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风雨骤降, 人心各异

徐夏凤比她要理智的多。她进而握着徐冬凤的手,定定的望着某一处的眼神很空洞地,却很坚定地,“我了明白了,冬凤,我们肯定会给爸治的,对吗?”酝在徐冬凤眼中的泪珠猛的一顿,接着如江流汹涌般快速的往下流去。“对,我们肯定要给爸治好。”抬压脚,放货,酝在徐冬凤眼中的泪珠猛的一顿,然后如江流涌动般快速的往下流去。。...

老有所养

推荐指数:10分

《老有所养》在线阅读

徐夏凤比她要冷静的多。她反过来握住徐冬凤的手,定定的看着某一处的眼神很空洞,却很坚定,“我已经知道了,冬凤,我们一定会给爸治的,对吗?”

酝在徐冬凤眼中的泪珠猛的一顿,然后如江流涌动般快速的往下流去。

“对,我们一定要给爸治好。”

抬压脚,放货,踩踏板,车货,这一套动作徐夏凤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就是在这样的一条流水线上,徐夏凤每个月都能拿到工资来维持生活。

手上动起来,心也就慢慢的安定了下来。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徐夏凤停下来换线芯,徐冬凤又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拉着她的手就扯着往外面走。

“姐,姐,快请假,快请假,我已经叫明重请假了。”

徐夏凤关了电,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徐冬凤急忙说道,“胜英说要回去,若海开车回去,正好有车回去,我们请假,跟着他们一起回去看看。”

徐冬凤急急说完,就拉着徐夏凤往办公室走。

厂里给徐夏凤和徐冬凤批了三天假。

徐冬凤和徐夏凤匆忙赶到出租房里收拾东西。

徐冬凤将自己的包包往徐夏凤的床上一丢。沉吟片刻说道,“若海和胜英要回去的事,也不知道哥哥知不知道。怎么没听到他说要回去?”

徐夏凤将背包的拉链拉好,含糊的回了一句,“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徐冬凤看了一眼仔阴暗狭窄的走廊里焦急地走来走去的周明重,“那我打个电话问问他。”

徐大龙仔电话里支吾不清,徐冬凤心头有些生气,她知道侄女婿孙若海要回去的消息之后马上就想着请假回去。

而徐大龙这个从小父母给予厚望,成家之后从没担过责任,只占尽好处的儿子,却没想过要回去!

他守在床前尽孝都是应该,可是他就连要回去看看都没想过。

徐冬凤怎么会不生气呢?她把这些说给徐夏凤听的时候,仍是气的胸口不断起伏。

“他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徐夏凤声音平静,眼神定定的望着某一处。

“若海他们应该很快就来了。刚才的话可不要再说了。”

徐大龙没有责任心,懦弱怕事,她们都是清楚的。

徐大龙的三个儿女,徐胜英,徐胜湘,徐胜强心里也都是明镜似的。

可是又什么办法呢?徐大龙都五十岁的人了!过去的几十年,外面是电闪雷鸣还是风雨交加,他从来没管过,风霜雨雪也不曾侵蚀到他。他一直躲在徐成良拼命为他撑起的温室里。

徐冬凤撇了撇嘴巴,但到底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孙若海的车子停在出租楼下,徐夏凤,徐冬凤,周明重提着东西下去。坐在副驾驶的徐胜英叫了一声“大姑,小姑,小姑父。”声音就哽咽了,眼圈红红的,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白色的SUV在黑暗中飞快的行驶着。

徐冬凤和徐胜英讨论着徐成良的事,周明重偶尔插一句。孙若海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方向盘,镜片下的双眼满是阴郁,眉头紧紧的皱着。徐夏凤看着车窗外沉沉的夜色,心头也仿佛被压抑着,呼吸都有些喘不过气。

这天,怎么这么黑?好像看不到光明,也找不到尽头。

到家的时候是凌晨五点,孙若海将徐夏凤等三人载到徐家放下,又开着车带着徐胜英回了孙家。

李丽妹对徐夏凤徐冬凤请假回家,激动又欣慰的涕泪横流。

只是对徐大龙闭口不谈。

洗漱完之后,天边已经现出了鱼肚白。李丽妹铺好床让他们都休息一下,可是徐夏凤哪里睡的着?

徐夏凤和徐冬凤,周明重在吃完早饭之后又跟着孙若海的车去了市医院。

曹心贞和方志扬坐车直接来的医院,徐夏凤她们到的时候,他们刚在医院的食堂简单的吃过早餐。

徐成良的主治医生听说徐成良的两个女儿回来了,将徐夏凤等人带到了徐成良住的ICU病房外。

“病人目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在病人住院之后,我们立即准备了手术,将断裂戳到肺里的肋骨取了出来。肺部引发的感染已经不成问题。只是,病人最重的伤还在头部,我的建议是应该尽快安排手术。”

曹心贞默默的退到了人群之后,方志扬挤到医生面前问道,“那医生,大概需要几次手术?需要多少钱呢?”

医生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做一次开颅手术大概需要两万多,按照病人的情况,保守估计要做三次。”

方志扬的嘴巴张了张,医生又接着说道,“这几次手术,病人的情况还没稳定下来之前,病人都需要住在医院里,医院的ICU病房每天大概需要多少费用,你们应该也都知道了。”

方志扬一塞满门,从中裤袋子里掏出一张单子,“这就是医院收费流水单。”

没有人伸手去接,那。仿佛不只是一张薄薄的纸,而是一座沉重的大山。

徐夏凤从方志扬的手里把流水单拿了过来。

市医院的ICU病房住一天就是三千!

徐夏凤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抓住那张纸。

“只要病人能承受的住,我也会尽量将这几场手术安排的集中一些。”

“那医生,大概还需要多少钱呢?请你告诉我们一个具体的数字,我们也好有个商量。”

周明重问道。他身量不高,说话之间喘息声沉重,还不时的咳嗽几声,咳的重了,脸颊还会露出两团不正常的红色。

徐夏凤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由的屏住了呼吸。

医生又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沉声说道,“你们先准备二十万吧!”

隔着一层厚重的玻璃,徐夏凤看着躺在病床上,干瘦的身体插满了管子的父亲徐成良。

他现在终于能好好休息一下了,只是为什么要出这样一出祸事呢?

徐夏凤在耳边又响起了医生的话,“病人年纪太大了,伤的也太严重了,不做手术是一定救不活的,只是手术再成功,他也不可能和以前一样了。最坏的可能是,他会死在手术台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老有所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