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后转身就想回去,那门却被关了出来,里面独留她和陆淮钦。“我要回去。”夏予颤了声,浑身上下都在抖。陆淮钦在暗处盯着她,夜视很不错的他,将她的恐惧尽收眼底。“陆淮钦,我要回去。我不想待在这里,我想回去。”夏予不断摸索着扯住他的衣袖,用带哭腔的声音乞求“我要出去。”夏予颤了声,浑身上下都在抖。。...

她转身就想出去,那门却被关了起来,里面独留她和陆淮钦。

“我要出去。”夏予颤了声,浑身上下都在抖。

陆淮钦在暗处盯着她,夜视不错的他,将她的恐惧尽收眼底。

“陆淮钦,我要出去。我不想待在这里,我想出去。”

夏予摸索着拽住他的衣袖,用带哭腔的声音哀求。

陆淮钦冷漠地瞧着,无动于衷。

他得到的情报里,夏予怕极了这种幽闭的屋子。

诚然他并非要夏予受这份苦,可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乖巧一些。

以手抚着她的长发,“早些听话不好吗?夏予,朕不喜你倔强的模样。你只需同朕服个软,听朕的话,乖一些,朕便不会为难你。”

夏予只觉这话如毒蝎,在背脊蹿着,阵阵发麻。

突然一个冰冷毛茸茸的东西从夏予脚边蹿过,夏予尖叫一声,吓得将脸埋在他的臂弯里,死死咬住唇畔,才忍住泪水。

“一只老鼠罢了,没出息。”

老鼠还在不停地“吱吱”叫,窸窸窣窣,应当不止一只。

陆淮钦用手臂撑着夏予,让她不至于瘫软在地上。渐渐地,他便发现不太对劲。

摇了摇手臂,发现夏予身体软的不像话。伸手一摸,果真是发烧了。

“宁生哥哥,你回来了。”夏予眸子半阖,带了几分撒娇的意味往陆淮钦身上蹭了蹭。

陆淮钦浑身僵住,紧抿了唇角。

他知道夏予是烧糊涂了。换做方才,她怎么会喊他流落清鸿寺的名字?

见她还在呓语,陆淮钦将人打横抱起带了出去。

外面的冷风直往人身上刮,夏予往他的胸膛里躲了躲。

嗅到他衣服上的龙涎香,夏予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的江宁生身上只有香火味,而权倾天下的陆淮钦,才用的起龙涎香。

夏予面露悲恸,哀戚道:“陆淮钦,我做梦了。我梦到谦儿死了,浮玉山被烧了,清鸿寺和柠月庵也没了。”

陆时谦是他们的孩子。陆淮钦似乎想到什么,喉结滚了滚,并未接夏予的话。

“我还梦到你告诉我你要去一个地方处理一些事情,让我把一封信送给方丈。我还叮嘱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结果信刚送到清鸿寺,我就被抓了起来。那群人拿谦儿的命威胁我,来问我你的下落。”

夏予顿了顿,继续:“我说了你的位置。孩子是我怀胎十月生的,我不可能眼睁睁看他死。可是他们不信,最后翻到了你写给方丈的信,里面暗示了你的位置。”

陆淮钦脸色未变,只是加快的步伐可以看出他的失措。

“我想了好久才明白,敌人也不是傻子,我说什么他们肯定不信。你定是洞悉了这点,才拿了信做最后的筹码。后来你没死,还变成了皇帝。你带来一群人回到浮玉山……”

夏予没有再说话。

可后面的事情她不说,陆淮钦也记得。

他故意把位置暴露,就是为了最快地诱敌入瓮,继而一网打尽。

等他回浮玉山的时候,选择一把火烧了它。一座山,两处峰。清鸿寺与柠月庵差了几百级阶梯,一日之间,全成灰烬。

“你知道我被人抓住后,关在暗黑的屋子里多久吗?被严刑拷打了多久吗?”

“把我捡回寺里的方丈因为拿了你的一封信,他也死了。老鼠啃着他的肉,白花花的蛆到处拱。他们还说,把孩子丢下了断崖。”

“陆淮钦,是你害死了方丈和谦儿。方丈有恩于你,在你落难时收你进寺。可你到头来为了权势,却害死了他。你的孩子才刚出生没多久,你也由他死。你不配为人,更不配为父。”

“你明知道我在寺里,你还要放火烧死我。在你心里,我就是个夺权的工具,是个一文不值的棋子。我多想这些真的是场梦啊。”

夏予烧得糊涂,却一字一句控诉,皆是血泪。

“不是这样的。”陆淮钦终于肯说话,声色喑哑。

他从未想过要亲手要夏予的命。

只是他回浮玉山的时候,所有逃出来的人都告诉他夏予和方丈死了。

他看了一眼那阴暗的屋子,一想到夏予的尸首就在里面,竟是心生胆怯,不敢进去。

便想都烧了吧。

火焰舔抵他的衣袍,他将他们二人相遇的地方烧个干净。

至陆淮钦登基后,大岐再无寺庙和尼姑庵。谁,都不可礼佛。

如今所有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毕竟开始,他是准备拿三条命换回皇位的。

哪怕不是他亲手杀的,也是他亲手推动的。

可陆淮钦从不后悔。

他一生所求,就是回来,手握权势,站在最高巅,杀了那些曾经践踏过他的人。

夏予安被安顿于醉风楼。楼里的张妈妈是个会看脸色的,自然会好好伺候着。

再次回到马车,已折腾到凌晨。

“陛下,玉佩。”说话的是何幸,陆淮钦身边的贴身太监。年纪看起来不大,身上竟是有几分儒雅。

“丢了吧。”玉佩乃定情之物,夏予亲送。如今人回来了,这东西便不那么重要了。

马车刚进宫,陆淮钦才坐上步辇,一个宫女便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看模样应该是等候多时。

“陛下,太子殿下又咳血了。沈太医说太子求生意志弱,怕是,怕是熬不到天亮。”

“朕会以厚礼葬他。”陆淮钦的话比隆冬的风还割人。

何幸眉心跳了跳,低声道:“陛下,夏姑娘回来了。”

陆淮钦紧了紧拳头,最后还是改道去了一趟东宫。

一进屋,血腥味就扑鼻而来。

陆淮钦看着床上小小的人,脸上分明不见一点血色,一副要死的模样,还偏要拽着一副画不撒手。

陆淮钦扯了扯画,见他握得紧,便用力抽了出来。

画卷慢慢展开,一个生了桃花眼的女人便映在了陆淮钦眼前。

“还我。”

陆淮钦觑了一眼他,将画卷慢慢卷起,转手就投进火里。

“陆时谦,你母亲回来了。你若想见到她,就好好活着。什么时候太医说你能熬过下一个冬,朕便让你去见她。”

陆时谦顿时挣大了眼。

他知道他的父皇不在乎他的死活,他死便死了。所以他说的这番话,定不是骗他的。

陆时谦面带希冀地看向何幸,何幸微微点头,陆时谦浓黑的眼里瞬间携了泪。

陆淮钦冷冷地睨了他一眼便离开。

陆淮钦不喜这个孩子,大抵,是在他身上看到太多自己的影子。

陆时谦长得像他,也同他一般早慧。分明没有见过夏予,却知道自己死了生母。

他骨子里还带了不同旁人的疏离冷漠,谁都养不熟他。

总之,陆时谦没有一处像到夏予。也完全看不出是个三岁多的孩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疯批暴君,带崽夺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