,像是是做了什么梦。”来了,来了!陆子樱也不玩弟弟了,有些很紧张的咽到口水,赶快相关组织语言。“娘亲想“听说你昨晚还有今早做了些稀奇古怪的事,好像是做了什么梦。”。...

这边,陆子樱在心里喜极而泣,那边,公主两只手的指甲已经涂完了,但还没干,还是不能干什么,然后想起了一件事。

“听说你昨晚还有今早做了些稀奇古怪的事,好像是做了什么梦。”

来了,来了!

陆子樱也不玩弟弟了,有些紧张的咽下口水,赶紧组织语言。

“娘亲想来也许久没带你出去了,等你过了生辰,娘亲带去出去游玩一圈,樱樱可有想去的地方?”

“啊?”就这?说好的大戏呢?

大戏是没有了,倒是去哪里玩可以考虑考虑。

“樱樱都听娘亲的!”

公主只觉得今天的女儿格外喜人,忍不住笑着说道:“呵呵,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这般嘴甜了?”

陆子樱跟着呵呵笑,心里想的是:这公主也心大了吧,自己孩子都换了一个人也没发现,连点怀疑都没有,反倒还高兴上了,唉,只能默默祝福,原主小朋友你走好啊!

两天后的午后。

陆子樱睡饱了觉就来找她家幼弟玩。

此时,陆子樱正逗弄着自己最新喜提的弟弟的小脸蛋。

这小家伙胖乎乎的,白嫩嫩的一大团,手感好是好,可是也压人,小包子特别喜欢粘着她,常常将她折腾的喘不过气,自己却笑呵呵,陆子樱想要推开的手也只好收回,不过下一刻这手却捏上小家伙的脸蛋。

“对了,小弟现在能学走路吗?”陆子樱不清楚,问旁边的奶娘。

奶娘连忙回答道:“回县主,小公子现在是可以学走路的,您要是想可以试一试,说不定小公子有姐姐的陪伴真能走两步。”奶娘这几天都看到县主往这里跑,想来是喜欢的,便好意提到。

陆子樱还从未带过小孩子学走路,很是新奇,又听闻奶娘说可以试一试,便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这时,兰香匆匆走过来,对陆子樱说道:“县主,公主和驸马来了。”

幼弟的年纪还小,并没有分出主院,方便公主随时来看上一眼。

“来了就来了呗,反正就是看上一眼。”

这般想着,陆子樱带着满眼的同情看着小家伙。

她这几天都跑来小家伙这里陪他玩闹,但公主娘亲却很少来,一天就来看两眼便走,还没她这个做姐姐的待得久,现在想想,怪不得小家伙当初先喊自己,亲近自己。

不管陆子樱怎么想,那位公主娘亲已经和她的亲亲驸马走进房间。

“公主,驸马。”屋里的侍从一起向两人行礼。

公主微微颔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小孩儿旁边的陆子樱。

“樱樱也在啊,你来的可真勤快,都比娘来的次数多。”

“你还知道啊!”陆子樱默默翻白眼,在心里吐槽。

她看着公主只看了旁边的小孩儿一眼就扭头看向旁边的驸马,然后娇俏的说道:“夫君,你瞧,兴儿长得真可爱。”

然后驸马爹爹说道:“这当然是晚晴的功劳,是你将这样可爱的孩子带给我的。”

接着公主娘亲扭了扭,娇嗔道:“夫君说的可不对,应该多亏了夫君你,要不是你这样俊秀,那能让我生出这样可爱的孩子。”

驸马爹爹握上公主娘亲的手,说道:“晚晴谦虚了,那也是你养育的好。”

公主娘亲偏过头,却又偷偷看驸马爹爹,说道:“不,是然郎你细心照顾的。”

驸马爹爹再靠近公主娘亲,深情说道:“可也是……”

……

陆子樱翻了个白眼,不经意间一个丫鬟正听得着迷。

再看看其他的。

嚯!周围的丫鬟或是羞涩,或是开心的模样,竟然没一个羡慕嫉妒恨的,于是陆子樱的心里默默再添一刀。

“虐狗啊,再虐狗就没了!”陆子樱嘤嘤的流下两行空泪。

现代人都喜欢秀狗粮,朋友圈里一分钟蹦来一个狗粮,现在到了古代,还没等她喘口气,这天杀的狗粮又铺面而来,将她这寸短的身子埋没了影。

所以说啊,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那边两人还在没完没了的互相夸赞,只是话题从儿子转成了当年如何,如何。

陆子樱听得直犯恶心,真想直接干呕出来。

然而,作为颜控的她还真的很难对这两人做出这样亵渎的举动。

陆子樱看向那便两个说的正起劲的爹娘。

之前没好好打量,现在为了屏蔽噪音,陆子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认真观察。

不得不说,她的驸马父亲长得真好。

乌眉舒缓,有着她见过最好看的单眼皮,会笑的眼睛,已经微翘的粉唇。

这副温温柔柔的长相,再配上轻缓柔和的嗓音,真是绝了,啊!可不是她曾经的梦中情郎吗?

唉,可惜这人是她爹。

再看看她的公主娘亲。

面如桃花,眉眼舒展大气,却也可以娇羞可人,倒是打扮的有些华丽,不过人家身份高贵倒也妥当。

看着她们俩秀恩爱,陆子樱只觉得心中的小人一直被打击的跌来撞去,爬不起来。

不由默默羡慕。

可是光羡慕有什么用。

等等,她为什么不也自己找一个来秀恩爱?

这个念头瞬间霸满陆子樱的脑海,连对面的狗粮都不香了,现在她只一心想着自己的脱单大计,那么,要找个什么样的呢?

她记得古人在成亲前都矜持的厉害,甚至有些都是成亲了才见上第一面。

不行,她才不要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她要自己挑。

不仅要自己挑,而且要挑个好的,最好是早早定下来。

早定下好啊,定下了她就不用顾忌别人指指点点了,光明正大的谈恋爱了!

早定下来最好了,这样她就可以早点肆无忌惮的秀恩爱了!

陆子樱越想越起劲。

哼哼,让你们俩喂我狗粮,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吃不下的狗粮!谁让你们这么早就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

始终秉承做事要趁早的原则,陆子樱决定了,她要早早为自己定下一个天下第一的夫郎!到时候她要让天下的人吃她的狗粮,以此来弥补此刻加上过去三十年所吃的狗粮。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选夫郎要趁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