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精巧细致优雅别致的檀木缕空屏风后,烟雾袅绕,青禾抬手臂蹭去额头上冒出的汗,呼出口气。房间里的碳火正旺,再加这热水,青禾只会觉得浑身冒冷汗,她看向硕大浴桶中的县主,见县主的头正一点儿,一点儿的,看出来都快睡着了了。“县主是困了吧,婢子现在的就来取衣裳来精巧别致的檀木镂空屏风后,烟雾缭绕,青禾抬起手臂蹭去额头上冒出的汗,呼出一口气。。...

傍晚。

精巧别致的檀木镂空屏风后,烟雾缭绕,青禾抬起手臂蹭去额头上冒出的汗,呼出一口气。

房间里的碳火正旺,加上这热水,青禾只觉得浑身冒汗,她看向硕大浴桶中的县主,见县主的头正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快要睡着了。

“县主是困了吧,奴婢现在就去取衣裳来。”她说完,放下手里的帕子,抹了抹手上的水渍,走到屏风处,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衣裳。

青禾拿起藕粉色的衣裳,只觉得适手极了,柔软轻盈,忍不住看了一眼。

可这一看就看到了一个不小的窟窿。

这可不得了了,青禾当场就慌了,睁大眼睛盯着那窟窿猛看,“这,这……”

若是往日,都是她候在一旁,或是帮着兰香姐姐给县主沐浴,但不久前兰香姐姐被公主叫出去,所以现在只有她一人,不免有些大意,这才没发现衣裳的情况。

青禾也不过虚岁十岁,难免遇事会慌张,此刻她只觉得无措极了。

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站着,县主还等着她呢,于是她连忙向县主说道:“县主,您等等奴婢,奴……奴婢重新去给您拿件衣裳来。”说完,青禾便抱着衣裳,匆忙跑去房间另一边找衣裳。

而她没看到,桶里的人正顺着浴桶一点点往下滑入水,先是下巴,再是鼻子,再是发顶。

咕嘟咕嘟……

“唔……”

接着,传来一阵拍打水花的声音。

有人在挣扎,但青禾离的远,又很慌张,所以没有注意到。

没过多久,浴桶再一次恢复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除了一地的水。

房间另一边,青禾取出另一套淡绿色的衣裳出来,然后抱在怀里便朝屏风这里走来。

“咦?地上怎么有这么多的水?”青禾感到奇怪,刚才她离开的时候好像并没有这么多的水。

青禾加快脚步,走到浴桶前,原本靠着桶壁的人没了,而飘着花瓣的水下好像有什么东西。

青禾不敢置信,瞳孔放大,嘴巴颤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县主?”

没人回应她。

“啊!”青禾大声尖叫,“县主,县主!”

她惊的直接扔掉手里的衣裳,猛地贴近浴桶,上身探向浴桶,一手扒着浴桶的边缘,一手伸进水里乱抓,边哭便喊道:“县主,您千万别吓奴婢啊,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由于惊恐,青禾抓了几下也没抓到人,心里越发惊恐伤心,身体也越来贴近水面,脚尖也掂起来。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青禾的手臂。

“啊!”青禾惊恐的尖叫起来,“鬼啊!”

“咳咳,咳咳……”

周青只觉得自的喉咙废掉了,难受的好像溺水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她一边咳嗽,一边睁开眼,又听有人在她耳边叫鬼,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什么鬼?”

对上一张犹如水鬼般的脸,精神绷到极致的青禾吓得直接闭上眼睛,又是大叫一声,“啊!”

周青很想捂上耳朵,但她觉得浑身无力,只能开口道:“你好吵,还有,你是谁?”

青禾是吓惨了,她的脑海里全是县主没了。要不是那只小手还抓着她的手臂,恐怕她已经直接瘫坐在地。

再次听到熟悉的声音,青禾缓缓睁开眼,只见眼前的人正仰起头看她,这人好像是县主。

“县……县主?”青禾颤抖的问道。

“县主?”县主是谁?青禾很是费解,不禁歪了歪头。

青禾看着眼前这个歪头看她的人,终于拉回理智,知道县主还活着,又是高兴,又是还未消失的害怕。

青禾一把握住手臂上的手,激动的泪流满面,“县主,您可吓坏奴婢了,奴婢……奴婢以为您没了呢!”

周青稍稍缓过劲来,她用另一只手拨开挡住视线的湿发,看清了面前的人。

是一个陌生的面孔,还哭得一脸难看,还穿着一身古装。

古装?

古装!

周青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的青禾看。

青禾见她突然瞪大眼睛,赶忙问道:“县主,您怎么了?”

周青没回答,她瞪大眼睛,一点,一点将屋子打量一遍。

不是白墙平天花,而是灰墙斜屋顶!周围全是古色古香的物件,连个插头都没有。

“县主,您在找什么?要奴婢帮您找吗?”

“你……你是谁?”

听见县主不认识自己,青禾又继续掉眼泪,“县主,您怎么了?您别吓奴婢啊!”

县主,哦不,此时应该叫她周青。

周青是一位二十一世纪的好青年,正为即将到来的三十岁生日而奋斗,因为赶工太累,她就眯了一会儿,可谁知,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竟然会是这样。

“我这是在做梦?”周青喃喃自语,不然眼睛一闭一睁就换了环境?

既然是梦,那来到古代也不算啥,刚好最近灵感枯竭,现在梦到了古代就顺便看看能不能找点灵感,于是,周青继续打量起来,全当素材准备。

不过,头上又垂下来的湿发很影响她的发挥,周青伸出手,想去拨开,可这一抬手,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嫩生生的莲藕手臂,白胖的小手?这,这……

“不对,我这是在做梦啊,变成小孩的样子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这副身体有五岁吗?”周青抱着小肉手思索着。

此时,浴桶边扒着的青禾还在抽噎,但她怕县主着凉,便开口道:“县主,您还要泡吗?这水快凉了,您会着凉的。”

“那就不泡了。”说着,周青习惯性的站起身。

可下一秒,一阵水花溅起,待水落下后,周青已经坐回浴桶。她忘记这不是自己的单身公寓了。

不对,这不是她的梦吗?她怕啥?

不过古代洗完澡要怎么做?让丫鬟擦身穿衣吗?

周青疑惑的看向青禾。

青禾轻声询问道:“县主,可要奴婢帮你擦身?”

“要。”

不过,之前拿来的衣裳掉到地上也不能穿了,青禾只能再去取一件来。

可是发生了刚才的事,青禾都不敢将视线离开县主,她走一步便回头看一眼县主,生怕下一眼县主就没了。

直到帮县主穿好衣裳,青禾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周青正一脸开心,心里也乐呵呵。

被人服侍穿衣可真是享受啊!嘿嘿,这样的梦可真好,不过,估计这场梦马上就要醒了,她又要继续赶工了,还有,她现在好困啊!

呵,梦里睡觉还真是浪费啊!

周青缓缓闭上眼,等着梦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选夫郎要趁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