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昊集团,夏琮让秘书找徐菲菲去办公室。刘秘书给泡上咖啡,慢慢的的退了回去。夏琮先说:“菲菲,这一次高新区区主管的事儿,受了委屈你了。”徐菲菲倒也想开了了,也不像之后如果畏手畏脚了,把咖啡推到一边,去饮水机旁接了杯水,轻轻地抿了一口,抬起头说:“夏总谬赞了,刘秘书给泡上咖啡,慢慢的退了出去。。...

添丁即事

推荐指数:10分

《添丁即事》在线阅读

进昊集团,夏琮让秘书找徐薇薇去办公室。

刘秘书给泡上咖啡,慢慢的退了出去。

夏琮先说:“薇薇,这次高新区主管的事儿,委屈你了。”

徐薇薇倒也看开了,也不像之前那么畏手畏脚了,把咖啡推到一边,去饮水机旁接了杯水,轻轻抿了一口,抬头说:“夏总言重了,我在进昊工作了八年,生了两个孩子,产假、哺乳期加起来就有一两年的假,夏总没有开除我,已经让我非常感激了。”

夏琮点了点头:“生孩子是大事儿,经济条件允许的话,多生个也无妨,咱们是私企,不用管公家对员工那套约束。你呀,真令人羡慕,想当初创业的时候,我连孩子都不敢生,丈夫因为这事儿都跟我离婚了,直到现在才感到有些孤独,这可能就是人家说的老了吧。”眼圈已经微微泛红。

徐薇薇没想到夏琮会跟她说这些,只好安慰说:“夏总事业心强,又有本事,进昊才发展成这样的规模。如果换做是我,即便不生孩子,也做不成这么大的产业。”

夏琮甩了甩头发,收了下情绪,说:“不谈这个了,今天找你过来,有事跟你商量。”

徐薇薇说:“夏总客气了。”

夏琮说:“高新区的情况,基本没问题了,这里面有任慧娜姑父的功劳在里面,昨晚我带着任慧娜去拜会了下,进行的很顺利。现在万事俱备,只等着正式开业了。我担心的是,任慧娜毕竟缺少经验,对市场拓展方面的工作更是毫无头绪,我想让你去帮帮她,职务呢,就做副经理。你也知道,她顶不起来,就是个摆设,主要工作还是仰仗你。”

徐薇薇心里顿时有点憋屈,任慧娜一直是给自己当副手的,难道以后自己就要给她做副手了吗?

夏琮接着说:“当然,这对你来说不公平,但公司也有难处;从我个人感情来说,我也不会亏待你的。再过几个月,你就要生孩子了,趁这段时间,你把她带起来,到时候我批你三个月的带薪休假,等你身体恢复了,回到公司我再给你安排个清闲的职务,不耽误你哺乳。”

徐薇薇既然决定了要把孩子生下来,夏琮的安排也算贴心,也就把个人面子放在一边了,说道:“我遵从公司安排,什么时候接到调令,我什么时候就去上岗。”

夏琮点了点头,缓缓的说:“我逐渐老了,精力不够了,进昊的未来,还需要你帮我撑持,你随我一路走来,谢谢你了。”

徐薇薇反而有点动容,说:“夏总您才四十出头,可别说自己老了。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回去了,夏总您多注意休息。”

临下班时,柳倩楠气呼呼的过来了,把手里的文件一摔:“太欺负人了!”

徐薇薇说:“不就是调令吗?夏总已经跟我说过了。”

柳倩楠说:“我越看越生气,扣了一下午,刘秘书过来催问了几遍,不下发也不行了。我先拿给你看,再陪你去找夏总理论。”

徐薇薇说:“别了,群发给同事们吧,我已经答应夏总了。”

柳倩楠摇了摇头,不久公司内都收到了红头文件。

徐薇薇看了眼日期,明日就要上岗,提前熟悉下环境,下班后在同事们的议论声与各种眼光中,默默的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

王宇过来帮忙,说:“徐姐,你去了高新区,我怎么办?”

徐薇薇说:“跟着谁干也是干,都是打工的,做好分内事,少说多做就行了。能教你的我都教了,以后财务的事情,一定要谨慎,这一行容不得差错。”

王宇说:“行,我听徐姐的。”

人事部的黎娟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徐姐,倩楠姐气不过,去夏总办公室理论去了。”

徐薇薇吃了一惊:“她这真是不想干了啊!王宇,你帮我盯下东西,我去看看。”

在门外,就听见柳倩楠正在发泄:“我在人事部干了三个月,所有档案、规章、工作流程都是我搭建起来的,也对得起夏总的信任了。公司没有给多发过一分钱的工资,我也认了;但徐主任的事情,太让人寒心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硕士生,二十六七岁才毕业,没有多大本事,但离开进昊,找个地方做个财会,还是没有问题的,收入也不一定比这里低,我请求进昊开除我。”

夏琮由着她说,直到她闭嘴了,才缓缓的说:“说完了?”

柳倩楠说:“说完了,我就是看不惯进昊的一些事,别人不敢说,我敢。”

夏琮翻过一页文件,说:“你就这么不喜欢做人事工作?不如回去做你的老本行,徐薇薇走了,你去财务做主任吧。”

柳倩楠愣了,半晌才说:“夏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夏琮说:“人事部刚刚组建,各项工作千头万绪,你把它打理的井井有条,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你虽然脾气直了点儿,但是有能力,王总监只是董事会派来的监督,除了签字审批就是喝茶,公司财务的事情交给你我放心。”

柳倩楠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呆在了原地。

徐薇薇赶紧进来解围:“柳倩楠,夏总不给你涨工资是考察你呢,以后财务的事情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打电话问我。夏总抱歉,她是我带起来的,是我没有带好,您多海涵。”

夏琮关上文件夹,抬起头来说:“九零后不是都喜欢炒老板鱿鱼吗?见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徐薇薇赶紧说:“倩楠,我跟了夏总好几年,夏总一直很大度的。你以后脾气要收敛点儿,可不能这么横冲直撞了。”

夏琮伸了个懒腰:“薇薇明天就要去高新区了,倩楠跟我一起去给她饯行吧。”

柳倩楠点了点头:“我去帮徐姐拿行李。”逃也似的出了办公室。

徐薇薇说:“夏总,您真的放心她坐那个位置?我没有别的意思,她的能力已经在人事部验证过了,又是本硕连读的金融专业高材生,在我手下做了两年,专业素质也没的说,可就是这个脾气,让人放心不下。”

夏琮望了眼徐薇薇,淡淡的说:“你刚跟我的时候,不也是这个脾气吗?”

徐薇薇想起来了,刚入进昊工作室的时候,在“合理避税”和“偷税”的界定问题上,曾经与夏琮发生过争吵,那时候徐薇薇还是个刚入职场的愣头青,身上还是带着那份书生意气,总把自己当成真理和正义的化身。

那时候,财会专业的本科生,在荣东已经算是很稀缺了,一般代记账公司聘请的都是中专生,为了留住徐薇薇,夏琮也就忍了,成全了她的真理和正义。

事过境迁,徐薇薇早已被磨光了棱角,曾经给自己莫大底气的本科学历,已经成为了个人履历上最大的短板。当年,如果徐薇薇出走进昊工作室,随便进个中型企业做财务很简单;但在如今,她离开进昊,再去找份高薪的工作,就需要跟随处可见的硕士生、博士生抢食吃了。

职场竞争的内卷化,已经成为了一道枷锁,无形中束缚着每一个人曾经的意气风发。

夏琮仿佛自言自语的说:“一岁年龄一岁心哪!薇薇,当年进昊发不出工资的时候你都没走,现在进昊发达了,也不会忘记你的。”

徐薇薇忽然觉得夏琮今天很啰嗦,但自己作为打工人的身份还是要定位准了,领导画大饼归画大饼,可绝对不能当真。

徐薇薇谦虚了几句,说:“我去取一下东西,把办公桌给柳倩楠腾出来。”

夏琮点了点头,说:“那好,我在电梯口等你们。”

财务室内,柳倩楠和王宇正在手忙角落的收拾着,徐薇薇快速归拢了下个人物品,塞进一只纸箱内,说:“我们走吧。”

王宇搬起纸箱,说:“我帮徐姐搬。”

三个人来到电梯口,见夏琮等在那里,王宇不由得吐了吐舌头,说:“夏总好。”

夏琮点了点头,说:“王宇是吧?薇薇走了后,柳倩楠就要接手财务的事情了,你多配合下。”

“是,夏总。”王宇挺直胸脯,显得不卑不亢。

夏琮又说:“我们约好了要聚餐,给薇薇饯行,王宇,你也是薇薇一手带起来的,是不是也该去送送?”

虽然王宇不喜欢跟领导一块儿吃饭,九零后嘛,下班了就喜欢个自由自在,但其实还是感念着徐薇薇的,就说道:“谢谢夏总邀请。”

夏琮让孙秘书开着车,在市中心附近订了一家鲁菜馆,做工极其细腻那种菜色,摆了满满一桌子,徐薇薇说:“夏总,吃不下了,别点了。”

柳倩楠说:“这鲁菜,是所有菜系中最贵的,就这一桌,也得大几千吧,薇薇姐面子大,我们也恰巧沾沾光。”

王宇在桌子下踩了踩柳倩楠的脚,柳倩楠就收了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正襟危坐等着夏琮说话。

夏琮举起酒杯,柔和的灯光照耀着琥珀色的红酒,显得分外协调,说:“薇薇,高新区的事情,拜托你了。”

徐薇薇谦虚着,举起果汁,说:“谢谢夏总多年来的提携。”

萧琮就抿了一小口,柳倩楠也端起杯子,喝下了一大口红酒,王宇赶紧劝道:“慢点儿喝,澳大利亚进口的,后劲儿大。”

柳倩楠夹起一块肥肠,白了王宇一眼,歪着头说:“夏总请客,总不能酒都不管够吧。”

王宇显得有些尴尬,夏琮又举起杯子,说:“柳倩楠,财务的事情,拜托你了。”

柳倩楠说:“徐姐走了,我心里还是不踏实。夏总,要不也把我调去高新区得了,分公司不是也需要会计吗?”

夏琮停了杯,放在桌子上,看了眼徐薇薇:“要不让她跟你一起去?”

徐薇薇赶紧说:“倩楠,夏总给了你机会,你要珍惜,去分公司做啥?公司已经提前派了小章过去,计划好了再招一个出纳,我在那边也兼管着财务,人够用了。你就在这里,跟着夏总好好干,公司安排是要考虑全局的,怎么能因为你一个人的任性而去随便更改决定?”

王宇举起杯子,说:“夏总,我敬您一杯,祝福咱进昊在您的领导下越来越好。”

夏琮自然给他这个面子,举起酒杯说:“进昊多亏了大家的辛苦付出,才走到今天的。王宇啊,你来公司虽然时间短,但我觉得你稳重有余、锐气不足,以后跟着柳主任多学学,也显得朝气蓬勃些,年轻人嘛,整天死气沉沉总是不大好。”

徐薇薇把这句话倒过来想,就听明白了,夏琮在敲打柳倩楠,说她锐气可嘉、稳重不足,整天咋咋呼呼不知收敛。

但问题来了,夏琮为什么要迁就柳倩楠,还让她去财务这种要害部门担任主任呢?

柳倩楠性格直,但绝对不是白痴,听见夏琮这么说,举起杯子说:“感谢夏总栽培,以后请夏总多批评、王出纳多指点。”

王宇只是谦虚,徐薇薇连忙接过王宇的话茬说:“你们俩就别自谦了,工作嘛,不就是应该相互帮助吗?我看哪,你们的性格就应该互补一下,相互学学对方的优点才好。来,我们一起先为进昊的未来干了这杯。”

夏琮点了点头,众人又喝了一口。夏琮说:“今天是为薇薇饯行的,大家别谈工作的事情了,随便聊聊。”

话题就转移到女人们喜欢的潮牌、穿搭上面了,王宇听得云里雾里,他对这些女人的话题没啥兴趣,却又不能提前离席,只能干坐在一边听。

饭吃完后,快十点了,夏琮说:“明天还要工作,今天就到这里吧。”

柳倩楠已经喝得七八分醉了,起身说:“哎呀,我的减肥计划,又泡汤了。”

夏琮喝了酒,倒也不像在公司里那么端着了,笑着说:“怪我,怪我。”

刘秘书赶紧起身,给她穿上外套,自己拿起包去结了账,把车开到饭店门口。

刘秘书先拉开车门,把夏琮扶上车,夏琮摇下玻璃,说:“你们也上车,让刘秘书把你们送回去。”

“夏总,您早点回去休息,我的车在公司,我回去把他们送回去就行。”徐薇薇说。

王宇也说:“柳倩楠喝了那么多酒,我打车把她送回去,夏总、徐姐您放心就行。”

夏琮说:“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刘秘书,先把薇薇送到公司,再把他们一个个送回去,最后再送我回家。”

刘秘书拿出手机,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又看了眼徐薇薇,说:“薇薇姐,明天夏总约了高新区的领导,一早就要过去谈事情,您看?”

徐薇薇知道她为难,就折中般的说:“刘秘书,把我们送到公司,我送他们回家,您一定要把夏总照顾好。”

夏琮没有反对,刘秘书拉开后车门:“薇薇姐,请上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添丁即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