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予睡了晚上一夜才醒回来,刚睁开眼,就看见隔床坐了一个容貌昳丽的女子抚着小腹。女人听见动静朝她看回来,了横行:“我照料了你晚上一夜,你当给我酬劳。”夏予想起自己身无分文,有些不好意思。女子红唇微弯,“我明白你没银子,这玉坠我抢走了。”一个由红绳吊女人听到动静朝她看过来,了当道:“我照顾了你一天一夜,你当给我酬劳。”。...

夏予睡了一天一夜才醒来,刚睁眼,就看到隔床坐了一个容貌昳丽的女子抚着小腹。

女人听到动静朝她看过来,了当道:“我照顾了你一天一夜,你当给我酬劳。”

夏予想到自己身无分文,有些难为情。

女子红唇微弯,“我知道你没银子,这玉坠我拿走了。”

一个由红绳吊着的玉坠从女子手里滑出来,玉坠质地晶莹,一看就是稀世珍石。

夏予瞧着,连忙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颈。

发现一片空落落的,忙道:“钱我会想办法给你,但是玉坠能不能还我?”

“我曾经也是醉风楼的头牌,照顾你一天一夜,知道我少赚了多少钱吗?你若能给我五十两银子,这玉坠便还你。你若强抢强偷,我就把它砸碎。”

好不讲道理……夏予腹诽。

那玉坠乃证明她身份的唯一的东西,被方丈捡到的时候,就戴在脖子上。

她视之比命重,到头来被人趁自己昏迷的时候拿了去,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拿它要挟自己。

夏予面上冷了几分,不愿再与那女子搭话。

“我叫玉方楼,你我打听过了,叫夏予。送你来的人一看就是个达官显贵。我瞧着你应该是与他置气了,可还瞧得出他是在乎你的。你若服个软,锦衣玉食,还差这五十两银子?”

夏予一想到陆淮钦,满心不是滋味。她掀了被褥出去,不想再与玉方楼待在一处。

她住在醉风楼的第三层,因为是大清早,醉风楼尚且还在沉寂之中。

登上楼台,寒风便呼在脸上。被发丝遮了半边脸,夏予却是看清了站在楼下的何启儒。

何启儒显然也看到了她,那模样,分明是来找夏予的。

夏予生硬地别开眼,却见何启儒跪了下来。一条腿因为这个动作而崩出了血,染了大片的白衣。

夏予满心不是滋味,想到曾经一身傲骨的读书人,又见他如今这般模样,终是下了一趟楼。

何启儒将她带到了一处小巷子里,哀求道:“阿予,你要救我。”

“我如今自身难保,如何能救你?”

“陆域知道这件事情,扬言要把我打死,还说日后让我一官难求,再也别想入科场门。阿予,我的命不要紧,可让我这辈子都不能考科举,就是要我生不如死。”

“你几个意思?”

何启儒舔了舔干裂结痂的唇,几分难为情道:“阿予,我是男人,瞧得出陛下对你不一样,你若肯向他服个软,他定是——”

何启儒话还没说完,就挨了夏予一巴掌。

夏予从来没有打过人,她的手都是救人的。可如今,确实是将何启儒的脸打偏了。

方才玉方楼要她向陆淮钦服个软,她权当二人不熟。可何启儒与她相处三年,对她品性是了解的。

如此还能说出这番话,到底寒了夏予的心。

“阿予,你打我吧,你打死我吧。”

何启儒红了眼眶,抓着夏予的手往自己身上砸。

“我知道我不是人,可我是真的要疯了。我三十多了,到头来还是个穷酸秀才。我爹死的时候,抓着我的手,一定要我光宗耀祖。我也努力了,可官场黑暗,我无权无势,根本入不了权贵的眼!他们断文,全凭喜好,做官全是推荐的功用,我这辈子都别想爬上去!”

见夏予浑身发颤,何启儒苦道:“我如今拖着一条废腿来求你,身无分文,随时都会死去。阿予,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夏予连连摇头。

“你对功名的追求已经走火入魔了。你的文章老生常谈拾人牙慧毫无新颖之处,到头来还全部怪别人?我是不会见死不救,可我救命,却不医人心。”

夏予将他推开快步离开,何启儒拖着一条断腿,无论如何都追不上夏予。

最后倒在地上,绝望地看着夏予远去。

夏予一到醉风楼,便见几个男人盯着她。瞧见张妈妈,就知道是她找人跟着自己,生怕自己跑了。

回屋后,并未见到玉方楼。夏予躺进被褥里,强压下痛苦,琢磨要如何才能逃出陆淮钦的手心。

大抵是热未全退,夏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感受到一只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流连。这手滚烫得很,抚过锁骨后,从内衬滑了进去。

在她满是伤疤的肌肤上摸着,吓得夏予睫毛都在颤,却不敢轻易睁开眼。

本以为那手还要乱动,最后却突然抽了出来。

“醒了便睁眼。”

陆淮钦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炸开,夏予浑身颤了一下,更不想睁眼。

“不想睁,日后都别睁了。”

夏予这才慢慢抬眸,却未看向陆淮钦。

“何启儒找你来了?”陆淮钦摸着她的脸,略微粗糙的指腹在她下巴上碾着。

“明知故问。”

“朕予他官职了。”

“与我何干。”

“你不好奇朕给了他什么官吗?”

“毫无兴趣。”

陆淮钦猛地捏住她的下颚,强迫她的眼睛看着自己。

他盯着她殷红的唇看了好半晌,才幽幽道:“这张嘴若不会说话,日后也可以不用说话了。”

夏予瞳孔颤了颤,从足到头升起一股寒凉。可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都是拜眼前人所赐,便倔强地直视他的眼睛。

陆淮钦饶有趣味地盯着她眸中自己的倒影,在夏予内心开始胆怯晃动的时候,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

“朕看过他的文章,也觉得差强人意。所以,朕让他进宫当了御净房总管,你瞧着如何?”

“是……太监?”

“是。”陆淮钦嘴角微翘,人畜无害。

夏予沉沉地闭上了眼,眼泪从眼角滑落。

陆淮钦以手拭她的泪,发现怎么都拭不尽,最后吻上了她的羽睫。

“阿迢——”陆淮钦呢喃她的小名,尾音拖得长长的,还带了几分缱绻。

他顺着泪痕吻下来,最后落在她的唇角边,留恋了一会,又往下移到了锁骨上。

最后,到底没有再进一步。

他喘着气,问:“阿迢,忘了那个男人,和朕进宫,朕许你名分,你愿不愿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疯批暴君,带崽夺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