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梦。不知道过了多久,本来幽暗的房间渐渐地被窗外的阳光点亮。屋内,那缕顽皮的阳光跨过帐幔的缝隙跑进来,吧嗒一声掉在那人脸上。这时,床上的人动了动,眼睛没睁开眼睛,手却系统自动伸出,撑了一个大懒腰。可做完后了这个动作,砸吧着嘴的人隐约倍感有些不对劲儿。不知过了多久,原本黑暗的房间渐渐被窗外的阳光照亮。。...

一夜无梦。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黑暗的房间渐渐被窗外的阳光照亮。

屋内,一缕淘气的阳光越过帷帐的缝隙跑进去,吧嗒一声掉在那人脸上。

这时,床上的人动了动,眼睛没睁开,手却自动伸出来,撑了一个大懒腰。

可做完了这个动作,砸吧着嘴的人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

咦?她不是趴着睡的吗?怎么还能这么轻松的撑懒腰?还没碰掉东西?

她原本还想再眯一会儿,可这一发现让周青猛地睁开眼。

不是熟悉的老伙计,她的古董键盘,而是绫罗帐顶,是闭眼前最后看到的东西。

周青忍不住伸出手,去够那绫罗,她迷迷糊糊的,疑惑自己这是还没清醒吗?

可入手的触感无比真实,让她觉得奇怪。

她将手收回,两手放在身侧,将上半身撑起来,一边打哈切,一边掀开身上的暖被,再拨开旁边的帷帐,不出所料,所见依旧是昨天那个房间。

“我竟然还在梦里?”周青喃喃道。

这样的梦她还从未做过呢!

以前做过的那些梦都精彩极了,那次不是光怪陆离?可这次的梦是是啥?在梦里洗了一个澡,然后上床睡觉,再醒来吗?无聊又奇怪。

周青轻哼了两声表示不满意,她觉得不困了,便想着起来,打算凑合点有意义的事情,便落下脚,下了床。

这个梦还要做多久啊!周青无精打采的乱看,这梦真是无聊。

“哎呀,糟了,我该不会是睡过头了吧!”不然怎么这么久还没醒来!

随即,一件可怕的事好巧不巧被她记起。

“完了,完了,我写不完了!”

之前光顾着悠闲了,她都快忘记,她这是在赶工呢!又不是放假睡懒觉,怎么能睡这么久!关键是天亮就要到交稿期了,她还没写完呢!要是再不醒来,那个胖子肯定会给她好看的!

“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怎么醒过来啊?”周青有些慌神,走过来走过去。

从前她总是贪恋的梦境里的精彩,现在她却要千方百计的脱离自己的梦,可真是讽刺。

可现在也不是嘲笑自己的时候啊,要赶紧想办法如何出去!

很快,周青想到了她以前看过的电影。

让自己感到痛苦,意识到这不是真实世界,自动出去;或者是遇到生命之忧将自己吓回去。

于是,周青理智的选了第一种。

“嘶,疼疼疼!”周青捂着被自己掐红的手臂,只觉得疼痛难忍,连眼泪都出来了!

“这副身体怎么这么怕疼啊,我还没下重手呢!”

揉搓了好一会儿,周青才缓过劲来。

这么疼她也没能醒来,看来力度不够啊,可要再掐她也不愿意啊,还有没有更直接点的?

于是,周青没得选,上手第二种。

“要怎么吓死自己呢?”周青揉着下巴,环顾周围,思索着。

于是,她盯上了灰墙。

古装剧都是这么演的,不是上吊就是撞墙,但电视里上吊的要好久才断气,再想想刚才,那她不得疼疯了?

不行。

那就撞墙吧!

撞墙好啊,一击命中,毫无后顾之忧。

可是周青离那灰墙只有一两米的距离,显然是不够加速的。

于是周青果断后退到床边,准备来一次百米冲刺。

也许是周青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撞墙一次成功上,她没注意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门外,青禾端着洗脸用的热水跟在兰香的身后。

兰香走到门口,轻轻推开门,让青禾先进去。

谁知青禾刚踏进房门就看到县主正闭着眼睛往旁边的墙壁撞去,心有余悸的她吓的直接扔掉手里端着的水盆,转瞬之间,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撞过来的人拦下。

“县主!”

青禾紧紧的抱住县主,竟然直接吓出了的眼泪。

“县主,您千万别做啥事啊,您有事冲着奴婢来啊!”

青禾一边哭一边恳求,还一边慢慢滑下去,抱住周青的腰不松手。

“县主,您昨晚已经吓了奴婢一次,奴婢真的以为您没了啊!县主,求您了,奴婢求您了!”青禾语无伦次,一边哭一边求周青别做啥事。

兰香也是吓了一跳,快步走过来。

她原先还以为昨晚青禾在和她开玩笑,但今日撞见了却十分后怕,后悔昨晚知情后没当回事,而且,要是她们来晚一步,那县主岂不是?

兰香不敢继续想下去。

“你说什么?我昨晚怎么了?”周青显然没在意多出来的人,而是一把拉住坐在地上的人,质问道:“你说我昨晚怎么了?”她有些不敢想了。

青禾哭得厉害,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县……县主您……您昨晚沉进水里,奴婢……奴婢以为您没了!”

周青跟着回想起昨晚的事。

即便过去一整晚,那种让人无法呼吸的难受还历历在目,仿佛就是上一刻,当时她也没多想,只当是梦境,但现在再想起,总觉得诡异,梦境当真这般真实?

她开始害怕了。

可害怕也不能拦住周青继续想下去。

紧接着,她又注意到了一件事。

在她打盹之前,她记得当时自己除了困,其实还有剧烈的头疼,她很难受,不能继续敲键盘,所以才打算眯一会儿缓解疼痛。

越想越不对劲,越想,心里那个想法越发放大。

周青突然一声不吭的推开抱着她的青禾,扭头就往开着的门跑去,然后跑了出去。

青禾还傻子一般坐在地上,要不是兰香拉她起来,恐怕她都忘记要去追人。

兰香也急了,她还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她将地上的青禾赶忙拉起来,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只留下一句话,“走,快追上县主。”便先追了上去。

青禾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抖着腿跟着跑出去。

那头,周青凭借多出来的记忆一路跌跌撞撞的往前跑,路上遇到了好多陌生奇怪的面孔,她们都用奇怪担忧的眼神看她,还喊她县主。

这究竟怎么回事?

这座府院实在太大了,周青跑了一会儿就有些跑不动,这幅身体被娇养着,简直弱的厉害。

可周青想要快点证实心里的猜想,她喘了口气,继续往前走,隐约还能听到身后的呼喊声,特意往记忆里的小路走去。

又走了不知多久,她终于见到了一扇门。

“县主。”守门的人看到她,忙低头行礼。

但周青显然不在意,“把门打开。”

守门人自然开门。

当沉重的木门打开,周青万分忐忑的走出去。

出了门,往一边看去,周青便看到一副活灵活现的古代街景图。

街上人来人往,都穿着古装,装扮也不像电视上那样浮夸。

她呆愣的扫视周围,所见之处真的没有一点穿帮的痕迹,和她之前去过的影视城完全不一样。

此刻,周青再也不能用做梦来说服自己了,因为这不是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选夫郎要趁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