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片太医,仅有太医院院使苏云海也没来,所以还在老夫人那边,剩下的全部都目光炯炯用一种猫头鹰独有的目光灼灼的望着顾珞。顾珞:......被这么一群猫头鹰盯着,下意识做了个咀嚼吞咽的动作,接着试探性道:“您几位......”之后给顾珞递银针的大夫立顾珞:......。...

那一片太医,只有太医院院使苏云海没有来,应该还在老夫人那边,余下的全部都目光炯炯用一种猫头鹰特有的目光灼灼的看着顾珞。

顾珞:......

被这么一群猫头鹰盯着,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然后试探道:“您几位......”

之前给顾珞递银针的大夫立刻就笑嘻嘻上前,“顾大夫是怎么确定,老夫人的昏厥和中毒无关的呢?”

这是他们最关心的点。

虽然宁国公府那么大的惊天大瓜他们也八卦,但是人活着什么最重要呢?当然是命!

有些瓜能吃,有些瓜不能吃!

但是,探讨医术,永无止境。

宁陵记挂着家里的事儿,朝这几位太医点了个头,大步离开了。

他一走,原本还有些拘束的几位太医立刻朝顾珞那边围过去,箫誉一看这架势,两步走到顾珞身边直接把人拽到自己身后,“干嘛呢干嘛呢,人家一个民间大夫都能确诊的病你们都确诊不了,难道不应该反思一下么?”

几位太医:......

您堂堂一个太子爷,跑人家家里吃瓜看戏也就算了,现在戏都唱完了,你怎么还没走!

哼!

他们是绝对不会承认,他们刚刚眼里只有顾珞,根本没有看到走在前面的太子爷!

被箫誉一吼,几位太医鸟散状散开,那个递银针的就道:“殿下,臣等就是在反思啊,我们百思不得其解,顾大夫到底是怎么确诊的,想要探讨一下,殿下放心,太医院对民间神医一向是礼遇有加的。”

箫誉哼了一声,“礼遇有加顾奉元算什么?”

这话让几个太医脸色骤然尴尬,递针那个顿了一下,叹了口气。

“臣知道殿下因为顾奉元的事心里难受,臣几个也难受,别人不说,臣的针刺技术能长进那么大,多亏顾院使亲自指点,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臣一直拿顾院使当亲人。”

顾珞一瞬间眼睛就睁大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当亲人?意思就是当爹呗!

但是,你看上去都六十多了,你确定你要和我平辈儿给我爹当儿子?

箫誉原本立在顾珞身前是看不到顾珞的神色的,但是他蓦的转头,朝顾珞道:“他今年实际年龄二十五。”

因着刚才箫誉匆忙间将顾珞一把拉开,两人现在的距离极其的近,他垂着眼看着顾珞,声音带着气息就那么笼罩在顾珞头顶。

要是现在顾珞抬眼去看箫誉,一定能从他眼底看到一片炽热。

可惜......

顾珞全部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对面那张实际年龄二十五的脸上。

她上一次遇到这样一张容貌和年龄极其不相符的脸时,还是在一本扑街小说里,里面一个精通水利的小兄弟就是如此。

十几岁的年龄长了一张彪壮大汉的脸!

天将降大任也必先苦其心志?

顾珞心里巴不得和太医院的人结交呢,眼下人家表现的友善,顾珞就立在太子爷身后,笑道:“其实没什么,我是因为知道老夫人屋里她最喜欢的那盆花被倒了药汤,所以才猜测老夫人今儿一早生了一场大气,诊脉的时候又从脉象上验证了。”

太医院几个大夫:......

递针的那个皱了皱二十五岁的充满褶子的眼角,“就这么简单?”

“是啊,不然您几个难道当真以为我比您医术高?运气而已,您几个应该是被那毒吓到了,所以乱了分寸才忽略了老夫人实际的脉象。”

几个太医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齐齐叹了口气。

“没想到,我们竟然败于托梦。”递针小伙儿摇摇头。

旁边一个大夫就道:“不过,顾大夫能得到托梦,可见也是缘分,等老夫人这病好了,想必会再重谢顾大夫。”

这大夫说完,递针小伙儿看了箫誉一眼。

不知是因为这小大夫也姓顾也和同济药堂有牵扯还是怎么,他没忍住,僭越的提醒了一句,“顾大夫初来乍到,凭着顾大夫的本事,以后在京都行医的日子还长着呢。太子殿下都钦点了顾大夫的医术呢。”

顾珞怔了一下,听出这话音里的提点。

在朝为官,端的是暗涛汹涌起伏跌宕。

这太医愿意当着太子爷的面提醒她一句,这份情她领,“今日班门弄斧了,三日后我来给老夫人瞧腿,您要是有兴趣,到时候我把脉案写了,您有空来同济药堂瞧瞧?”

箫誉一脸不耐烦摆摆手,“行了行了,还在人家府邸聊上天了?太医院要是实在太清闲,匀几个来民间呗。”

几个太医立刻不敢再多言,行礼告退。

他们一走,箫誉转头朝顾珞道:“顾大夫今天真厉害!”

顾珞:......

你这语气怎么就跟箫誉一模一样啊,都跟哄孩子似的:哇,我家宝宝真棒,都会吃手手了耶!

俩人离得有点太近,顾珞朝后退了一步,抱拳做礼,“殿下过奖。”

箫誉笑道:“这怎么能叫过奖呢,你实至名归,明儿我就求了父皇恩典,往同济药堂给你送个锦旗去。”

顾珞:!

后面大山子和大河子目瞪口呆望着太子。

御赐锦旗?

给我小红兄弟?

“不用不用,殿下实在太看得起我了。”

箫誉看着顾珞,舌尖儿扫过后槽牙,一瞬间不太想做人了,他身体略略向前一靠,“我不是看得起你,我是看得上你。”

顾珞:哈?

箫誉说完,唯恐自己控制不住不做人不做的太彻底给露底了,忙朝后退了一步,转头扬长走了。

说最骚的话,跑最快的路!

顾珞:......

果然和箫誉是主仆俩,这说话都一样的骚!

太子爷一走,大山子和大河子这才上前,十分好奇的看着他们在那里翻白眼的小红兄弟,“殿下说啥了?”

顾珞看了大山子和大河子一眼,捻着手指道:“他说,他和他未来太子妃感情十分好!”

大山子差点膝盖一软直接跪了,“哈?为啥要说这?”

大河子舔舔有点发干的嘴皮,“这关咱们什么事儿?”

顾珞就翻白眼道:“炫耀呗,秀呗。”

说这话的时候,她丝毫没有一丁点代入感,自己就是那个未来太子妃。

他未来太子妃顾珞和自己女扮男装顾珞有什么关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太子爷的团宠医女飒爆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