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辰后。周青这时正自己的小院里用早餐。桌子上的食物每像分量都不多,但数量不少,光是糕饼都有六七种,还不再加各色小菜和汤粥。正好,周青之前跑了大半的公主府后肚子饿了,连这是也不是梦也全然不顾了,先填饱肚子反正。“呼!”将一小碗热粥喝非常干净,周周青此时正在自己的小院里用早餐。。...

半个时辰后。

周青此时正在自己的小院里用早餐。

桌子上的食物每一样分量都不多,但数量不少,光是糕饼都有五六种,还不加上各色小菜和汤粥。

正好,周青之前跑了大半的公主府后肚子饿了,连这是不是梦也不顾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呼!”将一小碗热粥喝干净,周青舒服出声。

“县主……县主可还要再吃一碗?”自从眼睁睁的看见县主做出那样的事,青禾说话都带上了颤音。

周青摸了摸稍稍凸起的小肚子,感觉自己还能吃,便说道:“再来一碗,不过要另一种。”

“好,好。”

青禾俯身过来拿碗,陆子樱刚好看见她的手也在抖,不禁有些内疚自己将这个半大的孩子吓到了,而且还是两次,啊,不,三次。

此时她已经不再饥饿,也不急着吃,而是思考起这件事。

从之前的种种可以看出她不是在做梦,而且脑海里多出了不属于她的东西更印证了这点。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传说中的穿越!

当她还是周青的时候就是行内的一员,不但如此,早在上学的时候她就看过不下百本的穿越文,甚至穿越的模式她都能总结出来。

眼睛一闭,眼睛再一睁,穿越达成!

当初她就是图新奇看的,还开玩笑说自己也想玩玩穿越,不过当时她想穿越到什么地方来着?她记不清了。

“县主……县主,粥来了。”青禾小心翼翼的将盛好的粥放在陆子樱旁边,退下。

周青瞥了一眼,嚯,连碗都换了,不愧是大户人家。

一想到穿越到这样的人家,周青既激动也感到幸运,别人要么穿越到乡下,慢慢种田发家致富,要么就是庶出的女儿,要斗主母以及兄弟姐妹,好不辛苦,而她,完全可以混吃等……呃,那个字就算了。

再想想昨天还在苦命的通宵赶稿,现在反倒坐在这里悠闲的吃早餐,周青接笑了出来。

“嘿嘿!”那胖子总不会跑到这里来催稿了!

结果这莫名其妙的笑声又将某个脆弱的丫鬟吓得呜咽出声。

周青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没注意到她随意的举动又一次让青禾感到害怕。

可高兴没持续多久,周青又变得凝重起来。

有一个词叫福祸相依,所以,她现在这个身份虽好,但这也很有可能是那种高开低走的模式,比如她是那拦路的女配,遇到女主做出蠢事后悲惨收场?

“唉!”为何她要知道这么多,果然知道也是一种疼痛。

“县主……县主,您,您,您……”您在想什么呢,怎么一会儿笑,一会儿叹气,您到底怎么了啊!

青禾害怕的说不下去,而离得最近的兰香也不好受,她比青禾好不了多少。

可她不能不说。

兰香俯下身,想对县主说话,谁知周青猛地抬起头,喊了一声:“系统!你在哪儿?你快出来!”

周围静悄悄的,连呼吸声都是最重的噪音。

周青一抬头就看到了俯身而下的兰香,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心里一突。

空气再次凝重起来。

周青瞪着眼睛,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已经炸开了锅,“天呐,我怎么就喊出来了啊!看这人的表情,糟糕,糟糕!”

不过,最让周青在意的是,不论她是直接的喊出来,还是在心里喊,都没有传说中的系统回应她。

看来是没有系统了。

她有点小失望,毕竟一般的系统文可是很有趣的,各种任务,各种道具,想想就好玩,而且有的系统还能带宿主穿越好几个不同的世界呢!不过,没有也不差啊,因为没有系统也就等于没有任务,没有任务的话那么她是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她怎么感觉自己开始猥琐了呢?

但是,等等,好像还有一种可能。

周青想到了穿书。

不待她继续细想,身边的兰香已经开了口:“县主,您刚才说的西同是什么?奴婢怎么没听说过?”

“糟糕,被问了,怎么办?”周青在心里自问,但问题总要解决。

周青很快有了注意。

“嗯,系统啊,就是……其实系统是我洗澡……沐浴时做的梦里一个……一个人的名字,还有……”

于是,周青以她超高的水平编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不但糊弄过去系统这个问题,还顺带将昨晚和今早发生的事情都解释一遍,听得青禾都忘了流泪。

周青轻轻吐出一口气,看着周围那些忍不住凑过来听故事的丫鬟们,周青露出胜利一笑,这可是她的老本行啊,小意思,小意思。

不过那越发扩大的嘴角彰显出她的得意。

兰香好似听进去了,也信了,她恭敬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县主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吓到奴婢们是小,县主受伤就是大事了!还请县主明白。”

周青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想着这件事也算是揭过去了。

不过,这件事真的能这么简单的揭过去?

这时,缓缓回神的青禾一脸激动崇拜的望向周青,红着脸,激动的说道:“原来县主竟然能讲出这么有趣的故事,想来公主知道了也会为县主高兴的!”

周青很想说别告诉这个身体的公主娘亲,可很快想到,古代人都有耳目,这点事指不定早就传到公主娘亲的耳朵里了,她如果让丫鬟保密反倒不清不楚。

算了,就这样吧,大不了到时候再说一遍,顶多再费点脑子,反正也没人会怀疑一个孩子。

哦,对了,她刚才想到哪里了?

穿书。

穿书什么的讲究的是找到参照,这样就能知道所有的事情。

于是,周青在脑海的书库里搜寻有这个身份的书。

然而,她没找到!

所以,要么是她看的书少,要么就是这不是穿书,只是通俗的穿越。

两相比较下,周青选择后者,就算真的有同文书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只是穿越来的好,毕竟不知者无畏。

于是,周青在脑子里默念三遍:只是穿越。只是穿越。只是穿越。

于是,周青被自己成功洗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选夫郎要趁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