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芜确实很不知所措,也不明白怎么的,自己说了一句不吃营养液要吃饭时,这小姑娘就哭的不能自拔。我想吃个泡面很过份?何老了很清楚自己爱徒为什么哭,老祖宗说了什么了,当然是做教授的,他貌似听得懂了老祖宗的话。虽然,何老面露难色的跟云芜说:“老祖宗,当我想吃个泡面很过分?。...

云芜确实很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怎么的,自己说了一句不吃营养液要吃饭,这小姑娘就哭的不能自拔。

我想吃个泡面很过分?

何老已经清楚自己爱徒为什么哭,老祖宗说了什么了,毕竟是做教授的,他倒是听懂了老祖宗的话。

但是,何老面露难色的跟云芜说:“老祖宗,当年……”

兽化元年85年,人类付出巨大的努力,以及近两代人的辛勤,总算将蓝星重建回兽化元年的规模,可是兽化元年的灾难实在是太大了,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文化是受到最大冲击的。

所有的纸质书籍几乎被毁的七七八八,再加上当年电子书和电子设备的使用,纸质书籍本来就偏少。

地震,水灾,泥石流,海啸……等等大灾难面前,人命都不一定能抢救得了,就算抢救下来,人类怀里抱着的肯定也不是书籍。

所以到了兽化元年85年,纸质书籍几乎成了绝品,有也是各大世家,博物馆的收藏品。

近90年来,人类忙着重建家园,恢复经济,抢救灾害导致的各种疫病,一时间竟忘了传承文明。

第一批兽化人大部分的逝世后,人类才茫然发现,文明没有传承下去,而身负文明的那一群人也离世了。

人类意识到文明重要性的时候已经晚了,第二代兽化人虽然也或多或少继承了一些文明,但是没有书籍,仅靠口头上的相传,终究是无力回天。

兽化元年85年以后,人类文明断了,无论是哪一种文化多方面出现断层。

到了现在的3021年,何老包含热泪,感叹道:“人类文明自己断层近千年,我们,”何老苦笑道:“已经不知道还能不能称之为人了。”

何老又继续道:“所以老祖宗您可能得体谅一下,我们是做不出你口中的饭菜的,我们接受的教育里面就没有这种东西。”

云芜:……

我勒个去,太踏马震撼了,我一觉睡着后人类文明都要断绝了?

我是世界上仅存的没有经过兽化的人类?

云芜敏锐的神经突然察觉到了危险,如果自己不是在做梦,周围的人不是在拍戏,那么云芜她,危险了。

作为如此一个香饽饽,云芜不得不有点阴谋论,人类最大通病就是自私,知道千年前的没有经过的兽化人类清醒了,自己会遭受到什么?

云芜听着何老及其他人一口一个老祖宗,可没有被老祖宗这三个字冲昏头脑。

和几亿人口兽化人类文明发展相比,一个千年的老祖宗孰重孰轻,很明显了吧?

而且,就算目前没危险,也保不准接下来会有什么危险,云芜整个心都心跳加速起来。

何老见云芜脸色越发难看,有点懊恼自己怎么一下子全部都说了,老祖宗肯定不能接受,据历史书记载。

兽化元年前的种花国乃至全蓝星虽然受了一场名为新冠病毒的侵扰,但是依然是和平,繁华,欣欣向荣的,而不是……

老祖宗刚刚才醒过来,一下子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也是常人之事。

何老知道老祖宗虽然已经千岁不止了,但是老祖宗看起来其实就是跟自己孙女差不多大,对她而言,不过是一觉睡醒而已。

何老不由有点轻哄的意味:“老祖宗,委屈您了,多少吃点吧?营养需要跟上病才会好啊。”

我没病!!!

云芜似乎周身环绕了这三个大字,我不过是睡一觉醒来,天变了,家人没了,年纪一大把,你们还要我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没有天理了!

云芜掀开盖住自己的被子,材质很轻,很暖和,一点也不像棉花做的。

云芜要起床,何老及身边的人吓了一跳,“老祖宗,可使不得,使不得,你身体还虚着呢,现在还不能起来。”

老祖宗受到重物压迫导致神经质昏迷,俗称植物人,虽然目前是清醒了,但是还不确定有没有后遗症,她要是有什么好歹,国家和人民是不放过实验室里的所有人的。

云芜受了极大的刺激,没有刚刚的好说话了,她一定要起来,被拦住也要起。

若之怯生生的问:“老祖宗可能是想去找吃的了吧?她好像很反感营养液。”

可不是嘛,云芜委屈极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我都多少顿没有吃了,多可怜啊!

再说了,不吃饱我要怎么逃跑?

是的,云芜打算逃跑了,再待下去,云芜怕自己会被硬逼着去做什么实验。

虽然云芜很信任国家和种花人民但是毕竟千年过去了,万一……

再说了,云芜不由有点阴谋论,蓝星可不止种花国,万一被那个太平洋警察插一脚,云芜觉得自己小命不保。

国与国的交往,可不是简单的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此地不宜久留。

走之前,云芜摸了摸一直唱空城计的肚子,委屈巴巴的安慰自己,我得大吃一顿才有力气逃跑。

何老看着云芜猛点头,显然是很赞同若之的话。

可是,全蓝星都找不出您要吃的东西啊,没人会做怎么变出来?

云芜撇撇嘴:“厨房在哪里?”

没人做我自己也会,比不上老妈的好手艺,我常年在几百公里在的d城打工,不会做饭我不得饿死吗?

何老懵了一下,厨房?

哦,是指食堂吧?

何老让若之带老祖宗过去,自己和其他同事则留下了继续分析老祖宗醒过来的原因。

其实还想让老祖宗配合抽一管血的,但是何老按住了跃跃欲试的小刘,何老算是看出来了,老祖宗对他们反感的很,也戒备的很。

除了年纪跟她“相仿”的若之,她好像不太喜欢大家。

像是动物园里面的乌龟,那是硕果仅存的没有妖怪化的动物之一,遇到什么都用壳把自己藏起来。

科学家也判断,乌龟没有妖怪化是得益于它的壳。

若之是聪明的,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上了华清的研究院,她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一只“老古董”发箍,是猫耳朵的,毛茸茸的,好不可爱。

若之让云芜把猫耳朵给戴上,这样安全一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老祖宗她神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