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气爬完了十层楼,居然还脸不红气不喘的,这样的结果,让段枫本人都倍感很是吃惊。除了因为剧烈地运动引发的非常强烈心疼感外,段枫的身体并也没觉得到其他的不很舒服。原来是,段枫只要你能忍耐住非常强烈的心疼感,他慢跑的速度不但能快很多,他的耐力也能比常人强很多啊除了因为剧烈运动引起的强烈心痛感外,段枫的身体并没有感觉到其他的不舒服。。...

一口气爬完了十层楼,竟然还脸不红气不喘的,这样的结果,让段枫本人都感到很是惊讶。

除了因为剧烈运动引起的强烈心痛感外,段枫的身体并没有感觉到其他的不舒服。

原来,段枫只要能忍受住强烈的心痛感,他跑步的速度不仅能快很多,他的耐力也能比常人强很多啊!这一点,是段枫从前从来没想过的。

不过话说回来,像剧烈的心绞痛这样非人的折磨,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忍受的了的。

距离考试正式开始的时间,还有七分钟的时候,段枫就已经坐在考场里了。

虽然明知道自己对接下来的考试试题会一无所知,虽然清楚即便是小学生都能答上来的送分题,段枫也不认为自己能够答对。

但是,好在段枫似乎一直都是一个情感不太丰富的人。他无论心里是否紧张,无论自己当下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段枫都不会轻易把这些表现在脸上。

在段枫看来,心情这个玩意儿,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不能随随便便让人知道。

米国一高举办的这场转校生摸底考试,并没有规定没上过学的人不可以参加考试。原则上,只要是交了一千块钱考试报名费的人,就有资格参加米国一高转校生摸底考试。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如果不是真有两把刷子的学生,根本不会轻易缴纳一千元的考试报名费,来米国一高参加转校生摸底考试的。

一来,一千块钱的考试报名费,在学不到任何东西,单单是参加一场考试的花费这方面来看,并不算一笔小数目。

二来,万一交了报名费参加完考试之后,结果名落孙山,没有被录取。这样的结果,对于现阶段非常敏感,大多数都很要面子的高中生来说,无疑是一件既让人伤心难过,又让人很丢脸的事情。

至于没有上过一天学的人,竟然愿意花费一千块钱的报名费,只为了参加一场考试。这样的事情,米国一高的全体师生压根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

在这个崇尚科学,崇尚文化知识的年代,难道还有活了十六七岁,竟然连一天学都没有上过的人存在吗?这不能够啊!

即便真有这样的人存在,他应该不会傻到愿意白白浪费一千块钱,就为参加一场注定要考倒数第一的考试吧!

不能够吧?

如果真有这样的奇葩存在,那他一定是个傻缺吧!这是要自掏腰包,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是个大文盲,然后让所有的人都见证他自己啪啪打脸的节奏吗?

然而,正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段枫就是这样一个人,十七岁了没有上过一天学不说。这一次竟然还不惜交了一千块钱的报名费,只为了参加一场在别人看来注定要考零蛋,注定要被所有人嘲笑的考试。

然而,在结果尚未出来之前,所有的推测都仅仅是推测而已。到最后究竟是段枫被现实啪啪打脸,还是段枫用事实啪啪打了别人的脸,一切都尚未可知。

段枫已经交过考试报名费了,所以理论上说,他绝对是有资格参加这场考试的。

至于最后到底谁能成功转校到米国一高来,并不是看考生之前在哪个学校上学,之前取得过怎样的成绩来决定的,而是要看这一次的考试总成绩。

正常情况下,由米国一高校内部的,年级最优秀的教师出的转校生摸底考试的试卷,肯定要比本校学生期末考的试卷难度要高出很多。

所以米国一高在接收转校生的问题上,坚决不看他们以前的成绩,仅仅以这一次的考试成绩为是否录取的标准。这也从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米国一高的老师们对自己出试卷的水平是很自信的。

随着急促的铃声响起,试卷一张张发了下来。每个考生的座位和座位之间,都留有很大的距离。所以关键时刻,想要瞄一眼邻座考生的试卷,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多媒体教室虽然有三十六度无死角的监控摄像头,在学生们考试的时候,也有专门的人负责坐在监控室里,严密观察着考生的一举一动。但是,每一个考场上还是安排了十个老师,不断地来来回回巡查考场的每一个考生。

他们都是经验丰富,训练有素的监考老师。从教年龄都在二十年以上,而且他们似乎都有一双火眼金睛一样。考场上考生们的任何一个细微的举动,都不可能躲过他们的火眼金睛。

所以在这样的严密监视下考出来的成绩,绝对都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考出来的。

因为考试作弊的情况,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试卷都是八月二十九日晚上刚出好以后,就交到学校档案室密封起来的,考生们也根本不可能提前知道考题。

考场上的气氛非常严峻,考生们每当被监考老师的目光盯上了,就会立马心跳加速,如芒在背。心理素质稍微差点的,当场就会双手发抖。双手抖到握不住笔的考生,也大有人在。

当其他的考生拿到完全陌生,难度系数超高的试卷的时候,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瞬时感觉空气变得稀薄了很多,呼吸都有点困难的时候,段枫表现地却很是淡定。

段枫拿到试卷以后,情绪上甚至没有任何的波动。

和其他的考生一样,虽然段枫也不知道试卷上会出怎样刁钻的考题,但是无论出的考题简单与否,对于段枫而言都是一样的:不会做。

拿到试卷十分钟的时候,就在所有考生都抓耳挠腮,绞尽脑汁地答题的时候,段枫却突然感觉到一阵难以抵挡地困意袭来。

骷髅头果然没有欺骗段枫,妈妈死后留给段枫的那支黑森林牌的钢笔,真的可以在没有段枫驱使的情况下,自行答题。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黑森林牌的钢笔自己写得答案是否正确,但是段枫只需要握着黑森林牌的钢笔,无需动脑,跟着钢笔的轨迹移动,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了。

首先考的是语文,满分一百五十分。语文试卷总共有两大张纸,对折起来算的话总共有八小页。

短短十分钟的时间,黑森林牌的钢笔就已经完成了八分之一的考题。

黑森林牌的钢笔好像也能像一个人的大脑那样会思考,每当要解答下一道题的时候,黑森林钢笔也会停下来审题,然后再下笔写出答案。

困意袭来的时候,段枫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如果段枫抵挡不住困意,在这个节骨眼上睡着了的话,他的手不仅不能再继续握笔答题了,而且还很可能会被监考老师赶出考场。

段枫非常努力地和困意做着斗争,然而拿到试卷二十分钟的时候,段枫终于还是一不小心睡着了。

也许段枫就是一个奇怪的人,他不仅拥有着奇怪的体质,还拥有着奇怪的人生。也许,从段枫一出生的时候开始,“奇怪”这两个字就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眼下,奇怪的事情正在段枫的身上继续上演着。

自打段枫握住黑森林牌的钢笔,在试卷上写下第一个字开始,段枫的手就像和黑森林牌的钢笔长在了一起一样。

即便段枫在考场上睡着以后,他的手还是牢牢地握着黑森林钢笔,而黑森林牌的钢笔还是像没受到任何影响一样,正常答题。

段枫只知道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好像得了嗜睡的毛病,特别容易犯困。但是段枫从来不知道自己睁着眼睛,坐着也能睡着。而且段枫还能在睁着眼睛睡觉的同时保持坐姿不变。

真是奇了怪了。

按照黑森林牌的钢笔正常的答题速度,从段枫拿到试卷,到黑森林牌的钢笔自行答完试卷,总共用了八十一分钟的时间。

语文考试总共是一百五十分钟,眼下还有六十九分钟。

黑森林牌的钢笔答完试卷以后,段枫握笔的手指竟然感觉到一阵突如其来的灼热疼痛。

尖锐的刺痛感,让段枫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苏醒以后,段枫不动声色地保持原来的姿势清醒了一分钟。

凡是进入考场的考生,一律不允许携带手机,就连手表都不能佩戴。不过这些规定对段枫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段枫既没有手机,也没有佩戴手表的习惯。

段枫抬头看了一眼黑板正上方的圆盘钟表,眼下距离语文考试结束还有六十多分钟。

虽然不知道试卷上的答案正确与否,事实上段枫连试卷上的考题都看不懂,但是他还是详细地检查了一下试卷。

段枫检查试卷,不是检查有没有因为粗心大意做错的题,而是检查一下有没有空着没做的题。

来来回回检查了三遍,段枫确认所有题都做完了之后,便在所有考生和监考老师无比惊讶的目光注视下,直接拿着试卷交到讲台上去了。

既然已经完成了所有的考题,已经完成的考题,段枫根本检查不出来对错。既然如此,即便还有六十多分钟才到语文考试结束的时间,段枫也觉得实在没必要浪费时间继续等下去了,干脆交卷了事。

还剩六十多分钟语文考试就要结束的时候,答题速度一般的考生,基本上才刚开始做阅读理解题。成绩比较好点,答题速度稍微快点的学生,也不过刚开始动笔写作文而已。

然而,就在所有的同学都神情紧张,争分夺秒地奋力解答试卷的时候,段枫却争分夺秒般地把试卷交了上去。

这也太打击人了。看到段枫这么快就上交了试卷,原本就感觉时间太过仓促,完全不够用的考生们,心理压力顿时更大了。

如果说段枫交试卷之前,担心时间不够用的考生们心上压着一块石头的话。那么段枫在含义不明的众目睽睽之下,把试卷交给监考老师地时候,压在考生们心上的石头立马变成了一座大山。

这是要死人了的节奏啊!

段枫并不是第一个交试卷的,在他之前还有一个考生交了试卷。但是两人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第一个交试卷的考生,是因为自己看着百分之八十左右都不会做的考题,心态一下子就崩了。

于是从拿到试卷开始,第一个上交试卷的考生,便开始手心冒汗,头晕眼花,双耳嗡嗡作响,一副随时都有可能休克的样子。

越是深入研究课桌上的试卷,第一个交试卷的考生便越是觉得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如果煎熬到语文考试时间结束的最后一秒的话,第一个交试卷的考生感觉自己根本不可能从考场上活着走出去。

为了留下自己的半条命,第一个交试卷的考生便硬着头皮,基本上靠蒙的,就那样把选择题给做完了。前几页的考题,他也胡乱地完成了个大概,而位于最后两道题的阅读理解和作文,他则一个字都没有写。

米国一高转校生摸底考试,只考语文,数学和英语三科。先是考语文,第二考数学,最后考英语,一气呵成,每场考试之间只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考试完全结束以后,考生们自行回家,所有的监考老师们则需要留下来,当天就要加班加点地把所有考生的试卷批改出来。

明天就是九月一号正式开学的日子了,八月三十日这天举办的这场转校生摸底考试的考试结果,需要在明天开学的时候公开公布出来。

和往年一样,这一届参加升入高二的转校生摸底考试的考生人数,也在五六百个。

五六百考生的各科考试成绩,不仅要在半天的时间批改出来,还要在保证效率的同时不能出现任何误判的情况发生。

因为试卷在八月三十日当天批改出来以后,九月一号的时候,所有考生的试卷是要发还给考生本人的。

如果考生发现自己有哪道题没有做错,结果却被老师批改成错的,那么批改试卷的老师可是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的。

为了体现米国一高全体老师的严谨和负责,也为了对所有考生缴纳的那一千元的考试报名费有个交代。

只要出现了老师批改错考生的试卷,有人检举出来的,批改错试卷的老师,所要受到的惩罚,轻则降职减薪,重则直接开除。

三场考试的过程中,段枫几乎都在睡觉。面对完全看不懂写得是啥的试卷,段枫是否保持清醒,并不重要。

因为事实上段枫只是一个摆设,黑森林牌的钢笔才是扮演考生角色的所在。可以毫不谦虚地说,如果没有黑森林牌的钢笔帮段枫答题,他根本不可能写出一个字出来。

从某种程度上说,段枫还要庆幸自己一拿到试卷就犯困呢!如果自己只是握着笔像傻瓜一样干坐着的话,段枫很有可能没有耐心等到黑森林牌的钢笔答完题,就得把试卷给交上去了。

刚拿到试卷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黑森林牌的钢笔刚答完试卷,段枫就又苏醒了过来。

不得不说,这样的一番骚操作,真的是太符合段枫的胃口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是你的僵尸粉”,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