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东,一处北方三线城市,搭上了“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快车,许多高新区产业、金融产业蓬勃发展中,一派欣欣向荣景象。市里唯一的金融公司进昊风投,借着高新区产业的入驻,一路水涨船高,了由原来的几十人的小公司,迅速迅速扩张成了一家两百多人的上市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市里最大的金融公司进昊风投,借着高新产业的入驻,一路水涨船高,已经由原来的几十人的小公司,快速扩张成了一家两百多人的上市公司。。...

添丁即事

推荐指数:10分

《添丁即事》在线阅读

荣东,一处北方三线城市,搭上了“深化改革”的快车,许多高新产业、金融产业蓬勃发展,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市里最大的金融公司进昊风投,借着高新产业的入驻,一路水涨船高,已经由原来的几十人的小公司,快速扩张成了一家两百多人的上市公司。

这家公司的老板,是个女人,叫做夏琮,此时她一身职业装束,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用只勺子不断的搅动着。老板桌的对面,坐着徐薇薇,两只手轻轻放在桌子上,显得毕恭毕敬,身前的咖啡在冒着热气,她却没有去碰它。

夏琮抿了一口咖啡,轻轻把咖啡杯放在桌上,说:“薇薇,公司成立高新区业务部的消息,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知道,你跟了我十年,公司发展到现在这个规模,你立下了汗马功劳。按理说,这个部门经理的职务非你莫属。”

徐薇薇已经知道,后面的话才是重点,肯定会有什么“但书。”

果然,夏琮缓缓的说:“公司组织体检,你被查出怀孕,这件事情你要想清楚了。高新区是我们集团扩张的重要战略部署,部门刚刚组建,在工作和个人家庭方面,你需要有个取舍。”

徐薇薇显得有些局促,但仍然不失职业化的回答说:“谢谢夏总提醒,我回去一定会把这件事处理好。”

夏琮端起咖啡杯,吹了吹热气,说:“进军高新区,刻不容缓,最多下周一,这个部门经理的位子,就要定下来了。”

刘秘书抱着文件进来了,夏琮掏出笔,开始签字。

徐薇薇点了点头,起身说:“夏总,您先忙,我先回去了。”

夏琮点了点头:“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的。”

徐薇薇从毕业开始,就在这家金融公司工作,那时候公司还是个小作坊形式,只有五六名员工,名字叫做“进昊财务代记账工作室”,也就是替一些企业办理税务登记、代报税务、清除异常经营状态之类的活计。

公司发展壮大,夏琮并没有忘记她,让她在财务部门做个主任,继续负责集团税务、财会、出纳的业务。

按理说,也是个小中层、大白领了,但高新区部门经理的位子,那可是金领,徐薇薇把十年的青春,融入了进昊集团发展壮大的基石里,虽然夏琮待她不薄,即便是个本科生,依然安排了主任的职事,管着手底下一票硕士生,还有两个博士生,但人往高处走,她何尝不想再进一步呢?

今天的谈话,夏琮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么重要的位置,她自然希望自己带出来的嫡系去掌管,所谓“用旧不用新”,主要是能摸透脾性、用着顺手。况且,08金融危机的时候,进昊还是个小公司,差点倒闭,几乎发不出工资,员工们纷纷跳槽另谋高就,从当初创业时一路跟随到此的,也就徐薇薇了。

徐薇薇心里充满了期待,又充满了忐忑,到了下班时间,早早开着车回家了。

打开家门,家里空无一人,下意识的拿出手机,说道:“左小磊,你去哪里了?”

左小磊是徐薇薇的丈夫,在荣东石化一家下属的天然气公司工作,负责市区最大的一座CNG加气站。

电话那头很嘈杂,左小磊气喘吁吁的说:“接老大放学的,老二那边我跟幼儿园的李老师打招呼了,晚一点过去。”

徐薇薇定了定神,自己这几年加班加点,也亏了左小磊在家忙前跑后,搞定后方。

她虽然是个小中层,但在集团里是个小角色,看人脸色、受人支使,只能在大领导面前唯唯诺诺,做好本分事,加班加点也不敢抱怨。

左小磊虽然只是个加气站站长,但也算是“宁为鸡首”,只要公司不来人检查,很多事情自然会自由一些。

准点上班、准点下班,然后接孩子、做饭,这就是他的全部。偶尔孩子在学校有些事情,就给班组长打个招呼,溜出去忙一会儿,再偷偷的溜回去。

想到这里,徐薇薇感到一丝愧疚,在电话中说:“你接完诺诺就回家吧,我去接苞米。”

左小磊答应一声,就摁死了电话。

徐薇薇乘坐电梯,到了地下车位,开着车去幼儿园接苞米。

幼儿园前人山人海,大概是国家放开了二胎后的原因,这一茬宝宝特别多。

左小磊发现了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没地方停车。她试了好几次,都被执勤的交警给驱逐了。

来回了好几趟,还是没找到车位。到了最后,徐薇薇终于焦躁,干脆把车往人行道一放,锁上车门,就去接孩子去了。

交警喊了几声,她装作听不见,大踏步跑进了幼儿园。

交警看见喊不住她,只好从腰包里掏出本子,扯下一张罚单,贴在挡风玻璃上。

徐薇薇抱着苞米出来,见了罚单,撕下来装进口袋,就要开车离去,交警又走过来,敲开车窗,又是一顿批评,引来路人围观。

徐薇薇听明白了,要不是放学时候道路堵塞严重,这种明目张胆不配合执法的行为,交警早就叫拖车了。

徐薇薇一言不发,由着他批评,心里憋了一口气,好歹等交警批评完了,开车逃也似的离开了幼儿园。

家里,左小磊已经在厨房忙活,把莲藕刮去外皮,将猪肉切成肉丁,诺诺在房间内做手抄报。

苞米一下子挣脱徐薇薇的手,喊道:“爸爸,你今天为什么没有去接我?”

左小磊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抱起苞米说:“妈妈去接你不是一样吗?”

苞米撅起小嘴,奶声奶气的说:“妈妈被警察叔叔抓住了,同学们都围着看,还有几个在喊我的名字,丢死了。以后,再也不让妈妈去接我了。”

左小磊抬起头,望向站在门口的徐薇薇,关切的问道:“怎么?跟人吵架了?为什么会惊动警察?”

徐薇薇从口袋里掏出罚单,拍在桌子上,没好气的说:“交警啦!我就停了一会儿,真是不给情面!”

左小磊松了一口气:“我当多大点儿事呢。苞米,去找妈妈玩一会儿,爸爸要做菜。”

晚饭有点沉闷,因为左小磊发觉到徐薇薇心事重重,只是绷紧着脸。

夫妻两人先照顾孩子,孩子吃饱后,就跑去卧室玩耍去了。

桌子上只剩下徐薇薇和左小磊。

左小磊端过苞米剩下的半碗米饭,抄起筷子就吃。

徐薇薇却放下筷子,说:“小磊,我怀孕了。”

“奥,知道了!来,吃块排骨补补。”左小磊夹过一块红烧排骨,埋头又吃了起来。

徐薇薇心情不大好,一把夺过碗筷:“左小磊,你听明白了没有,我,怀孕了!”

左小磊说:“我知道了,怀孕是好事儿啊。”

徐薇薇说:“这孩子我不想要,三胎还没放开,要罚款的。”

左小磊说:“这我知道,罚多少认了,先照顾好身子再说。”

徐薇薇有点崩溃,皱起眉头说:“你知道吗?这孩子会影响我的工作,所以我不想要。”

左小磊也变得认真起来:“你这说的哪门子话?我们都在个人企业上班,又不吃公家饭,私企又不会因为你超生开除你,罚钱就罚钱呗。”

徐薇薇感到有些无力,说:“我们有两个女儿,养起来压力已经很大了。再说,你考虑过再生一个后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吗?我今天去接了一趟苞米,人挨人、人挤人的,再多一个根本照顾不过来。”

左小磊说:“小时候,让我妈来帮忙看两三年,等上幼儿园就轻松了。你是不知道,现在多少人结婚后想要孩子都要不上,你这有喜了,怎么能舍得不要呢?”

徐薇薇说:“行,就算有人帮忙看孩子,你算过没有,三个孩子的抚养、教育、特长班、兴趣班,加上杂七杂八的各种事情,我们怎么可能忙的过来?现在你一个人接送俩孩子,都忙的焦头烂额的,干了两年站长,也不想着上进,就整天穿一红色工作服,跟车尾气打交道,难道你就想这一辈子就这么算了?”

左小磊说:“当个站长,好歹一年能挣小十万呢!像我这种惯常上班摸鱼的,不少了啊。再说了,你不是挣得多吗,我把家里照顾好了,你多挣点也不亏。”

徐薇薇更加崩溃:“左小磊,你能不能有点长进?苞米慢慢大了,你找个机会往上爬一爬,不要家里都指望我挣那些钱!”

左小磊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说:“我们刚结婚时,我是加气工,你是小会计,住在城乡结合部,欠了一屁股债,你也没嫌我挣得少。现在,我们在城里买了学区房的四居室,诺诺上小学好歹有个保障了,你却又嫌钱不够花了。你到底怎么了?”

徐薇薇索性把碗筷一推,躲入卧室,“嘭”的一声关上了门,左小磊面带错愕,也没心思吃饭了,就去收拾碗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添丁即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