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精致优雅的礼盒,里面放着一条银色长袖鱼尾礼服。惟一裸漏在外的部位,怕是就仅有脚踝了。什么去欣赏眼光。关玖玖但是不不满意,但但是出门时去唤佣人。此时此刻,佣人刚打扫清洁完,正聚在一堆,用去上班时间闲谈犯懒。话没说着,眼利的佣人看见了了身后的关玖玖唯一裸露在外的部位,恐怕就只有脚踝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精致的礼盒,里面放着一条银色长袖鱼尾礼服。

唯一裸露在外的部位,恐怕就只有脚踝了。

什么欣赏眼光。

关玖玖虽然不满意,但还是出门去唤佣人。

此刻,佣人刚打扫完,正聚在一堆,用上班时间闲聊偷懒。

话没说完,眼尖的佣人看见了身后的关玖玖,恭敬地低下头。

“少夫人。”

关玖玖面不改色:“帮忙把这件衣服熨烫一下,我晚上要穿。”

另一个房间里,衣服翻得满床都是,乱七八糟。

“小姐,小姐……你一件件挑,不着急。”

沈茜丧气地坐在床上,抓了抓头发:“我怎么能不着急嘛,晚上就要参加晚宴了,找不到一件合适的衣服,一件比一件丑。”

沈茜眼睛怒瞪,胸口剧烈起伏。

晚上那个贱女人也要参加。

自己的风头一定要压过她!这样迟锦哥说不定就能回心转意,知道谁才是真正配得上他的女人。

踩着高跟鞋,沈茜噔噔噔的往外走,忽然,脚步一顿,挑起下巴。

“站住,你手里拿的什么?”

佣人战战兢兢地抬起头:“这是,少夫人要参加晚宴的裙子。”

“拿过来,让我看看。”

“可,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拿来吧你。”

银色的礼服紧紧攥在手里,沈茜扬起眉梢,转身就要走。

佣人急忙道:“小姐,那是少夫人的衣服,你……你不能拿走啊,少夫人晚上还要穿呢。”

“你哪只眼看到这衣服写她名字了,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碰的一声!门狠狠地关上了。

-

晚上,来宾提着礼物到达关家,关国年和关太太忙着应酬。

关嫣然打扮了一番,在自己的小姐妹中间周旋。

“嫣然,你的项链真好看,多少钱啊。”有个闺蜜夸奖道。

“听说中间的粉钻就是两百万。”

关嫣然手抚摸过脖颈的项链,温柔一笑:“我老公给我买的,其实我也不清楚。”

周围一片倒吸气的声响,纷纷眼睛流露出羡慕表情,尤其是再看到英俊帅气的顾时阳,令人不由惊羡。

“嫣然,你好厉害,长得漂亮,你老公又疼你,”

关嫣然扬起眉梢,矜持地笑着,压下心底的得意。

“这都八点了,你姐姐会来吗?”有人问。“今天好像是她的回门。”

“恐怕不敢来吧……”

在所有人疑惑之时,突然听见佣人喊道:“大小姐来了。”

“不好意思,有点事来迟了。”

身材曼妙的女人踩着高跟鞋,仪态自然的叫来佣人安排位置。

就那么静静地坐着,裸露的肩颈手臂白的发光。

尽管戴着面罩,也仿佛是个焦点般,让人无法转移目光。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

虽然今天是按照生日晚宴举办,但婚后第一次露面,不带上丈夫,成何体统。

关玖玖淡淡地回:“我丈夫他身体有不适。”

关太太面露不满。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不是关玖玖替嫁过去,现在尴尬的可就是自己女儿了。

喋喋不休道:“他在家休息也好,省的途中出现什么岔子,赖上我们家。”

“妈,生日快乐。”

关嫣然温柔地在关太太一旁坐下,笑吟吟地奉上一座帝王绿佛公。

“妈,这是时阳专门在拍卖会上给你买的,送给你当礼物,希望你喜欢。”

“快摆上。”

关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谢谢时阳了,我很喜欢。”说到此处,她不忘看关玖玖一眼,“某些人,回门老公不来也就算了,连礼物也没有,看来在家的地位也不怎么样嘛。”

关国年的脸色阴沉,只是不想当场发作,低沉地呵道:“既然来了就好好吃饭,吃完,早点回去,别让沈家的人担心。”

关玖玖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明摆着左耳进右耳出,满不在乎,看得人火大。

前脚关国年刚走,后脚关嫣然就亲热地过来打招呼:“姐姐,你能来真好。”

见关玖玖态度冷淡,没有回应。

关嫣然神情伤感:“姐姐,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不。”关玖玖擦擦嘴,莞尔一笑,“我非常感谢你。”

如果不是关嫣然闹这一出,她岂不是就要嫁给顾时阳。

刚思及此,顾时阳整理了下衣领,斯文地端着红酒杯,凑到关玖玖的桌前,“我知道你埋怨我临时悔婚,没娶你,娶了你的妹妹,所以你很不甘心,但你也不用赌气。”

……

“我为什么要赌气。”关玖玖一头雾水,抬手挡掉他的碰杯。

“难不成你还真喜欢那个病秧子。”顾时阳笑容意味深长,“我各方面都比陆家那个病秧子要优秀……”

忽然,纷扰的脚步声逐渐清晰。

佣人慌忙地跑进来,高声大喊:“老爷老爷,沈少爷来了。”

“哪个沈少爷?”

“沈三少!”

沈迟锦出现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变得雅雀无声。

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男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侧脸如刀削般冷峻,眼眸漆黑,剪裁得体的西装衬托出身体分外颀长。

关嫣然盯着男人,诧异:“这是沈迟锦?”

此刻这张绝世容颜,已经吸引了在场所有女性的目光。

“当然啦,我哥还能有假。”

男人的身后,沈茜穿着一件收腰的棕色风衣漫步走来,大小姐的架子十足。

沈三少常年卧病在床,从不出席任何场合,外人极少知道他的长相。

但这位沈家的养女,经常混迹社交场所,可是眼熟的很。

“茜茜,你能来真好,我妈肯定会很高兴的。”

关嫣然主动打破僵局,和沈茜拥抱了下,视线却留恋在沈迟锦精致的眉眼上,挪不开眼。

“这是我哥准备的礼物。”说罢,沈茜没好气地说,“省的让人说我们沈家不懂礼节。”

拍拍手,佣人献上一对冰黄翡满黄的手镯。

场内静得呼吸可闻。

随后,像一滴清水进了锅。

炸了!

“当年慈禧都不一定有的东西,据说是十三行传到后人手里的孤品。”

“沈家果然就是沈家,一个冰黄翡满黄的手镯就有价无市了,更何况是一对。”

众人皆知,关太太喜爱翡翠,今晚她也收到数不胜数的高货,但这一件有价无市的宝藏,可让她瞬间开了眼。

关太太眉开眼笑:“沈少爷出手有如此阔绰,难为你有心了。”

一句简单的恭维,顾时阳越听越觉得刺耳。

明明他才是全场的焦点,但自从沈迟锦的出现,开始让他变得黯淡无光。

就连丈母娘都马屁精儿似的夸他,再看向身旁妻子那直勾勾的眼神。

顾时阳面色一僵。

“沈少爷属实厉害,不过男人在世就追求是三样东西,金钱,地位,和女人。”他嘴角讥讽,“你这挑女人的眼光,还是差了点。”

对沈迟锦心动的豪门小姐,不约而同的应和:“乡下来的村姑而已,连脸都不敢露,肯定长的不好看。”

关嫣然垂眸,无害纯良。

“沈少爷有所不知,我妹妹是遭遇变故,脸被毁容了,才不得不戴上面具,肯定把你吓坏了吧。”

面对周遭望过来不怀好意的目光,关玖玖睫毛轻闪了下,并不在意,只觉得实在是太闹心了。

端着甜点盘一时不知怎么往嘴里喂,强有力的臂膀就将她罩了进去。

黑眸里,男人阴翳又危险:“她是我太太,还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是偏执大佬娇养的纸片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