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珊是真的皮。”“我也会觉得。”“你们说洛珊会会是个男生。她而已为了掩藏自己的身份,起了个女孩子的名字。”“嗯……经过本狄一再推断,此话甚是在理。”经过四五天的水群,洛珊了跟素未从未谋面的同事们打成了一片,这不,这群货了勇于当着洛珊的面,“我也觉得。”。...

“洛珊是真的皮。”

“我也觉得。”

“你们说洛珊会不会是个男生。她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起了个女孩子的名字。”

“嗯……经过本狄再三推测,此话甚是有理。”

经过三四天的水群,洛珊已经跟素未谋面的同事们打成了一片,这不,这群货已经敢于当着洛珊的面,讨论洛珊的性别问题了。

洛珊一手抓着面包,一手摁下语音,“靠,我是女生好不好!”

“哇,你们听到没?”

“洛珊小姐姐说话了!”

“变声的吧?”

“对对,有那种变声APP的。”

“洛珊让他女朋友录的。”

靠!洛珊看着群里的几个男生一本正经地瞎扯,险些把嘴里的面包喷出来。

好容易咽下嘴里的面包,洛珊摁下语音:“我语音都证明不了我的性别了吗?”

群里沉默三秒。

有人回:“可以啊。”

洛珊语音:“那不就得了。”

“语音唱首歌就行。”

我去!洛珊这下是真的喷面包了——一口面包还没叼稳,就掉在了桌上。

“为什么语音说话不行,唱歌就行了呢?”洛珊问。

“因为。”

“因为什么?”洛珊追问。

“因为群里的女生只有洛珊干得出语音唱歌这种事。”

洛珊彻底无语,干脆甩了张表情包过去。

于是不到三秒,群里就成了99+的斗图大战。

恍惚间,洛珊看见管理员学长出来喊了一声:“大家停一下,有事儿宣布!”

然而,学长弱弱的喊声很快就湮没在了1秒5张的表情包海中。

5分钟后,群里终于彻底安静了——“管理员已开启全员禁言。”

“我说一下,本部门的见面会初步定在本周六中午13:30,大家看一下有没有问题。禁言结束后我会在群里发个投票,大家在线的都先投一下。然后过会儿晚上我再发个短信跟大家确认一下。”

“管理员已解除全员禁言。”

“群投票:本周六中午13:30及以后是否有空?本投票为单选。”

因着部长在,大家不敢闹腾,老老实实地投完了票。

眼见部长们许久没有再说话,群里渐渐地又炸开了锅。

“我靠,终于要见面会了。”

“听说见面会回来可以胖十斤?”

“听说见面会上程锋要给大家表演扭秧歌?”

突然被cue的程峰坐不住了,出来反击,“不不不,你记错了,程峰负责吃,楼上的洪仵负责扭秧歌。”

“啊?是这样吗?我怎么记得是程峰负责扭秧歌和二人转,洪仵负责帮程峰把东西吃完呢?”

洛珊啃着面包,瞅着屏幕,一脸兴奋地观战,好不开心。

然而,这个旁观者并没有当多久。

“我觉得你们都记错了,是洛珊说要在见面会上给大家唱歌来着的。”

谁?洛珊看了一眼消息上的名字,好你个郭允,记住你了!

“对对对,上次她是说来着的。”

“我好像也记得有这么回事。”

眼看着附和的人越来越多。洛珊认为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我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哟,本尊来了。”

“被你们炸出来的,”洛珊没好气地回,“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唱歌?”

“别装了。我有证据。”

“哟,拿来看看。”

“你等着。”一个名叫茅晖的男生说完,就不见了踪影。

“怕不是心虚。”洛珊发过去。

“嘟噜嘟噜。”是洛珊的短信提示音响了。

洛珊点开新消息,“亲爱的干事你好!校社联发展建设部第一次会议定于本周六中午13:30在D020社联办公室进行。收到短信请回复是否有空。”

洛珊干脆利落地回,“收到,有空。”只是,这样的部门短信总是让洛珊觉得隐隐缺了点什么。洛珊揉了揉脑袋,自己还是个小干事呢,想那么多做什么,便很快跑开了那些心思,继续回到部门群里。

不回还好,一回去可没把洛珊气个倒仰。

原来,茅晖真的拿出了证据——一张洛珊发的表情包的截屏。

表情包上赫然写着:“恕我直言,我一开嗓,在座各位都是垃圾。”

更要命的是,表情包正上方上方是洛珊的大名,右上方是洛珊的猫咪头像。

洛珊已经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发过的这张表情包,然而,不管是什么时候发的,现在是后悔都没有用了。

唉,像表情包这种事,原本只是大家觉得好玩,上面的文字也没几个人当真,然而,要是真的较真起来,就……就是洛珊的下场。

否认是否认不来了,洛珊无奈地回了张表情包:“算你狠。”

因着心里有些郁闷,洛珊直接关了聊天窗口,收拾了桌上的零食袋子,就拿去垃圾桶丢掉。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走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周六。

闹钟还没想,洛珊就睁开了眼睛,一咕噜儿爬了起来。

等到闹钟真正响起来的时候,洛珊已经洗漱完找好了衣服,预备着下去吃早餐了。

“嘿,宝贝儿,我是胡歌,你起床了吗……”胡歌醇厚温暖的声音响起,在寂静的寝室仿佛一颗惊雷。

哎呀,该死,忘掉取消闹钟了。洛珊慌忙一个箭步上前,上滑拨掉了闹钟,然后小心地抬起头,观察着三张床上的动静。很安静——看来,三个室友似乎都还在熟睡当中。

洛珊放下心来,从鞋架上挑了一双黑白格的帆布鞋穿上,轻轻把凳子推进桌子里头,蹑手蹑脚地向门口走去。

然而……

“珊珊!”

“珊珊。”

“洛珊。”

几乎是与洛珊拨开门同一瞬间,三个室友异口同声叫出了洛珊的名字。

“!”洛珊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啊?”

“珊珊我要食堂二楼的葱油拌面,还有那个3号窗口的两个肉的汤包,还有一杯‘新客’的手磨豆浆,么么哒!”

“洛珊帮我带一下‘新客’的两个香菇青菜包和一杯豆浆。”

“珊珊我想要食堂一楼的青菜汤面,记得帮我加点醋。”

“啊啊啊啊啊!”洛珊烦恼地捂住脑袋,“记不清那么多啦……你们想要什么都发微信群里,等下我看微信好啦。”

“还有……”洛珊叉着腰,指着萧洋的床铺,虽然知道萧洋看不见,“你都不知道控制一下你自己啊,你看看人家阿芝和尤尤,女孩子吃那么多真的好嘛!”

萧洋可能是捂着被子,声音有些闷闷的,听起来就很委屈,“人家就是难得吃一次而已啦。你还嫌弃人家,嘤嘤嘤……”

“难得一次?”洛珊对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哦不,醒着说梦话的萧洋无可奈何。

“洛珊发你了。”

“珊珊我也发你了。”

“啊啊啊只有我了吗?”萧洋的被我动了动,似乎是在掏手机,“珊珊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就发你。”

“那我走了啊,没别的事儿了吧。”

寝室里没有回应,洛珊便关上门,往食堂去了。

一个半小时后,洛珊在楼梯口接到了萧洋的电话,“洛珊你吃完没?有一只羊要被饿死了啦……”

“来了来了,我在楼梯口了。我挂了啊。”洛珊也不等回应,就收起了手机。

走到寝室口,洛珊还没来得及腾出手敲门,门就自动打开了——萧洋蹦跶蹦跶扑向了洛珊——手里的面和包子。

“好幸福,包子包子包子包子包子,开飞机的包子……”萧洋唱着根据《舒克和贝塔》插曲改编的包子之歌,从洛珊手里抢走了自己的包子和面,蹦跶蹦跶走回了座位。

洛珊眉眼弯弯地看着她的背影,转头便来分薛尤和井芝的份。

“阿芝,这是你的,你看看。”

“谢谢。”

“啊没事儿,顺便哒。”

“尤尤,这些是你的。”

“好,谢谢你。”薛尤仰起圆圆的脸,冲她甜甜地笑了笑。

“没事儿。”洛珊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脸。

分完早饭,洛珊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支起了镜子,开始思考自己今天需要梳什么头发的问题。

等到洛珊梳完头发,戴上耳夹,又把一支笔和一本崭新的笔记本放进包里,再看时间,已经11:30了。

“同志们,我走啦!”洛珊背上双肩小黑包,冲其他三只喊道。

“嗯!玩得开心!”

洛珊关上门,悠哉悠哉走到食堂,点了一份饭,一边吃饭一边看QQ群。

果不其然,群里的消息已经99+。

“起床了,好累。”郭允说,配了一个打哈欠的表情。

“靠,你真悠哉。下午见面会喂!”一个叫牛涛的干事表示有些看不下去。

“不是还有两个小时嘛?”

“你不洗不吃饭啦?”

“不是很快的嘛!”那叫郭允的干事不以为然。

真正的“高手”,从来不打字。没错这是洛珊名言。

这不,洛珊直接怼一张生猪的表情包过去,上书:睡到临头就是你的死期。

“哟,唱歌的女侠来了。”郭允一下子发现洛珊。

“我不唱歌给猪听。”洛珊回。

“猪?谁是猪?”郭允装傻,还配一个无辜的表情。

洛珊也不说话,直接怼一张表情包过去:“装什么装。”

“咳咳咳。”部长大大突然出现。

群里突然安静,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牛涛郭允一下子不知跑哪去了。

“今天下午见面会13:30在D020,大家记得准时到。”

“还没起床的同学要赶紧了。”这句话,仿佛意有所指。

“@A14船舶郭允。”部长的消息下面,不到10秒,就有人默默地把郭允童鞋圈了出来。

“起了起了,你们这群人。”郭允配了个耸肩的表情,就也没了反应。

洛珊见群里安静了下来,也锁了屏,专心致志地吃起饭来。

等吃完饭再看时间,已经12:20,这时候原该是洛珊的日常午休时间,不过……洛珊环顾了一下四周,很多人在吃饭,还有很多人刚进来打饭,叽叽喳喳热闹得很。这么看的话,在食堂找个角落坐下来午休的计划看来是泡汤了。洛珊心里头默默地哀叹,然后背起小黑包就走往食堂门口走去。

“哎哟!”洛珊只觉得自己被什么撞了一下,额头生疼。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着见面会,对不起对不起。”洛珊抬起头,就见眼前白净的瘦高的男生一个劲儿地鞠躬道歉。

“啊,见面会啊,那没关系,你加油!”洛珊听说是为了赶见面会,又想想群里那群人,忽地就没气儿了,说了句“没关系”转身就走了。

身后的男生揉揉酸痛的下巴,暗自庆幸遇到了一个好脾气的女孩子,忽然,他又像想起什么一般,冲着女孩儿的背影喊道:“我是A14药学的郭允,你可以来找我!”

洛珊早已经走出十米开外,远远听见,唇角勾起一个弧度,也没回头,只装作没听见,径自走自己的路。

早上天气还有些阴沉,午后忽然就放了晴。金秋的太阳带着成熟的笑脸,从云层里整个儿探出身子,照得整个世界都暖洋洋、金灿灿的。

见面会还早,洛珊左右琢磨着无事,便决定背着小黑包一个人在校园里溜达溜达,顺便消化。

走着走着,便走到了图书馆后面的文昭广场,金秋的梧桐叶子吸引了洛珊的注意。

梧桐叶子的颜色已经变成了明黄色,在金秋的艳阳照射下,更显得绚烂多姿,洛珊忍不住,掏出手机,打开滤镜,专心致志地拍起了梧桐叶。

正拍得开心,突然觉得有人轻轻戳她肩膀,洛珊回过头,只见一个穿金黄色裙子的女生站在她旁边。

“同学你好,我也喜欢梧桐,可以认识一下吗?”女生落落大方地伸出手。

洛珊愣了愣,也腾出手去跟女生握了握。

“我是林晗。你呢?”

“林晗?我是洛珊啊!”洛珊超兴奋的,嗓门也大了几分,“我们群里见过!”

“啊?”林晗原来只是稳当地站着,此刻也有些兴奋,站不住了,眼睛亮晶晶的,“你就是洛珊?社联发展的吗?”

“嗯!就是我!我们还一起约过飞车!”洛珊继续兴奋。

“真的吗?那太有缘分了。”林晗很开心,围着洛珊走了一圈,“你跟我想象的差好多诶……”

“咦?”

“你飞车上的形象很高冷,然后群里又超会说,然后我就以为你是那种娇小又气场超大的女生。没想到……”林晗顿一顿,吊足了洛珊的胃口,“没想到还挺高的,而且还好开朗。”

“哈哈哈哈哈。”洛珊听着林晗的描述,不由地笑出了声。

“你跟我想象的倒是差不多诶,”洛珊学着林晗的样子把林晗看了一圈,“很优雅、很开朗、很漂亮,就是好像缺点什么……”

“哦?”林晗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洛珊,眼睛里写满疑问。

“缺一个高富帅男票呀!”洛珊笑着抖包袱。

“呀!一见面就拿我打趣!”林晗佯怒。

“好姐姐,你不会真生气吧?”洛珊求饶。

林晗轻笑,过来挽起她的胳膊,“我不生气,就是见面会快开始了,你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拍梧桐。”

“哎呀,拍梧桐可把我拍傻去了!”洛珊一拍脑袋,“快快快!赶紧走!”

“没关系,虽然快开始了,不过我们慢慢走过去应该刚刚好。”林晗浅浅地笑笑。

“嗯嗯嗯,那我们慢慢走过去吧。”洛珊还沉浸在跟谈得来的网友面基的喜悦中无法自拔。

就这样,两个人一路笑谈着走到了D幢,然而找来找去,依然没有发现020这个铭牌。

“哇,宿舍楼构造这么复杂的吗?”洛珊有些郁闷。

“嗯,我打个电话问问吧。”林晗已经拿起了手机。

“哦,我们走反了。D幢有两个分楼,020在对面的分楼。”林晗放下电话,对洛珊说。

“那怪不得了,我们赶紧过去。”洛珊应道。

“在这儿呢!”对面办公室里有人隔着防盗窗,向着两个女孩儿大力挥手。

一想到要见到在群里聊了快半个月的网友们,两个女孩儿心里都有几分兴奋,不由加快了步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跃动的青色年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