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壁上的时钟走入九点半。大门再打开,众人蜂涌而出。关嫣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顺着台阶走下,挽着顾时阳。一对郎才男貌,在鲜花,在歌声,在所有人的祝福之中,登录婚姻的殿堂,羡煞人也。晦暗的角落里,掌声响得莫名其妙。关嫣然一回过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姐大门打开,众人蜂拥而出。。...

墙壁上的时钟走向十一点半。

大门打开,众人蜂拥而出。

关嫣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顺着台阶走下,挽着顾时阳。

一对郎才女貌,在鲜花,在歌声,在所有人的祝福之中,登入婚姻的殿堂,羡煞人也。

晦暗的角落里,掌声响得莫名其妙。

关嫣然一回头,不禁睁大了眼睛:“姐姐,你怎么……怎么会在这?”

关玖玖冷冷扫了一眼,语气轻漫:“妹妹结婚,我这个作姐姐当然要来参加,不过,看样子,你很不欢迎我来。”

关嫣然笑容僵在脸上。

怎么回事?

她明明安排了人绑架关玖玖,这会关玖玖应该备受侮辱后,石沉大海,而不是出现在她的婚礼上!

关嫣然眼圈红通通的,让人心疼得不得了。

“姐姐,你千万不要生气好不好,我和顾哥哥从小青梅竹马,我们是真心喜欢对方的。”

“你和她那种人解释什么吗?”顾时阳脸色铁青,嫌恶地看了眼关玖玖,“关大小姐,你真是只癞蛤蟆啊,不知廉耻,长得丑玩得花,还想攀上我们顾家,做梦。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你!”

关玖玖注意到顾时阳周身一股浓黑的气体围绕,保持微笑,掐指一算。

“顾少你也不过如此,婴灵缠身,诸事不宜,感情和事业皆不顺遂,最终会一事无成,败光家业。

我也觉得你不是合适的结婚对象,谢谢我们彼此放过。”

“你!”

顾时阳指着关玖玖,食指颤抖。

“你闹够了没有!”,关国年怒火中烧,“虽然我是亏待过你,但是,今天是你自己来晚了,你妹妹及时替你救场,你不光眼红破坏她婚礼,怎么还敢折辱你妹夫。”

关玖玖冷笑一声,舌头顶了顶后槽牙,看着面前震怒的关国年,心灰意冷。

“我来晚了?你确定不是她们娘俩串通好陷害我。”

“瞎说什么呢!谁要陷害你了。”

关嫣然脸色一白:“姐姐,你不要冤枉好人呀。”

关玖玖穿着泥泞的婚纱,挺直脊背,不卑不亢地站在那。

举手投足散发着天之骄子的气质。

周围闲言碎语如潮水扑来,却未摧毁掉她半分骨子里的清绝。

“证据,我有。”

漂亮到不行的眉眼又冷又躁。

她扔出一部手机,扬了扬,这是其中一个绑匪手机。

“手机你们可以不认,不过看完里面绑架我的聊天记录,就会真相大白。”

“你这个贱人,身子都不干净了,替你妹妹嫁进沈家还不知足,竟然还想诬陷我们,什么聊天记录,肯定是假的。”

关太太眼睛瞪得发红,想抢手机,没想到关国年抢先一步。

他面色沉了沉,在众人眼皮底下,一言不发地按下了关机。

“到此为止吧。”

“后日,你替你妹妹,嫁进沈家!”

……

空气仿佛陷入安静。

这一刻,关玖玖感觉心脏像被利剑戳了对穿。

有句话说得好,永远别想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同样是亲生的,她差点丢掉性命,但在父亲心里抵不过他的好妻子和好女儿。

关玖玖握拳的手收紧,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行,想让我嫁,我嫁便是了。

就当我报答生育之恩,最后一次帮你。”

短命鬼是吧。

阎王要他三更死,我非要留他到五更。

-

郊外精致的别墅里,佣人们正在红红火火的装扮房间,贴喜字,换家具。

男人穿着一身丝绸睡饱,半露胸襟,脸上苍白阴郁,眼底带上了蒙蒙一层冷意。

他紧握着手机,手背上青筋暴起。

漆黑沉墨的眸子望着手机界面上名为《养成满级大佬》的养崽游戏,突然失了神。

十年前,这个游戏意外出现在他手机上。

人物虽然是简笔画,但画面细节满分,代入感十足。

他常年卧病在床,为了打发空闲时间,便玩了起来。

崽崽身世凄惨,就算是个简笔画的卡通,依旧看出长得很漂亮。

从小在孤儿院备受欺负,无依无靠,晚上藏在被窝里偷偷的哭。

而他的任务就是出手相助,暗地里帮忙,并当一个恶毒严厉的后爸。

无视崽崽狂刷QAQ的表情,逼它学习各种技能。

但前不久……

满级的崽崽给他了一条留言。

——我要去结婚了ヽ(°▽°)ノ

然后,游戏一直登不上去,崩溃了。

……

一把屎一把尿养成的大白菜,竟不知道便宜了哪头猪。

沈迟锦眼神愈发地结冰。

“少爷,就是个游戏而已,气坏身体就不好了。”

“有什么事?”

陈管家低声禀报:“少爷,关家小姐明天就要接过来了,不过临时换了人,原定的二小姐替换成遗留在外的大小姐。”

“呵,外界传我都快要死了,竟然还有女人愿意抢着嫁过来。”沈迟锦冷笑一声。

深邃如黑洞一般的眼眸,寒气逼人。

“老夫人已经同意了,

算命师傅说,关大小姐的八字和你是吉配,以后结婚,定能长命百岁,白头偕老。”

“迷信。”

陈管家给沈迟锦背后垫了个枕头:“我们家多个少夫人,可以热闹些,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冷清,说不定还能给你生个小子……”

沈迟锦瞪了他一眼,管家不敢再出声。

气氛诡谲又低沉。

手机滴地响了一声。

沈迟锦垂着眼眸。

久违的游戏画面弹了出来。

【欢迎回来。】

【您的主角此刻心情非常低落。】

非常奢华的小房间里,小人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里,默默擦着眼泪,一个又一个裂开的小爱心出现在它的头顶。

背景BGM正在循环播放。

——伤过的心就像玻璃碎片……

陈管家发现闷闷不乐的少爷,眉梢竟向上挑了下。

“少爷,这几天终于见你笑了。”

“滚出去。”

陈管家吓得颤抖,连忙只会佣人离开。

待所有人走完后,沈迟锦嘴角翘起几不可见的弧度,盯着手机。

呦,小崽子又在哪惹了满身伤。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是偏执大佬娇养的纸片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