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陵就守在老夫人跟前,眼见得她睁眼,立时弯下腰弯下腰,“祖母,祖母你觉得怎么样?”老夫人眼珠动了动,本来有些焕散的目光渐渐地聚焦于,看向宁陵,伸出手抚上他的脸。养尊处优的老夫人,手上连几道皱纹都也没,抖加紧在宁陵脸上逗留少顷,终是张口,“让你怕了,祖养尊处优的老夫人,手上连一道皱纹都没有,抖着手在宁陵脸上停留须臾,终是开口,“让你担心了,祖母没事。”。...

宁陵就守在老夫人跟前,眼见她睁眼,登时俯身弯腰,“祖母,祖母你感觉怎么样?”

老夫人眼珠动了动,原本有些涣散的目光渐渐聚焦,看向宁陵,伸手抚上他的脸。

养尊处优的老夫人,手上连一道皱纹都没有,抖着手在宁陵脸上停留须臾,终是开口,“让你担心了,祖母没事。”

声音不大,不过在这落针可闻的屋里,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刚刚还气息孱弱几乎就要断气的人,现在不光睁了眼还说了话,顾珞可是只灌了一碗药下去啊。

太医院的几位御医目光灼灼的看着顾珞,顾珞则朝宁陵道:“宁世子放心,我再开几副药给老夫人吃了,三天就能正常饮食下地活动了。”

她略略顿了一下,又道:“不过,今儿老夫人身体虚弱,不适合瞧腿上的问题,等三天以后我再来瞧。”

宁陵当即朝顾珞抱拳,“多谢顾大夫。”

“顾大夫,老夫人这病症,您是如何解的?”给顾珞提供银针的那位御医忍不住心下好奇,问道。

他的这个您字让大山子和大河子交换了个眼神。

顾珞立在床边,看了一眼自始至终都没有朝床边靠拢一步的宁国公和宁孝安,道:“老夫人脉沉而弦细,寒症无疑,这寒症,一则与她被人常年下毒有关,二则,鬼压身,阴气浓重,自然身体受到阴寒入侵。”

最后一句,当然是胡说八道。

她瞧着宁国公倏忽间再次变脸的神色,继续道:“不过,这些都不是老夫人今儿昏厥的主要原因,论其根本,应该是今儿生了一场大气吧。”

她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窗边那盆花。

满屋子的人精,谁看不懂这个眼神呢!

“肝阳上窜,怒火喷发,再加上身体寒邪入侵,故而引发惊厥,大凡寒厥必死,今不死,是为腑厥而非脏厥,若是再有寒厥由脏厥引发,我也束手无策。

今儿开的就是温通脉络的,之前他们两个针刺,也是捻补通络。”

顾珞说的面无表情,仿佛只是在辨症。

她说话的时候,箫誉一条腿曲起搭在另外一条腿上,胳膊肘撑着打起来的腿,拇指抵在嘴角,压着上弯的嘴角克制着笑意,看着她。

等顾珞说完,他霍的起身,啪啪拍了两下手,“顾大夫好医术,以后本王要是有个头痛脑热,还要多劳烦顾大夫了。”

太医院御医们:......

虽然但是!

太医院院使苏云海看了宁国公一眼,咳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朝顾珞道:“顾大夫好医术,不过,老夫人才刚刚醒来,你这番话当着老夫人的面说出来,实在是......略有不妥。”

还不等顾珞开口呢,箫誉就道:“哪句不妥,是老夫人常年被人下毒不妥还是老夫人被鬼压身不妥?难道要瞒着老夫人,继续让人给他下毒?你这脑子怎么长的?确定有智慧?”

当着一众同僚的面被太子爷这么怼,苏云海脸上挂不住,面皮一白,道:“殿下误会了,臣不是这个意思。”

箫誉直接冲他吹了个口哨,“那什么意思,这么大个人了,连自己个是什么意思也表达不清楚?你们太医院开例会的时候,他们能听懂你说什么吗?”

苏云海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倒是宁国公冷哼一声,十分不悦的看着箫誉,“殿下何必在臣的家里为难他,殿下这是为难他呢还是为难臣呢!”

箫誉就道:“一举两得呗!”

“你!”宁国公那怎么都压不下去的火气一瞬间就从天灵盖冒出来了。

却是在他怒视容阙的刹那,宁陵一边给老夫人掖了掖被子一面转头看他,“父亲,你就不想上前看一看你的母亲?毕竟亲儿子呢!”

还不等宁国公反应,箫誉噗嗤笑出来,阴阳怪气道:“毕竟亲儿子呢!”

宁国公差点一个倒栽葱栽过去。

不过,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他的确是应该在老夫人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冲过去的,他已经延误了最佳时机,此刻就不好继续发火,只能吞下这口恶气,走上前。

他上前,宁陵就退开。

不过,在宁国公走上前的一瞬,老夫人默默的翻了个身,屁股一撅,面朝里躺着去了。

众人:......

一直觉得老夫人面目可憎的顾珞,在这一刻都觉得她“眉清目秀”了点呢。

宁陵退开,朝顾珞做了个请的动作,“家里事多杂乱,就不多留顾大夫了,三日后我亲自去同济药堂请顾大夫来复诊,现在先送您出去。”

大山子和大河子立刻收拾了药箱跟在顾珞身后。

“本王也走了。”

箫誉懒洋洋的迈腿也跟上。

宁陵闻言,赶忙顿了一下身子,朝箫誉行了个礼,让他先走。

箫誉没搭理他,拽的二五八万的,背抄着手就朝外走,顾珞瞧着这位太子爷,感觉他就跟刚刚打了个胜仗的斗鸡似的。

从老夫人屋里出来,宁陵没有十分匆忙的往出送顾珞,反倒是放慢了脚步。

“顾大夫当真是梦到了那个褚冰清么?”

顾珞点头,“是啊,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浑身湿漉漉的趴在荷塘底下,身上手脚让捆着,还拴着大石头,要多惨有多惨。”

宁陵脸色白的不像话,他呼吸有点发紧,“顾大夫知道是哪个荷塘么?”

顾珞摇头,“这我哪知道啊。”

宁陵扯出一个笑来,“我以为,顾大夫会些道法。”

顾珞怎么会听不出这句话里的刺探,她坦然道:“的确是会些,医道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分家,道家说的邪气作祟同医家讲究的邪气入侵其实差不多。

不过,我的道法仅局限于瞧病,抓鬼就不行了,世子爷抓鬼还是得请专业人士。

那女鬼瞧着可怜,可到底人鬼殊途,还是早早送走的好。”

这番话不知是堵住了宁陵的疑惑还是触动了他的什么心绪,总之在这之后,他再也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将顾珞送出府。

及至二门,箫誉忽的转头。

“你就不必再往外送了,本王和顾大夫一起出去,你快回去吧,你们家,这又是下毒又是闹鬼的,地方不大事儿倒不少,比宫里还乱呢!”

箫誉一脸嫌弃的摆摆手撵人。

宁陵的确是无心再多停留,行了个礼便转身。

一转身,对上后面一片太医的目光。

宁陵:?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太子爷的团宠医女飒爆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