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豆一脸迷惘的看向沈青依:“娘,我们去哪里?”他们很穷,也也没亲人,大家都对他们避之还来,他们能去哪里?这期间,天空又打了几次雷和闪电。每当闪电亮起,整个天空跟大地被点亮如白昼通常,甚是吓死人。沈青依上次了想好了,买的凶宅就在村东头,距离她每当闪电亮起,整个天空跟大地被照亮如白昼一般,甚是吓人。。...

米豆一脸迷茫的看向沈青依:“娘,我们去哪里?”

他们很穷,也没有亲人,大家都对他们避之不及,他们能去哪里?

这期间,天空又打了几次雷和闪电。

每当闪电亮起,整个天空跟大地被照亮如白昼一般,甚是吓人。

沈青依刚才已经想好了,买的凶宅就在村东头,距离她们住的地方很近。

先去看看有没有能避雨的屋子。

如果没有,就去之前藏孩子们的山洞。

不管怎么样,她们必须尽快找到一个能避雨的地方。

“米粒你背着妹妹,我拿上被褥席子,咱们先去凶宅看看,总比在这里淋雨强。房子要是塌了,咱们一家都得玩完。”

对于凶宅,米粒和米豆心中即是好奇,又是害怕。

见娘要去,二人也没说什么,米粒背过米花,米豆拿起包袱,紧紧跟在沈青依身后。

天空有雷声,也有闪电。

闪电照亮大地,这让夜间的路好走了不少。

期间米花害怕的全身颤抖,却一声没吭,本能的紧紧地抱着自家大哥,把小脸深深地埋在米粒瘦弱的背脊上。

宅院的大门并没有锁,沈青依用力一推,年久失修的大门嘎吱嘎吱的响了起来。

在这时不时电闪雷鸣的深夜中,突兀出现的嘎吱声尤为吓人。

沈青依却不怕,目光就着闪电的亮光搜索着。

“别怕,世上可怕的永远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娘,我不怕。”

“娘,我不怕。”

“米花也不怕。”

孩子们声音颤颤的,说的话却尤为坚定。

有娘在,他们什么都不怕。

“不愧是娘的好孩子。”

沈青依夸赞孩子们,眼睛却一时都没闲着,最后目光落在了眼前的门房上。

“这间门房整体还不错,咱们赶紧进去。”

推开门房的房门,沈青依立马躲开,见尘土散的差不多了,这才带着孩子们进入。

就在一家四口刚进房门之际,外面的大雨哗的一声下了起来。

沈青依点燃油灯,然后开始打量屋中摆设。

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大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

床上虽然落满灰尘,但完好能住人。

因为天色太晚,沈青依直接把草席铺了上去,之后铺上被褥,然后让孩子们上床。

之后开始在屋里检查了一圈,见房顶不漏雨,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至于窗子处漏雨,那都不算事,漏不到床上就行。

孩子们还小,再加上这么一折腾,也顾不得害怕了,困意袭来,不一会就在床上睡着了。

沈青依给孩子们盖好被子,打算坐在床边凑合一宿。

迷迷糊糊之际,房门被敲响。

沈青依瞬间清醒,看着被敲响的房门,眼中闪过一抹寒光,轻手轻脚的来到门后。

“有人么?”

沈青依以为自己不答应,外面敲几声也就走人了。

哪成想竟然直接推开了屋门。

见门被推开,沈青依皱眉。

手中没有趁手的兵器,在房门被打开的瞬间,直接欺身而上,手成爪状,直奔开门者的喉咙。

来者没想到屋内会有人,反应快速的闪身躲开,沈青依紧追而上,招招狠厉,打算把来者拿下。

“我不是坏人。”

沈青依不语,下手更狠了,直奔来者要害。

坏人可不会说自己是坏人。

被沈青依穷追不舍的打,来人急了,语气也跟着急了起来。

“我真不是坏人。”

“傻子才信。”

沈青依找到机会,一个手刀直接把来人敲晕。

确定人真的晕了,沈青依瘫坐在地。

这一番激烈的动作,要是放在以前,就跟喝水一样简单,脸不红气不喘。

可现在,她却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这身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弱。

见孩子们呼吸平稳,睡得香甜,并没有被吵到,沈青依松了一口气。

幸亏今个下大雨,雷声也大,不然孩子们保准被惊醒。

休息了一会,站起身,用来人的外套,把人绑在了椅子上,之后来到床边,坐下闭目养神。

公孙青止是被冻醒的,睁开眼,发现自己不仅脖子痛,全身都痛。

刚要活动下筋骨,发现自己被绑住了,脖子上还多了一把菜刀。

还是那种豁口的刀,很钝的那种。

这刀能有什么用?

他觉得自己被鄙视了,还是那种深深地鄙视。

但想到昨天那个身手异常厉害的人,公孙青止也就不计较这个刀如何了。

“你是谁,来我家干什么?”

米粒神色严肃的看向眼前一身狼藉,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

一觉醒来,发现自家多了个男人,天知道他有多惊恐。

幸亏是被绑着的,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就是来避雨的,我不是坏人。”

公孙青止全身放松,语气温和,尽量的把自己表现得像是个好人。

想想他也够倒霉的。

听说大哥带人过来有大事要办,他好奇啊,就带着人悄悄地跟过来了。

哪成想刚到就被算计。

好不容易逃出了包围圈,结果遇上倾盆大雨。

总算找到了能避雨的地方吧,竟然还差点被打死。

他啥时候受过这等委屈?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再多委屈他也得受着。

要是让大哥和他那些手下知道,还不得笑掉大牙。

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米豆像是看白痴一样看向公孙青止:“娘说坏人是不会说自己是坏人的。”

“你们看我像是坏人么?坏人有我这么好看么?”

为了能混口饭吃,换身衣服,公孙青止豁出去了。

要知道他这张脸,除了大哥,没人比得上他,他可是男女老少通杀的,他就不信这两个孩子还会把他当坏人。

要不是全身酸痛,头也晕乎乎的,他至于在这里跟这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低声下气么?

啊啊啊,太难受了好吧。

大哥你怎么还不来救救你可爱的弟弟?

米花从米粒身后探出毛烘烘的小脑袋。

“好丑,还没娘一根手指好看,一定是坏人。”

“……”

公孙青止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丑?

眼前这个丑不拉几的小猴子,竟然说他丑。

他可是美男,美男,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谁敢说他丑?

眼前这几个才丑好吧?

干巴巴的像猴子。

穿的那叫什么?

除了比要饭花子干净点,根本就没过人之处好吧。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公孙青止可不敢说,他怕啊。

万一被打死怎么办?

“我真的不是坏人,你们看我这样子,哪里像坏人了?”

公孙青止都快哭了。

好冷,好饿,好疼。

他再也不偷偷的溜出来了。

他好想念自己那温暖的被窝,丰盛的食物,软软香香的侍女。

三个孩子整齐的点点头。

“真不像好人。”

公孙青止闻言脸黑了白,白了红,红了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陌上柔桑有佳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