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街离这里很近,陆淮钦省了绕路寻马车,一路小跑带着夏予到了济仁堂。济仁堂早以关门歇业了,陆淮钦猛踹了两脚门,门板哐哐直响,才将里面的张大夫喊了出。张大夫早以养成众人夜深求医这种事情,但见伤的是夏予,但是惊愕了些许。“救孩子。”陆淮钦不想浪费了时间。济仁堂早就关门了,陆淮钦猛踹了两脚门,门板哐哐作响,才将里面的张大夫喊了出来。。...

东街离这里很近,陆淮钦省了绕道寻马车,小跑带着夏予到了济仁堂。

济仁堂早就关门了,陆淮钦猛踹了两脚门,门板哐哐作响,才将里面的张大夫喊了出来。

张大夫早已习惯众人夜半寻医这种事情,但见受伤的是夏予,还是错愕了些许。

“救人。”陆淮钦不想浪费时间。

张大夫点头,便要去救人。

陆淮钦想要跟进屋,张大夫将人挡在外头。“公子,你且宽心,在外头等着。”

陆淮钦在外头一站,就是一个时辰。

看着衣袖上的血迹已成暗色,自始至终未松开的眉宇又拧紧了几分。

直到何幸上前为他披了一件狐裘,他才微微舒了一口气。

何幸:“陛下,这里有奴看着,您先回去休息吧。”

“朕不累。”

何幸见状,不再多言。

屋内的张大夫替夏予包扎好了伤口,忙抬袖拭去额上的汗水,“还好,伤口避开要害,你命大。”

夏予脸色微变,浅笑应和。

等陆淮钦进来的时候,她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血色。

陆淮钦见状也没有多言,甚至只是站在门口,都未走到夏予的身边。

“我想留在这里,可以吗?”夏予因了虚弱,声音也软软的。

“大夫说这伤避开了所有的要害。”

夏予藏在被子里的手捏紧了床单,面上却浅笑,“是,我命一向大。真是没如你的意,我知道你心里就盼着我死。”

“朕想要你死,易如反掌。夏予,你若还想逃,趁早收了这颗心。”

陆淮钦留下这句冰冷至极的话就离开。面色冷漠,同刚开始知道她受伤时的模样,简直是天囊之别。

夏予却是沉沉地舒了一口浊气。

她知道以陆淮钦洞悉人和猜忌的本事,不可能现在还没反应过来。

她是故意摔下来的,伤口也是她故意弄的,那些话也是故意说的。

只是没想到,陆淮钦真的把她带来了。即便洞悉她想留在这里,还是任由她留下。

夏予越发觉得,自己是有些看不透陆淮钦的。

按照清鸿寺那把火,他应巴不得她去死,以此埋葬他流落民间,略显不堪的过去。

可他没有。

得知自己死而复生,态度是那么的模棱两可。

但当年,他是真的想过要杀自己的。

想到三年前满眼的火,夏予胸口都是疼的。抢在眼泪落下之前,连忙将眼闭上。

这迷迷糊糊一睡,便睡到了第二日晚上才醒。

醒来,便瞧见陆淮钦在桌案边批阅奏折。

夏予连忙看了看周围,还未反应过来,陆淮钦便道:“在济仁堂边上的宅院里,没进宫。”

夏予微不可见地松了口气,随即又警惕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淮钦抽了一本书到夏予床边,“孤本,你当初一直寻不到,朕从太医院给你带来了。”

夏予睨了一眼书封,“我看过了。”

“温故而知新。”陆淮钦把书放到她怀中,便摸向了她的后腰。

夏予挣扎不过,任由他的手绕进衣裳,最后轻轻地盖在了伤口上。

陆淮钦的手很大,夏予的腰很细。对于陆淮钦来说,就是一掌盈握。

他带薄茧的手触碰到其它的肌肤,痒的夏予缩了起来。

陆淮钦见状,兴致甚好地微勾了唇角。不舍地在细腰上流连了一会,便替她把被褥压紧。

“等下喝点小粥。”

陆淮钦说完便去处理奏折,屋内一静,便到深夜。

夏予睡了一天,自然不困,可也惊异于陆淮钦是个铁打的人。

不过想想也是,这男人干什么都很拼。又是四书五经养出来的皇子,身上满是矜骄之态,坐着的时候,连背脊都不曾弯过一分。

夏予打量了他许久,见他长指落在太阳穴上揉了揉,便知道他是要休息了。

“你回宫睡?”

陆淮钦长指微顿,徐徐道:“同你睡。”

“我不想同你——”

夏予还没抗拒完,陆淮钦便掀了被褥躺进来。仗了夏予身上有伤反抗不得,还得寸进尺,与她紧紧相贴。

“陆淮钦,你——”

“别吵,睡觉。”陆淮钦阖眼,没多久就传出均匀的呼吸。

夏予却是浑身僵硬,怎么都睡不着。

天色还暗的时候,陆淮钦就醒了过来。

他看夏予还睁着眼,只留了一句“慢慢习惯”,就赶着去上朝。

连着几日,陆淮钦雷打不动地出现在夏予面前。

夏予的伤好了许多,已经可以下地走动。

第一次出门,便见宅院全是看守的人,直让她的心凉了半截。

伺候她的人叫星若,是个爱说话的姑娘。只要陆淮钦不在,她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因为星若是从皇宫出来的,说的多是皇宫里的事。

比如太子身子很差,频频吐血,也不知道能活多久。

再如皇后失语,从不说话。

再比如陆淮钦身边的大太监何幸,以前是陆淮钦的侍读,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太监。

还有一件皇宫密事,是关于先帝孝文皇的。

夏予知道先帝是个女人,还是陆淮钦的母后。听说是她杀了她的夫君,也就是陆淮钦的父皇才得以上位。

陆淮钦那么努力,就是夺她的权。

有些好奇想要追问,星若却捂住她的嘴。

“夏姑娘,这是陛下的忌讳,你可千万不要在他面前提起。”

夏予眨了眨眼,表示了然。

星若这才放开了手,转开话题:“你知道何启儒吗?”

从星若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时,夏予浑身都僵住。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他以前也是个书生,后来成了御净房的总管。人长的不错,为人也很好。可能是年纪较大,很体贴人。”

夏予望着她带笑的眸子,试探道:“你……喜欢他?”

星若脸带羞涩,忙岔开话题,夏予便知道,玉方楼死了。

“那负心郎的原配挺着大肚子找上门,将玉方楼曾经赠给负心郎的东西全部还了回来,还带了一封负心郎的绝情书。玉方楼承受不住,便从醉风楼顶楼跳了下去……”

想到原先还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面前,夏予满心不是滋味,连星若后来说了什么,她都没太听进去。

直到陆淮钦出现在她面前,说要教她练字,她本能地排斥。

她以前满心崇拜陆淮钦,恨不得将他身上的东西学来十成十,才觉得自己配得上他。

毕竟在浮玉山那种地方,陆淮钦是唯一一个礼乐书数射御都精通的人。

她学他刚劲有力的字,学他不经意透露的礼数,还要他教自己骑马、画画、作诗……

可如今,她恨极了那个因为情爱而迷失自己的夏予。

“那便作画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疯批暴君,带崽夺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