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产品内置的闲聊软件响了出来,左小磊赶快把洗非常干净的碗筷搬入橱柜,按了下绿键,看了几眼,闪现出一行字:“我的祖宗,抓紧时间把文案交了,客户催了好几次了。”左小磊拍了拍脑门,原来是有一篇赋还也没交稿,赶快再打开电脑,赶交任务。直到忙完,了到了二十年多,徐薇左小磊拍了拍脑门,原来有一篇赋还没有交稿,赶紧打开电脑,赶交任务。。...

添丁即事

推荐指数:10分

《添丁即事》在线阅读

手机内置的聊天软件响了起来,左小磊赶紧把洗干净的碗筷搬入橱柜,按了下绿键,看了一眼,闪过一行字:“我的祖宗,抓紧把文案交了,客户催了好几次了。”

左小磊拍了拍脑门,原来有一篇赋还没有交稿,赶紧打开电脑,赶交任务。

等到忙完,已经到了十年多,徐薇薇已经哄着苞米睡了,诺诺趴在自己房间的小床上,也已经进入了梦想。

左小磊给诺诺盖上薄毛毯,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卧室睡觉。

“滚出去,洗澡去!”徐薇薇似乎没有消气,没好气的说。

左小磊被轰了出来,轻轻带上门,站在阳台上点燃一支烟,默默的想着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小区内的电灯一盏盏的灭了,左小磊看了眼手机,已经接近12点了,赶紧掐了烟头,独自去书房睡了。

一觉睡到6点半,徐薇薇已经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做好了早饭,两个孩子被从被窝里拎出来,洗脸、刷牙,吃饭。

徐薇薇一向吃的很少,扒了几口饭,去卧室换了衣服,拎起小包,出门上班去了。

左小磊趁着诺诺和苞米吃饭,给她们检查书包,好在孩子们的习惯很好,睡前已经整理好了,但不检查一遍,总是不放心。

时针指向七点,左小磊从车棚内找出电动车,前面踏板站着苞米,后面坐着诺诺,先去幼儿园,把苞米送给老师;又赶紧调转车头,把诺诺送到小学门口。

道路堵车,但堵不住二轮电动车,左小磊看了下手机,七点半了,拿下头盔,擦了把汗,立马朝着加气站赶去。忽然“当啷”一声,左小磊下意识的停下电动车,看了一眼,原来前轮的车胎爆了。

左小磊叹了口气,推着电动车,送入不远处一家电动车维修的小店,赶紧叫了辆出租车,向着大湾路CNG加气站驶去。

平日里那条路,骑着电动车不用二十分钟就到,今天坐上出租车,左小磊才发现,按照目前这个速度,自己大概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

原因很简单,这条路太靠近顺意小学了,送孩子的、上班的挤作一团,把道路挤了个水泄不通。

出租车师傅看见左小磊着急,安慰说:“左站长,早高峰就这样儿,别着急了。”

左小磊说:“哎呀,算了,我下车跑过去算了。”掏了下口袋,身无分文,而上班时带的包还在电动车车筐里放着,忘了拿了。

只好说:“师傅,我忘了带钱,你去大湾加气的时候去站长室找我一趟,我把车钱给你付了。”

出租车师傅很好说话,跑出租的每天都要去加好几次天然气,要起来也方便,于是说:“行,只是暂时没法靠边停车,左站长下车时小心点。”

左小磊来到非机动车道,甩开膀子跑了起来,来到大湾路加气站门口,只有几名加气工在干活儿,班长刘明不见了。

孙姐年龄稍微大些,挤眉弄眼说:“站长,你怎么才来?事业部的阎部长已经来了,带着人在查站。”

左小磊强装镇定:“不就是迟到嘛,由着他查吧。”

阎部长,实际上是阎经理,只因为他管着事业部,所以下面的人都习惯喊他阎部长。

阎部长正在撬体那边,戴着线手套,用手摸了摸高压红管,班组长刘明跟在后面,毕恭毕敬的。

阎部长说:“刘班长,试试这红管,抖动频率明显异常嘛!让你们巡检、日检、周检、月检,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

刘班长唯唯诺诺的,不敢吭声。

阎部长说:“你们那屋子,没打扫干净,我就当没看见,在一线干活儿都不容易,就不考核你们了。可是,这是安全问题,我不能装作看不到。”

左小磊赶紧披上红色的防静电服,换上黑色的防静电鞋,三两步跑了过来:“阎部长,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来晚了。”

阎部长头也不抬的说:“现在大湾路连两轮电动车都能堵住吗?考勤机没有你今早的打卡记录,办公室扣你的钱可不关我的事。”

然后用支中性笔,在考核表上“安全隐患”写上:“高压红管震动异常,存在安全隐患。扣2分。”

左小磊看了一眼,难为情的说:“红管震动异常,这是什么毛病?”

阎部长说:“笨呐!高压泵头有毛病才会让高压红管震动异常,难道我给你记一笔‘高压泵头运行异常’?”

左小磊倒是感激,说:“撬体内增压机泵头带病运行,我这站长一定会被公司处分,阎部长辛苦了一早上,赶紧去站长室,喝杯茶。”

阎部长抬头看了一眼,又记了一笔:“站内人员进入高压区未佩戴安全帽,扣1分。”

左小磊下意识的摸了摸头上,都怪跑来的太急,安全帽竟然忘了戴。

阎部长说:“这里是高压区域,设备运行压力25MPa,特制安全帽都不戴,你这是要搞事情?”

左小磊被训斥的说不上话来,阎部长说:“挂个通知,先停站,把泵头捯饬下再说,带病运行可要不得。”

拆撬体内的高压泵头,卸开了查原因再组装起来,这么笨重的机器,就不是两个人能干的活儿,阎部长走到安全区,打了几个电话,把其他两位站长叫来。

原来是耐高压四氟垫有些变形,密封不严,溢流阀溢流过大,连累整个泵头异常抖动。阎部长经验丰富,有条不紊的带人修复,忙活了一上午,四个人一身油污的从狭小的撬体内钻出来,跑到生活区,用去污粉搓了下手,洗干净后摘下安全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加气工开始去打饭,左小磊说:“大家辛苦了,一起吃个饭吧,我请。”

两位站长只是推辞,要回各自的站上吃,阎部长说:“到饭点了,哪能光干活不吃饭?一起去吧。”

两名站长不好推辞,就跟着左小磊下了馆子。

下午还得上班,大家不能喝酒,只是点了一些贵点儿的菜,一起吃顿饭,很快就吃的差不多了。

阎部长一边吃着,一边数落说:“小磊,你家里忙,我也不是不知道,但站上的事儿你一定要处理好了,平常你脱岗去干些私事儿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今天我要是不过来查站,四氟垫继续腐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喷油,25Mpa的压力,一百多万块钱的液压油三分钟就喷完了,这责任谁负得起?”

左小磊被数落的低下了头,另外两位站长也放下了筷子。

阎部长说:“你就忙你那一套吧,我不管。可站上的事儿看不好,我还能不管吗?我问你,那个刘明顶用吗?你好歹在这里上了八年班,这套高压设备也算了解个差不多了,所以才把站交给你。你要再这么下去,就等着站上起火、燃烧、爆炸,然后我陪你一起去蹲局子去!”

说完这些话,阎部长摇了摇头,起身走了。

两位站长见了这种情景,起身告辞说:“左站长,吃饱了,我们回站上了。”左小磊连忙起身,一边送大家出门,一边去结账。

突然想起没有带钱,好在老板整日跟自己抬头不见低头见,就说道:“老板,忘了带钱,我去站上取了来再付给你。”

老板脸上堆笑说:“左站长,你们的领导已经付过了,不敢再收一份儿。”

左小磊倒吃了一惊,赶紧追上去,说:“阎部长,怎么能让您破费?跟我去站上,到了我的站上,理应我请啊。”

阎部长头也不回的说:“你一个月能挣几个钱儿?就别逞能了。你把站上的事儿给我整好了,比什么都强。”

三名站长站成一排,目送阎部长开车走了,东江站站长说:“小磊,你再这么弄,阎部长就要搞掉你站长职务了。”

解放路站长也说:“小磊,吕站长说的对,你可别不当回事儿。”

左小磊使劲儿点了点头:“去站长室坐坐?”

忙了一上午,都有点乏,两名站长没有推辞,三个人就去站长室休息去了。

左小磊喊了一声:“刘明,来站长室一趟。”

刘明赶紧跑过来,问:“站长,我来了。”

左小磊问道:“我的考勤刷上了吗?”

刘明说:“刷上了。不过站长啊,你那块儿玻璃胶不好用了,考勤机一直提示‘没有指纹记录’,我刷了十几遍才录进去。”

左小磊赶紧去找玻璃胶,再做一个假指纹,玻璃胶已经挤不出来了,想想也是,站上十几口子人,一瓶玻璃胶早用完了。

武军说:“你们站上真是有钱,为了糊弄考勤机还买玻璃胶啊。走,去生活区,我给你弄一个。”

武军找了个铝制可乐罐子,剪下一块儿,把内壁用打火机熏黑,让左小磊按了下黑黑的区域,用透明胶带裹紧沾了炭黑的手指,慢慢取下来,再沾在另一小块可乐皮上,小心翼翼的粘牢固,说:“妥了。”

左小磊去考勤机试了试,果然提示“考勤成功。”

刘明对武军也很佩服,说:“武站长果然厉害。”

武军面露得意:“那是,人手一个必备,迟到一次扣50块,谁还不堵个车啊。”

刘明又说道:“考勤机今天多了一次考勤记录,咋办?”

左小磊说:“不要紧,办公室问起来,就说打扫卫生时,擦拭考勤机不小心碰到了。”

喝了几口茶水,左小磊的电话响了起来:“阿左,我回来了,在火车站站。”

左小磊捂住电话,说:“阿毛回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添丁即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