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关玖玖坐公交车前去沈家。三家相识只当冲喜,摆不上台面的事,自然而然也做将近轰轰烈烈,大告天下。关玖玖坐在车上,心不在焉,指尖暗自抚摩着伤口上的创可贴。她并也没处理方式过伤口,但一觉醒过来,居然又突然发生这种事。自小到大,始终有个人在暗地里默默的关怀她。到两家结缘只当冲喜,摆不上台面的事,自然也做不到轰轰烈烈,大告天下。。...

一大早,关玖玖坐车前往沈家。

两家结缘只当冲喜,摆不上台面的事,自然也做不到轰轰烈烈,大告天下。

关玖玖坐在车上,心不在焉,指尖暗暗摩挲着伤口上的创可贴。

她并没有处理过伤口,但一觉醒来,竟然又发生这种事。

从小到大,一直有个人在暗中默默关心她。

到底是谁……

抵达沈家庄园已是正午。

沈家庄园,等待许久的少夫人下车,缓步走来。

陈管家看着她脸上的狰狞的疤愣了神。

怎么会这么严重。

关玖玖眼睫颤了颤,毫不介意地抬头。

戴上口罩,琥珀色的眼眸清亮剔透。

“吓着你了吧。”

陈管家赶忙接过她的行李箱,低下头。

“不好意思,少夫人,请。”

冷清清的庄园是一片寂静。

欧式风格的别墅里,装修十分豪华,两个喜字的灯笼高挂在房檐,说不上哪里突兀。

两排佣人恭敬地弯腰,迎接关玖玖的到来。

“少夫人来了。”

沈老太太神情冷了几分。

但当关玖合玖走进客厅,沈老太太这才看清楚,这个女人,正是救她命的大恩人。

“小神医!”沈老太太不自觉的激动起来,眼睛也湿润了,“小神医,若不是你那日出手相救,我现在哪能坐在这里。”

“奶奶,你气色好多了。”

眼前温柔的老人和孤儿院善良的院长重叠在一起,关玖玖心头瞬间软软的。

拉起沈老太太的手腕,认真的把脉,“脉象平和,恢复得很好,记得多休息,待会我给老太太再开副中药调理一下吧。”

沈老太太一脸慈祥看着关玖玖,越看越喜欢。

直到目光触及她的口罩。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刚来云城的时候遭人绑架,奶奶放心,外面至今的照片和传言都是假的。”

“我信你,小神医,你菩萨心肠是不会说谎的。”沈老太太不难猜测其中另有缘故,“不过,你医术如此高明,为什么不治好你的脸。”

“最近事务繁重,我想等过闲下来,再慢慢医治。”

关玖玖微微一笑。

沈老太太握着她的手,嗓音哽咽:“好孩子,好孩子……”

孙媳妇明明这么有本事,穿着打扮却十分穷酸,新婚只拉着一个行李箱。

看得出关家平时根本不好好对她,心狠吝啬,随随便便就把女儿打发过门了,

真是不知道自己丢了个宝贝。

“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你愿意嫁进来,是我们沈家的福气,奶奶真心替你高兴,以后你就是我们沈家的孙媳妇,要是受委屈了,奶奶给你撑腰。”

“这是奶奶的一片心意,你拿去多买点你喜欢的东西。”

关玖玖莞尔一笑,大大方方收下沈老太太的银行卡。

“谢谢老太太。”

老太太眼里含光:“客气什么,以后你就和迟锦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吃完饭,扶着雕花的栏杆,陈管家领着她上楼。

整整一天没见到新郎,关玖玖难免感觉奇怪。

“你们家少爷……”

“沈少爷住在你隔壁,因病很少下楼,所以一般很难见到他。”

“你们家少爷病了很久吗?”

“少爷五岁时发生了一场变故,从那之后就得了这怪病,反反复复,请了国内外顶尖医生都无法医治。”

陈管家摇摇头,说起沈少爷,莫名让人觉得惋惜。

-

夜幕将至,月朗星稀,门口的路灯照进窗里。

耳边响起奇怪的声响。

关玖玖迷迷糊糊地醒来,揉搓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陌生的房间内!

月光静悄悄透过窗纱筛在地上,冷色系的家具摆设,极简风格装潢。

躺在床上的男人容颜俊美无比,五官轮廓深邃,病态的苍白,给整个人添加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没猜错,这就是她的丈夫。

还挺帅。

关玖玖从对方的美貌中回过神,眨眨眼,伸手摸向他的脉搏。

脉象邪盛,横冲直撞,元气欲竭。

“你在干什么!”

男人低哑磁性的嗓音冷漠无比。

漂亮的眉眼阴郁狠厉,唇色白的透明,眼神可怕。

“我在给你看病。”关玖玖晃了下神,解释道,“不要乱动。”

沈迟锦危险的眯起眼,忽然间,抓住他细小的手腕。

“你是谁?谁叫你过来的。”

关玖玖皱了皱眉头,她学过防身术,几乎是条件反射要拆招。

然而还没等扳过胳膊,却不想男人更胜一筹。

一个鲤鱼翻身,掌心扣着她的脑袋,死死地将她反手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耳边是清晰的心跳声,薄热的呼吸声洒在她的脖颈。

“说不说。”

关玖玖转头和他对望,那双眼睛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和不甘的倔强。

后悔极了,早知道平时学习的时候就不撒娇偷懒。

“不说就是不说!”

她用力朝男人的胳膊咬了过去,铜锈味在口腔里蔓延。

“好狠的崽子。”沈迟锦唇色发白,“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药香气息萦绕,大手威胁性地掐了把她的细腰。

关玖玖脸颊瞬间滚烫起来。

“你有病啊!”

沈迟锦徐徐地说:“整个云城的人都知道我有病,就你不知道?”

关玖玖怎么挣也挣不开,讽刺道:“哼,新婚丈夫第一次见面礼还挺意外。”

沈迟锦眼眸里饶有趣味。

“关小姐,我还有更意外的见面礼,想不想要?”

“你!”关玖玖耳朵通红。

真该撒把银针把他扎死。

看着漂亮的大眼睛满是戒备,沈迟锦卸了力,下巴朝门口的方向一扬,声音冰冷。

“滚,以后不许私自进我房间。”

你以为我想来啊。

谁爱来谁来!

关玖玖没好气地爬起,拧开门把手正准备出去。

在快要关上门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咚地闷响。

回头一看,刚放完狠话的男人,躺在地上,身体不停抽动。

“你没装死吧。”

关玖玖嘴上说着,用脚踢了踢他,见没有反应,将他扶上床。

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沈迟锦全身出了一层虚汗,像刚从水池子里捞出来。

脉象更乱了。

情况凶险,不敢耽误,关玖玖找准穴位,赶忙扎针。

沈迟锦也是厉害,神智不清,还眯着一双危险锐利的眼,警觉地看着她。

关玖玖抿了抿唇:“你老实点。”

趁着说话的空档,朝他张开的嘴里塞了颗药丸,掏出药瓶放桌上。

“每日一次,一次一粒。”

片刻,沈迟锦神色稍微恢复,乌沉沉的眼珠直勾勾地看着关玖玖,仿佛要把他看穿一般。

他支着下颌,嗤道:“还挺有能耐啊。”

关玖玖拽着他衣领,将虚弱的他扯了起来:“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吗?”

沈迟锦眼底露出攻击性,凌厉薄削的眉尾一挑:“怕我死了,守寡?”

关玖玖:“……”

疯子。

她绷住脸:“因为我能救你,且有能力救你的,只有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是偏执大佬娇养的纸片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