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鑫磊的一只脚,像拖一具尸体一般陆琛将他拖到了楼梯间,苏沫再打开手电也跟随走了回去。昏黄的灯光下她浑圆的大眼睛看起来分外澄澈很明亮,目光注视着陆琛。他握着军棍的一端,有以下没一下的手把玩着,像是在给他的囚犯加设无形的心里压力。鑫磊说不出话而已拼命地的摇昏暗的灯光下她浑圆的大眼睛显得格外清澈明亮,注视着陆琛。。...

提起鑫磊的一只脚,像拖一具尸体一般陆琛将他拖到了楼梯间,苏沫打开手电也跟着走了出去。

昏暗的灯光下她浑圆的大眼睛显得格外清澈明亮,注视着陆琛。

他握着军棍的一端,有以下没一下的把玩着,像是在给他的囚犯增设无形的心里压力。

鑫磊说不出话只是拼命的摇头扭曲着身体妄想从这个魔鬼手中逃脱,他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看着陆琛,额角的冷汗不停落下,男人眼眸里没有一丝情感起伏,像是欣赏够了他这副丑态,充满肌肉力量的手臂微微抬起军棍,伴随着棍子破空而来的声音,鑫磊闷哼出声。

这一棍子抽在了他的胸膛上,胸口像是被劈成了两半,痛的鑫磊一张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眼泪鼻涕糊了整张脸,嘴里不停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好凶残啊,苏沫举着手电筒心里替鑫磊默哀三秒钟。还没承受几下陆琛的棍子,地上的人就像死鱼一样躺着不动了。

这也不能真闹出人命,她适时的开口制止:“够了够了”。陆琛收住棍子,转了转手腕,关节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嘴里的声音低沉且动听:“废物”。

跟你比起来可不就是,苏沫没把心底的话说出来,她上前确定地上的人只是昏死过去后,松开鑫磊的绳子一脚就将他踹下了楼梯。

见她干净利落的一套动作,陆琛收好棍子笔直的长腿一迈就准备上楼了,本来他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如果不是蒋玉莲的嘱托,他连看都不想下来看一眼。

苏沫喊住了他:“等下”。

她将刚刚放在角落里的蜡烛抱了出来,抽出一包替了过去,眼里布满真诚与感激:“这包给你,你那估计也没蜡烛了吧”。

她的手托着蜡烛包,袋子上面沾了些血迹,样子有些渗人。

“你拿命换的,要给我?”陆琛眉头一挑,一向静如深潭的眸子有了丝波澜。

苏沫点点头:“手电也经不起几天的耗电啊,你拿着吧”。

现在的电池确实也是用一块少一块的东西,店铺都关着门想买也买不到,陆琛不会轻易浪费但他也不缺。

见他迟迟未接,她直接拉过陆琛的一只手,将蜡烛放上去,男人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掌心覆着一层层薄薄的茧子,指尖的触感让她心里感叹子这是日积月累的训练才留下的吧。

拿着蜡烛两人各回了屋子,苏沫料的不错,陆琛确实早就耗尽了蜡烛,但他的行动没有受到一点影响,凭借着敏锐的感官能精确的找到家里的每一样东西。

蜡烛被他放在了桌子上,没有点燃,一片黑暗里他望着带血的透明包装袋难得的出神了。

这边,苏沫堵好门口检查了床底的包裹发现东西都还在后拍拍胸口,彻底放松了,现在的东西起码还能维持一周,她暂时可以不用出门了。

黑暗降临的第120个小时。

已经过去了5天,自从鑫磊被教训了一顿之后,苏沫的楼下彻底没了动静。

城市的通信还是没有恢复,电路也一样,外面依旧循环播报着小心出门的广播,她住着的这个小区已经一连发生了好几起入室抢劫案件。

每回听见外面那些被破门而入住户的惊声尖叫,掠夺物品的声音。她就对着门窝在沙发上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拿着手机按着陆琛的号码,就怕自己被抢了。

有次她不小心的把电话播了出去,还接通了,在她尴尬的解释了下发现对方也没挂断后,苏沫胆子大了起来,经常借着手滑的名义,每次听见一些异常的响动就给陆琛打电话,哪怕那人一句话也不说,只有她一个人絮絮叨叨她也觉得心安。

毕竟这位大佛的安全感十足啊。

这两天他习惯了总是接到‘不小心’打来的电话。

漆黑的房间里,唯一的亮光是桌上手机屏幕里苏沫打来的电话发出的光芒,接通后喋喋不休的软萌女声从听筒传出。

陆琛只穿着一条及膝的运动裤,露着精壮的上半身,背后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

他每天都会运动一会,举着杠铃做着臂弯举的动作,一上一下,汗珠从充满爆发性的肌肉上落在地上,溅出水花,有时候听到苏沫讲到一些搞笑的趣事,他也会弯起凉薄的嘴角,神情莫名的愉悦。

黑暗降临的第168小时。

这是黑暗降临的7天,苏沫也已经平安的度过了6天,外面的治安越来越糟糕,最近也已经听不见广播播报的声音了,有楼上这尊大佛在她没有对自身的安全问题感过于恐慌,但这片似乎已经亮不起来的天空却让她越来越忧愁。

无尽的黑暗会让人们变得的疯狂,整个社会都将榱崩栋折,这局面不是她想看到的。

她如往常一样窝在沙发上,墙上的指针已经显示是下午六点钟了,楼下有些动静她也没在意只当是鑫磊饿的又不敢来骚扰她。

开了一盒罐头当做晚饭,家里的食物每日的定额都苏沫被分配的很好,只是这样下去她迟早还是会饿肚子的。

刚吃了没几口,自家的屋外就起了窸窣的响动,

苏沫警觉,立马放下罐头拿起了匕首移动到门口。

“谁?”她压着嗓子开口问道

响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个苍老的女声:“孩子,我是住三栋的就在你对面,我几天没吃东西了,你行行好给婆婆我点吃的吧”。

苏沫是长得可爱人畜无害了些,但她又不是傻子,隔了一栋楼来找她这个素不相识的人要吃的,谁信?。

“我去问问我老公,你等等”当务之急是拖住外面的人,她这门只有一张桌子堵着口子,只怕一脚就被人给入室抢劫了。

门外的是个有点驼背的老妇人,一头灰白的头发,一双精明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身上的皮肤褶子遍布斑斑点点,老态龙钟。她的身后还站着两个正直壮年的男子,两人手里各拿了一把大砍刀,神情凶恶。

“三楼那小子不是说这家就一个女人么,怎么是对夫妻?”楼梯口,两个面容猥琐身材干瘪的男人交头接耳着。

“应该错不了,这小区住的大多数都是南大的学生,这女的撒谎了吧”

他们一行一共五个人,两个正直壮年的男子是妇人的儿子名为大壮和二壮,今年刚因盗窃罪而出狱,另外两人则是跟着兄弟二人一起犯下过罪行的小弟。小区里发生的几起抢劫案都是出自几人之手。

今日正好偷摸进了苏沫在的这栋楼,倒霉的鑫磊第一个中招了,本就受伤挨饿的他更是被打的半死不活,本着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心态,他将楼上的苏沫给卷了进来。

原本只打算抢一家的五人,一下就来了心思,独居女学生,这可是上等的肥肉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末日之厨娘当道”,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