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予就在陆淮钦淡漠的叙述下,呆呆地地望着何启儒站在陆域府的侧门边递过来一袋银子。他与另外一个藏匿在暗处的人闲聊,内容多少也与陆淮钦说的重叠。平时柔和的声音,成了最尖厉的利刃。“夏予,朕没见过蠢的,可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的,你数第一个。”陆淮钦的话成他与另外一个隐匿在暗处的人聊天,内容多少也与陆淮钦说的重叠。。...

夏予就在陆淮钦冷漠的叙述下,呆呆地看着何启儒站在陆域府的侧门边接过一袋银子。

他与另外一个隐匿在暗处的人聊天,内容多少也与陆淮钦说的重叠。

平日温和的声音,成了最刺耳的利刃。

“夏予,朕见过蠢的,可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你数第一个。”

陆淮钦的话成为插进夏予心中的最后一把刀,她突然嘶声力竭,眼中饱含热泪,“你不配,陆淮钦,你不配说这话!谁这样说我都可以,你不配!不配!”

夏予跌跌撞撞地跑了下去,她涉过白雪,一步步朝何启儒走去。

她不知道自己是想要听解释,还是要嘶吼质问。

何启儒早已听到她的声音,怎么都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

刚要解释,却见夏予眼底的悲戚。嘴唇几番张合,最终无力地垂下手。

“阿予,你知道的,我不喜医,追求功名,乃我一生所求。况且我何家本该是大家族,几经坎坷,才落败至此。”

夏予悲恸,绝望地摇着头。

三年前浮玉山那场熊熊烈焰瞬间席卷夏予的大脑,她眼尾猩红,以手按住剧痛的脑子,身子微微弓了起来。

何启儒被她的模样吓到,连要扶她,可还没碰到她的衣角,就被人一脚踹飞了出去。

剑影一闪,何启儒一声惨叫划破黑夜。

夏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傻。

何启儒的大腿被剑划开,皮开肉绽,深可见骨,鲜血汩汩流出。

温热的血还在夏予的脸上,顺着她的脸颊徐徐流下。满眼的白与红,就着夜色,压得夏予喘不过气来。

“阿予,救我,救我。”何启儒虚弱求助。

尽管刚刚遭遇背叛,可医家本能让她要去救人。

才迈开一步,一把剑就横在了何启儒的脖子上。

“你若上前一步,朕便送他上路。”陆淮钦冷冷地威胁。手腕用力,利剑在何启儒脖子上压出一条血痕。

“他会死的。”夏予颤抖。

“一条命罢了。”

“人命在你眼里就这么卑贱吗?”夏予痛不欲生。

她被今日的事情压的要发疯,一步步靠近陆淮钦,想要夺下他手里的剑。

直到与陆淮钦隔一步之遥,她再一次哀求,“他纵然欺我骗我,可我受他祖母救命之恩。”

陆淮钦脸色愈沉,宽厚的手压在她的肩膀上,冰冷透过她的薄纱,让她为之一颤。

那手继而转向她的脸,指腹替她拭血迹的时候,他低声讥讽,“夏予,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呢?屡屡被骗,心里还装着医家仁义,你可瞧着,这世人回馈了你什么?”

夏予怔愣地看着他,觉得可笑至极。

“何启儒要把我卖了求功名,而你要我的命夺皇位,你让我长记性,是要我和你翻翻三年前的旧账吗?”

陆淮钦手腕僵住,好半晌才捏紧拳头收进袖中。

他压下胸腔的怒火,语气却越发凌厉:“朕带你来看清这男人的面目,你别不识好歹!”

“我是不识好歹,才会看走了眼,当年救了一条白眼狼,害了清鸿寺和柠月庵!还有刚出生的孩子!陆淮钦,畜生都比你有情,我养了一年的狗在我要死的时候,都会冲进火海救我。而你呢?!放火要烧死我?!”

夏予见陆淮钦久久不语,褪去薄纱给何启儒缠腿。

“夏予!”陆淮钦一剑断了薄纱。

何启儒在陆淮钦的话里知道了他的身份。

他疼的要晕过去,看着剑端还滴着他身上的血,此时此刻,他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

他狼狈地从陆淮钦的剑下爬过,半个身子埋在雪中,留下一道白与红的蜿蜒拖痕。

夏予浑身发颤,却不敢轻举妄动。她知道陆淮钦是个疯子,杀何启儒不过是眨眼的事情。

直到何启儒身影远去,陆淮钦才把剑丢给旁人,“同朕进宫,朕予你富贵,余生无忧。”

夏予冷着脸,满是抗拒。

陆淮钦稍霁的脸又盛了愤怒。

陆淮钦真是厌恶极了夏予这个模样,他讨厌她眼里的冷漠和坦荡,恨不得将她的背脊踩断,碾进泥里。

他一直以为她死了。听说她出现在京城,还以为是幻听。

万般滋味还未涌上心头,继而,便知道她为了别的男人进醉风楼。

他坐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给别的男人倒酒,真是气红了眼。

他陆淮钦的东西,何时有自己不用,被别人拿去用的道理?

就算是他曾经要丢掉的,还轮不得别的脏手去碰。

陆淮钦当真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心呐。他瞧着夏予仍是倔强地看着自己,不想再浪费口舌,而是直接把人丢进马车。

陆淮钦看着她蜷缩成一团,红肿的玉脚露出来,便拿马车上的裘衣丢在了她的身上。

谁知衣服刚落她身上,就被她扯下来踩到脚下。

“像施舍一条狗一样,还盼着我对你摇尾乞怜呢?”

陆淮钦眉心跳了跳,朝外高声吩咐:“不回宫,去醉风楼。”

他乜斜着夏予,“你既然骨头硬,便回醉风楼好了。”

马车疾驰在夜里,穿过寂静的街道,慢慢到了醉风楼的檐下。

楼内灯火未尽,歌舞未平。

这回不等陆淮钦去拉扯夏予,夏予便自己跳下了马车。仿佛与他多待一刻,都让人作呕。

陆淮钦长眸微眯,冷冷地盯着她笔挺的背脊。

“你若肯同朕低头,朕便既往不咎。”

夏予止步。她回眸看着陆淮钦,长发被寒风吹得飞扬。流转的桃花眼眨了眨,踏过被碾平的雪面,一步步朝他走去。

陆淮钦见状,伸手抚平她的长发。

下一秒,夏予却是扯去他腰上的玉佩,扬起手狠狠地摔在地上。

玉佩应声裂了两道痕。

夏予直视陆淮钦愤怒的眸子,用脚踩上去,仿佛要把那玉佩碾进尘埃。

陆淮钦拳头攥起,咯咯作响。

两人的眼神剑拔弩张,最后陆淮钦敛眸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嗜血的笑。

他拽着夏予的后颈进了醉风楼,还不等楼里的张妈妈迎出来,就把夏予丢进了后院的一个破屋里。

这里专关逃跑的女人,黑漆漆的小屋里,连一个透风透光的洞都没有。

夏予被推进去的那一刹那,眼底闪烁,神情紧张到极致,全然没有方才的冷漠倔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疯批暴君,带崽夺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