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4章 俞安晚,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要儿子?

结果,俞安晚话音才落下来,就连安全带都没扣好。温津猛踩油门,车子疾驰而去。俞安晚惊愕的被撞到了椅背上,再一个回弹,狠狠地的撞在挡风玻璃上。玻璃没裂,她柔嫩的肌肤被撞了一个红包出。“温津,你他妈的王八蛋。”俞安晚想也不想的就骂着出声。越是骂,温玻璃没裂,她细嫩的肌肤被撞了一个红包出来。。...

结果,俞安晚话音才落下,就连安全带都没扣好。温津猛踩油门,车子飞驰而去。俞安晚错愕的被撞到了椅背上,再一个回弹,狠狠的撞在挡风玻璃上。

玻璃没裂,她细嫩的肌肤被撞了一个红包出来。

“温津,你他妈的王八蛋。”俞安晚想也不想的就咒骂出声。

越是骂,温津的车速越快。在市区的主干道上,温津的迈巴赫不断的穿梭,急刹。

俞安晚要吐了,她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变态开车。

温津这个狗男人,俞安晚把温津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温津也没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到车子停靠在一栋别墅的车库,温津才停下车。

俞安晚下了车,直接吐了一个稀烂。

温津就这么站在一旁,倚靠着墙壁,食指和无名指夹着香烟。低眉垂眼的看着俞安晚的狼狈。这哪里够,他恨不得能弄死俞安晚。

俞安晚吐够了,转身的就扬手要给这人一巴掌。

温津二话不说扣住俞安晚的手:“俞安晚,你以为我会给你第二次打我的机会?”

“噢,不会。”俞安晚也很干脆,她笑的有些坏。

温津眼神微眯,下一瞬——

俞安晚抬脚。温津是猝不及防的中招。他猛然松开俞安晚,都是没想到俞安晚下这么狠的手。

“不打可以踢啊。”俞安晚嗤笑一声。

今天这事也别谈了,想也不想的,俞安晚转身就要走。难不成在这里等着被温津打?

结果俞安晚没想到,在自己转身的瞬间,车库的门已经关了下来,她被关在车库内动弹不得。

温津冷着一张脸看着俞安晚,倒是已经从之前的痛苦里回过神了。这人站的笔直,一步步的朝着俞安晚走来。

俞安晚下意识的后退,除非她能遁地,不然的话,她只能挨揍。

“俞安晚。”温津一字一句的叫着俞安晚的名字,“你现在是什么都敢做,嗯?”温津问的直接。

俞安晚怼了回去:“噢,温总要试试?我还能做别的呢?”

温津仍旧朝着俞安晚靠近,俞安晚越是想跑,温津就越是紧迫盯人。最终俞安晚直接不跑了。

“温总再靠近一步,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俞安晚威胁温津。

“怎么不客气?”温津问。

那姿态慢里斯条的。衬衫的袖子被挽到了手肘。深邃的眼眸里,尽是危险。原本扣的严严实实的衬衫扣子也已经随意的解开两颗。肌理分明的胸膛裸露在空气中。

俞安晚的心跳不自觉的快了,她在紧张。手心汗涔涔的。俞安晚二话不说,就给了温津一个过肩摔。

温津的眼神更冷:“俞安晚,你倒是隐瞒了不少秘密。”

俞安晚噢了声,想趁着温津没起来,再给温津两脚。

结果,她低估了温津。是忘记了这人根本就是沉睡的狮子。要反手咬你的时候,连机会都不会给。俞安晚被控制住了,双手被温津抓再身后,整个人压在了车门上。

“俞安晚,我要弄死你。”温津冷冽的开口,是咬牙切齿的。

俞安晚凑着温津靠近的修长手臂,狠命就是一口:“要死一起死呗。”

一个不放手,一个不松手。

温津看着俞安晚的顽劣,二话不说就扣住了俞安晚的下巴,半强迫的把俞安晚转了过来,直接堵住了的俞安晚挑衅的声音。

阔别6年的吻,没有任何温情脉脉,只有凶残。

俞安晚反抗。但是却忘记了这个男人的劣根性。越是反抗,越是激怒。她被彻底的压在车门上,整个人扭曲,而耳边是温津阴沉的声调:“你他妈的欠收拾。”

再然后——

偌大的车库内,只剩下男女纠缠的声响,再无其他。

……

一切归于平静。

温津靠着的俞安晚,没想会失控到这样的地步。他的呼吸的不顺。俞安晚愤怒过后,是冷静。

而温津倒是很快就恢复了如常。甚至没看俞安晚,慢里斯条的收拾好自己。他的眼神又跟着冷冽了下来,不带一丝的感情。

“不是装死都要离开丰城,现在回来做什么?”温津问的直接,他的眼神锐利的多。

俞安晚的头发乱了,身上有些狼狈。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俞安晚的美。她倨傲的扬起下巴:“我要把儿子带走。”

早晚都要谈的事,摊开了说也好。俞安晚当然知道,温津会拒绝。但是俞安晚不想暴露自己是grace的身份。不到迫不得已,她不会使用非常手段。

话音落下,俞安晚也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散乱掉的头发,就随意的扎起来。裸露在外的锁骨上,有明显的青紫的痕迹。这是温津咬的。狗男人!

而俞安晚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句话,却彻底的把温津给激怒了。

下一瞬,俞安晚整个人被推到了墙壁上,后脑袋着墙的瞬间,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脑震荡了。还没来得及破口大骂,温津的声音越发阴冷的传来。“俞安晚,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要儿子?当年是谁不要他?是谁把他丢在尸体边上的?你以为我儿子是谁?你说扔就扔,说要就要的?你是痴心妄想的。”温津一字一句在质问俞安晚。

他到现在想起那天再海边捡到温战言的画面都冷汗涔涔的,六年前,温战言送到丰城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只要再晚一步,温战言的命就没了。

一个女人能多狠的心,才能做到这种地步。现在竟然还信誓旦旦的问自己要人?

呵呵——

温津冷笑一声,他的手就这么掐着俞安晚的脖子。眸光里带着强烈的杀机,再看着俞安晚的时候,狠戾无比。

“俞安晚,你没有资格。”温津说的无情,“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在战言面前出现。不然的话,我会当着战言的面,弄死你。”温津的话不带任何玩笑的情绪。

俞安晚被掐的喘不过气来,脸色煞白煞白的。丝毫不怀疑自己真的下一秒就会死在温津的手里。温津却没任何怜悯。

在俞安晚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忽然温津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离婚后,妈咪A爆全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