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帅上天的体育部小哥哥

这是大学军训第三周的周四中午。距离教官正式宣布“宣布解散”了过去的仨小时,洛珊洗完澡后,就像狗一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邻铺室友萧洋在下面很好奇地盯了她老半天,问对床的井芝,“她还好好活着吗?”井芝正卷了袖子,拿着刷子准备好鼓捣她的大学军训鞋,听到萧洋问,抬头来扫距离教官宣布“解散”已经过去仨小时,洛珊洗完澡之后,就像狗一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这是军训第二周的周五傍晚。

距离教官宣布“解散”已经过去仨小时,洛珊洗完澡之后,就像狗一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邻铺室友萧洋在下面好奇地盯了她半天,问对床的井芝,“她还活着吗?”

井芝正卷了袖子,拿着刷子准备捣鼓她的军训鞋,听见萧洋问,抬起头来扫了两眼洛珊,“可能吧。”随即低下了头,开始刷她的鞋。

萧洋又歪着脑袋抬头看了会儿洛珊,鼓起勇气,一脚踩上洛珊的凳子,在她耳边扯了嗓子喊:“洛珊诶~洛珊诶~洛珊珊珊珊诶~”

“我靠!”洛珊累得一塌糊涂,趴在床上正迷迷糊糊地要睡去,被萧洋这么一喊,睡意一下没影了,她有些沮丧,揉了揉耳朵,“鬼叫什么呢?睡觉都不让人睡了吗?”

萧洋一脸惊喜,“珊珊,你还活着呀!”

洛珊一掌劈过去,“你才死了呢!”

萧洋灵巧地避开,手脚麻利地爬下了凳子,“这不是怕你睡死过去,错过了体育部的小哥哥嘛!”

“妈耶!”洛珊一个激灵,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今晚招新!”

井芝瞥见她那样儿,“切”了一声,轻蔑地说了句,“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又低下头,继续刷她的鞋。

“哇,你这种有男票的人怎么能理解我们单身狗对小哥哥的热情呢?”洛珊一边飞速地把被子叠成豆腐块,一边回她。

井芝刚要说话,就听见“笃笃笃”地踢门声,便也不答洛珊的话,冲着门外喊:“你轻点啦,们都要给你踢坏掉!”一头说着,一头就去开门。

门开了,薛尤抱一盆衣服冲到阳台,“我这不是急得吗?今晚招新喂!你们是不知道隔壁寝室和隔壁的隔壁的寝室,还有对门的寝室都走光了!”

“我去!”对镜梳妆的洛珊加快了动作,“我的小哥哥!”

井芝刷完了鞋,仔细放在阳台晾好,又收拾完脸盆刷子,说了句“你们要走了叫我”,便打开爱奇艺,追她昨晚没追完的剧。

薛尤看她,“学霸就是淡定。”

井芝塞了耳机,管自己在那里自顾自地笑,也不知听没听到,反正是没有回答。

萧洋早在一边默默地收拾完了,这会儿正纠结她的耳钉,“你们说,我是戴麋鹿的好呢,还是戴海星的好?其实我很想戴这个仿玛瑙有绿色流苏的,可是会不会太民族,学长学姐把我当异类的?”

“我看看。”洛珊积极地要冲过来。

“你回去,我来”,薛尤一把给她推回去,“干你自己事。就你最磨蹭,还有心思管别人。”

洛珊刚要反驳,看看自己梳了半天没扎起来的头发,不响了。

“七点了。”一直看电视的井芝突然说道。

“啊?唉,算了算了,我抓一把马尾算了,”洛珊一惊,放弃了编了半天的蜈蚣辫,把所有头发收拢,扎了个干脆利落的马尾,回头道,“哎?你们好了没?”

三双眼睛齐齐看她,“等你呢。”

“我我我我,马上好了。”洛珊一个箭步冲到柜子前,抄起一只PU的双肩,“走走走。”

急急忙忙,总算是赶在七点半前到了场地。

招新的场地在体育馆前宽阔的胜利广场。虽然天还没有黑透,各个院校级组织却已经迫不及待的亮起了各自的彩灯和荧光板,远远望去,五彩斑斓,煞是好看。

洛珊几人,这里问问,那里看看,左瞅瞅,右瞧瞧,这里才领了一张报名表,那里又拿了一张宣传单,好不兴奋。一转眼的功夫,一起来的四人便失散在了拥挤的新生群里。

洛珊听完一个学姐热情的介绍宣传,左看右看,也不见人,便干脆独自一个人在各个摊前走走看看,顺便找找之前在新生QQ群里,被称赞帅上天的体育部小哥哥在哪里。

突然,一只手一把拽住了洛珊。洛珊一愣神,却就听见萧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哎?珊珊,你说学生会好,还是团委好呀?”

洛珊一抬头,就见萧洋一手拉着她的胳膊,一手抓着一把宣传单和报名表,正两眼亮晶晶地望着她。

“随便呗,你喜欢去哪就去哪”,洛珊随口应道,想了想又补充,“你干脆两边都报吧。到时候谁先通知你,你就去哪儿吧。”

“嗯!有道理,那就这样啦!”萧洋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松开了洛珊的胳膊,“哎,珊珊,你想好报哪里没有?”

洛珊摊了摊手,“小哥哥还没找到,我哪有心思看别的部门呀?”

萧洋一敲她的脑壳,“你呀,小哥哥想疯了。要是小哥哥真这么帅,哪还轮得到你?”

正说着呢,人群里冲出来一个白色的身影,说话间带着笑意,“珊珊,我看见你的小哥哥了,走,我带你去看!”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呢,薛尤已经一把拽了洛珊就往人群里冲。

“哎,你俩等等我呀!”萧洋赶忙快步跟上。

“喏,瞅着没?”薛尤指着一个戴着眼镜、肤色黝黑,正唾沫横飞地对着几个新生说着什么的男生,对着两人说道。

“啊?有没有搞错?这就是那个‘帅得上天’?”洛珊还没说话,薛尤已经惊讶出声。

“是啊,我听见旁边人叫他‘木哥’了,新生群里不是很多人也这么喊他的吗?”

“我的天!他帅上天,妈耶,那我家千玺能帅上宇宙!”萧洋口无遮拦。

“嘘。”薛尤慌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你可别乱说话。”

萧洋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忙捂了捂自己的嘴,竖起食指,“嘘。”

“走吧。”洛珊淡淡地说,语气间难掩失落。

“珊珊,你还好吧?”萧洋小心翼翼地问。

“我没事、”

“那,那你还打算报部门吗?”薛尤问。

“不知道,”洛珊突然感觉有些累,“我有点累,想先回去了。你们加油!”

“哎,你不再看看嘛?刚刚校学宣传部那个学长很好看呐。”

“就是就是,你这么早回寝室,多没意思呀!再看看呗!”

洛珊看着两双亮晶晶的眼睛,实在不忍心打扰她们的兴致,有气无力地应道:“那好吧。”

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哎,你们看见阿芝了吗?”

“啊呀,她早双宿双飞去了,你个单身狗,管有对象的人做什么?”

“好吧,我们三只单身狗凑一窝吧。”洛珊被逗笑了。

就这样三只单身狗凑成一窝,在各色帐篷、招新旗帜和标语之间穿行,一边不断被拉去听各种介绍和宣传,一边怀里不断被塞着各种报名表和宣传单,及至走完整个广场,怀里花花绿绿的宣传单和报名表已经成了厚厚一摞。

三个人原想着走到体育馆门口,借着路灯整理一下怀里的一堆纸,休整一下,谁想跟她们有一样想法的人太多,体育馆前都是一样抱着花花绿绿的16K纸的新生。

“直接回去吧。”洛珊颇有些无奈。

“好。”萧洋嘟嘟嘴唇,表示不开心。

“哎,你们想好报哪个组织了吗?”薛尤边走边比对着手里的报名表,有些拿不定主意。

“我……”洛珊歪着头想了想,“应该也是学生会和团委里头看吧。”

“哇,你们都去学生会和团委吗?那大家都这么想,人会不会很多?”薛尤有些担心。

“管他呢,有竞争才好嘛!”萧洋不以为然。

“哎,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来的组织好像都是各个学院的诶,什么院团委啊,院学生会啊,院十字的……”洛珊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哦对,忘记跟你们讲了。刚刚我听他们说,校的组织都要周日才来呢!”薛尤像是想起了什么。

“那我要不报个院的,然后再报个校的吧。”洛珊若有所思。

“这主意不错!”萧洋大力地拍了一下洛珊的背——因为身高差的缘故,萧洋并不能轻松地拍到洛珊的肩。

“哇,好痛!”洛珊假装受伤,“啊我背被拍折了,要瘫了要瘫了嘤嘤嘤……”

“矫情!”萧洋不理她,拉了薛尤,大踏步走在前面,“回去啦,你衣服好像还没泡着呢!”

洛珊赶快捂着背跟上,“你们两个没良心的,都不知道照顾一下伤员。”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跃动的青色年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