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送完孩子,左小磊骑着电动车去去上班,带着刘明正做日检,阿毛就骑着电动车慢悠悠的回来了。“阿左,我来找你玩了。”阿毛热忱的打招呼了声。左小磊倒吓了一跳,本我以为阿毛是客套,没想起他真的来了。赶快脱掉线手套,洗了动手,让进站长室,给阿毛找了“阿左,我来找你玩儿了。”阿毛热情的招呼了声。。...

添丁即事

推荐指数:10分

《添丁即事》在线阅读

第二天送完孩子,左小磊骑着电动车去上班,带着刘明正在做日检,阿毛就骑着电动车慢悠悠的过来了。

“阿左,我来找你玩儿了。”阿毛热情的招呼了声。

左小磊倒吓了一跳,本以为阿毛是客套,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赶紧脱下线手套,洗了下手,让进站长室,给阿毛找了个纸杯,倒上一杯水,招呼他坐下。

阿毛说:“我来,是想让你见识见识自己能挣多少钱。”

左小磊还没反应过来,阿毛就走到站长室桌子上的电脑旁,打开了某宝的网站,输入“文章代写”,搜出来一连串店铺。

阿毛随便点开一个,问道:“一篇散文,中学生用的,800字,需要多少钱。”

对面一个客服快速的回复:“亲,您好,千字两百元,您这八百字,付150元就可以啦。”

阿毛不再理睬她,输入“诗词定制”,又点开一个店铺,问道:“一首宋词《满庭芳》,主题是送朋友远行的,需要多少钱。”

客服回复说:“亲。您好,如果用新韵,需要180元;如果用词林正韵,需要300元。包修改包满意,不满意退全款哦!”

阿毛回过头来,问道:“你给人家写一首《满庭芳》,人家给你多少钱?”

左小磊看了两个报价,呆了半晌,回过神来,说:“刚开始给五十,后来群主看我写的好,改成一口价一百块钱,无论用新韵还是词林正韵。”

阿毛说:“一百块钱对你来说很多是不?你那个写手群的群主,只是在中间传传话、分分任务,就能拿走两百块。”

左小磊咽了口唾沫,问:“我能不能在上面也搞个店铺?”

阿毛说:“谁说不能啊,互联网本身就是开放性的。在高圳,流行一句话:所有的利润都来自信息接收的不对称性。想找人写东西的人,只能找到你的群主,想写东西做兼职挣钱的人,也只能找到群主,群主就能在中间挣差价了。而群主要做的,就是通过网络信息传播,让要写东西挣钱的人和要花钱找人写东西的人都能找到自己。”

左小磊心动了,说:“那你帮我开个店铺试试?”

阿毛说:“我来找你,正是为了这个事儿。不过先说好了,我在高圳学的那一套,不一定管用,也正好找个机会练练手,你的店铺要是起不来,可别怨我。”

左小磊赶紧站起来,把座位让给阿毛。

阿毛轻车熟路,很快就开通了店铺,说:“拿你身份证来,需要实名验证。”

左小磊从钱包里拿出身份证,阿毛用智能手机拍了张照片,传在电脑上,继续上传网站。然后用手机扫了下二维码,说:“把你手机的验证码给我。”

左小磊赶紧看了下短信,告诉阿毛,阿毛说:“用你的手机号登陆了,现在进行第二步验证。”

左小磊面对手机摄像头,根据语音提示:“请眨左眼”“请稍微摇头”,做了一套动作,手机屏幕弹出一个笑脸“二次验证成功。”

左小磊吃了一惊:“这太神奇了!”

阿毛说:“还要缴纳保证金,需要1000块钱,你在电脑用网银支付了就可以了。”

左小磊说:“我从来没有开通过网银。”

阿毛并不吃惊,仿佛意料之中的事情,说:“你从来不网购,没有并不奇怪。行,我先帮你代缴了,你抓紧去开个网银账号。”

左小磊啧啧称奇,说:“还能代缴,这个软件功能太强大了!”

阿毛却嗤之以鼻:“你再在加气站待下去,大学就白上了。”

缴纳了保证金,店铺就开通了,阿毛又帮他做链接、搞装修,忙了整整三个小时。

终于,阿毛起身伸了个懒腰:“阿左,搞定了。”

左小磊说:“会不会有人找我?”

阿毛说:“应该不会有。”

左小磊说:“那你忙活这半天,岂不是白费劲了?”

阿毛说:“开通店铺只是第一步,还有很多事要做哩。”

左小磊确实对挣钱非常渴望,催促说:“阿毛,那你抓紧弄啊。”

阿毛说:“我饿了。”

左小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骑上电动车,阿毛也骑着自己的电动车,一起下馆子去吃饭。

饭桌上,阿毛说:“吃了饭,拿着你的工资卡和身份证,先把网银开通了,然后再买个智能手机。你不可能随时盯着电脑,但手机可以随身携带着,如果有人找你,手机一响就知道了。”

左小磊好奇的问:“手机也能看店铺?”

阿毛说:“怎么不能啊。”

左小磊说:“可加气站除了生活区,不让随身携带手机。”

阿毛说:“这好办,要么买个防爆智能手机,阎胖子还算个好人,就算查到你带这款特种手机,也不会说你什么;要么你就辞职,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左小磊说:“防爆对讲机都死贵,防爆智能手机估计更贵。”

阿毛说:“先别考虑那么多了,你就先买个普通的智能手机、开通网银,然后我再帮你做下一步。”

左小磊急着赚钱,匆忙吃完饭,就去办这两件事,阿毛按了按电动车喇叭:“明天我再过来找你。”

智能手机、4G电话卡办妥,又去开通了网银,左小磊赶忙往站上赶。

阎部长却已经在站上等候多时了,问道:“左站长,又去哪里了?老这么脱岗,也说不过去吧。”

左小磊撒个谎说:“我的手机坏了,怕公司有事找不到我,赶紧去买了个新的,所以耽误了些时间。”

阎部长看了看左小磊手里崭新的手机盒子,半信半疑的笑了笑,让左小磊心头一沉。

但阎部长突然变得和颜悦色起来,说:“公司有规定,站长必须24小时保持手机开机,你这为了保持联络通畅,也算是公务嘛!这次就不考核你了。”

左小磊连忙点了点头:“谢谢,谢谢阎部长,请到站长室喝杯水。”

阎部长没有推辞,进入了站长室,左小磊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赶紧去饮水机那边倒水。

阎部长坐在办公室旁边的椅子上,说:“哎呦,左站长,我不渴。我这次过来,一是查站,看看站上运营情况,刚才左站长不在,我让刘明带着我转了一圈,左站长的站上打理的井井有条,我想扣上几分都没挑出毛病,就是在撬体内捡到了一把开口扳手,已经让刘明收入器材室了。”

左小磊想起来了,日检的时候例行紧固,也就是高压泵头震动很大,可能会有螺丝被震松,每天拿个大扳手,挨个儿把撬体内的螺栓试一试,如果有松动的就把它拧紧,防止螺栓脱落,酿成事故。

阿毛来了后,左小磊把剩下的几个螺栓紧固交给了刘明,嘱咐他别忘了给缓冲罐排污,刘明紧固完螺栓,又去排污,结果把大扳手忘在了撬体内。

大扳手是钢制的,并不防爆,万一出现泄漏事故,被泄漏高压气体冲击后,弹起来再落下砸在撬体的钢板上,只要蹭出一点火星,登时就是爆炸事故。虽然概率极低,况且还有可燃气体报警器、压力传感器监督泄漏事故,能够瞬间紧急启动闭锁出气系统装置,但从理论上来说,万一两个安全附件同时失灵,恰好出现了泄漏事故,那么这四五千立方米天然气,足以把方圆一百米炸成一片狼藉。

基于这个理论,撬体区留下大扳手,是安全管理上的一大隐患,这阎部长一句“捡了个扳手”就给带过了,既不扣分、也不批评,反而不正常。

果然,阎部长又说道:“第二嘛,就是又到了做季度述职报告的时候了。你知道我这人,小学文凭,凭着努力学习设备技术,进了事业部,专门负责站内隐患排查和维抢修工作,领导让我写述职报告,真是难为我啊。”

左小磊明白了:“阎部长,事业部的工作,我不了解啊。”

阎部长说:“我列了几张纸,你帮我组织组织语言就行。左站长的文笔,我信得过,你给人家写收多少钱,我照付不误。”

阎部长这是打明牌啊,明知道自己上班摸鱼做兼职挣钱,一直不说破,既不举报、也不处罚,虽然毕恭毕敬的找左小磊帮忙,言语之间就把上班摸鱼的事儿带了出来。

到了这个份儿上,左小磊只好从命了,阎部长面露感激:“左站长,写完后你发我邮箱就行,你先忙着,站上运营的事儿我帮你盯一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添丁即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