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修戈抬眸,看见了是太妃娘娘,刚要说话的,太妃却不给他机会。严肃认真着脸,再次凛然道,“虽然沈公子和宁妃青梅竹马,也有过谈婚论嫁的时候,可那都是过去的的事儿了。宁妃既入了宫,是天家的人,沈公子竟如此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在哀家的生辰宴上淫乱宫闱,该严肃着脸,继续凛然道,“虽说沈公子和宁妃青梅竹马,也有过谈婚论嫁的时候,可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沈修戈抬眸,看见是太妃娘娘,正要说话,太妃却不给他机会。

严肃着脸,继续凛然道,“虽说沈公子和宁妃青梅竹马,也有过谈婚论嫁的时候,可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宁妃既入了宫,就是天家的人,沈公子竟如此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在哀家的生辰宴上淫乱宫闱,该当何罪!”

一叠声说罢,转向皇帝,痛心道,“实在没想到在哀家的生辰宴上出了这种事,打扰皇上的兴致了,皇上您看,要不先将两人押下去,择日再审,免得打扰了皇上的兴致。”

夜千寒面容清冷,看不出表情,掀眸扫了沈修戈一眼,淡淡道,“沈公子有何解释?”

沈修戈恭敬道,“微臣有几句话要问太妃娘娘,谢皇上恩准。”

说罢,转向太妃娘娘,不卑不亢的问,“有人落水,在水中拼命呼救,若不下去救人,水中之人就会淹死,太妃娘娘觉得这种情况是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还是该任由水中之人在里头淹死?”

谢太妃面色一滞。

却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冷声道,“这里是皇宫,皇宫里到处都是侍卫和太监,何须用得着沈公子下去救人!

六宫妃嫔都是皇上的人,沈公子不懂避嫌,不管不顾的下去救人,焉知安的是什么心!

宁妃清白被毁,你如何跟皇上交待!”

谢太妃最后一句掷地有声。

无论该不该救人,宁妃光天化日之下被外男抱着,就是清白被玷污,从此便只有冷宫的命,再无缘皇后的位置。

一众人听得鸦雀无声,心下颤颤,默默为宁妃点了一根蜡烛。

沈修戈之前听得宁妃落水,心头着急,没想那么多,此刻才后惊后怕,一身冷汗。

他就是再蠢也知道这是一个坑,谢太妃这分明是想要毁掉苏苏!

怪不得苏苏之前落水那么久,周围一个太监都没有,想来都被谢太妃支走了,就是等着他下去救人然后好一口咬定自己玷污苏苏清白。

好恶毒的谢太妃!

沈修戈练武之人,原本的剑眉星目此刻因为生气而显得有几分凶神恶煞。

冷冷看了谢太妃一眼道,“谢太妃的意思是,微臣不该救这个人对吧,那好,微臣不救了。”

沈修戈大手一抬,揪着身上的女人,猛然用力一甩。

手上女人顿时像一道亮丽的抛物线,“咚——”的一声,砸回了湖中。

水花四溅。

一众人看得傻眼!

这,这,怎么又将人扔回了池中?!

谢太妃也没想到沈修戈会毫不犹豫把人扔回去,瞳孔微缩。

明明两人青梅竹马,感情极好的,他怎么舍得!

众人正茫然震惊着,忽然一道清亮鲜嫩的嗓音自湖面传来,“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是一个美丽的小姑娘,穿着一袭粉裙子,头撑一片大荷叶,正乘小船而来。

满池碧绿之中,小姑娘像是一朵盛放在天地间的花儿,娇嫩明媚。

看着小姑娘荷叶之下明亮的小脸,一众人哐当哐当,集体惊掉了下巴!

这,这不是宁妃娘娘吗?

宁妃娘娘在小船之上,那刚刚被扔下水的是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娘娘是个娇气包,得宠着!”,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