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长得可真很不错啊,我有福气了……”“我还没玩过新娘子呢。”荒郊野外,一个二十多岁身着婚纱的女人,手脚紧紧地被麻绳被捆绑,丢下了车。关玖玖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眼,柳眉轻蹙,看清楚周围情况后,一双澄澈的眼眸一瞬间被冻结成冰。“大小姐,我们是拿钱办事,对荒郊野外,一个二十多岁身穿婚纱的女人,手脚紧紧被麻绳捆绑,扔下了车。。...

“小美人,长得可真不错啊,我有福了……”

“我还没玩过新娘子呢。”

荒郊野外,一个二十多岁身穿婚纱的女人,手脚紧紧被麻绳捆绑,扔下了车。

关玖玖昏昏沉沉地睁开眼,柳眉轻蹙,看清周围情况后,一双清澈的眼眸瞬间冻结成冰。

“大小姐,我们也是拿钱办事,对不住了。”

淫邪的眼睛直勾勾的落在她的身上,恨不得立刻将她扒干净。

冰凉锋利的匕首在脸上划来划去,当看清另外半张脸,光头男皱起眉头。

“这道疤还在呢”

三个月前,关家走失已久的大小姐被寻回,从农村接到云城的途中,遭遇绑匪,脸部受到重伤,一道狰狞的疤印在左半边脸颊,连整形医院都束手无策。

如今,在她和顾时阳的婚礼当天,竟然再次被绑!

刹那间,关玖玖眼神一点点变得晦暗。

她不想恶意猜测,但事实摆在了眼前,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如果她没有进入神秘空间,被人强迫学习医道秘法,针灸点穴,玄学术法,奇门武学的课程。

今天会不会就要死在这里!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放开我。”

浓浓的戾气从关玖玖瘦弱的身体里爆发出来。

光头男看乐了,捏着她的下巴,戏谑:“怎么,还想反抗啊。”

啪!

一个清脆的大耳巴子甩在了他的脸上。

光头男下意识捂着脸,一脸懵逼。

另一个小弟腾地一下站起来,战战兢兢道:“这绳子怎么解开的?”

他们亡命多年,经常和生死擦肩,但这女人气场却让他们脚底生寒,莫名感觉到了恐惧。

“大哥,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我看这女人好像不简单。”

“怕什么,这娘们就是唬我们的,之前划她脸的时候,动都不敢动,也没见得多厉害。”光头男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妈的,敢打我。”

下一秒,一枚银针直直地朝他其中眉心射去,一米八的大高个轰然倒塌,面目狰狞痛苦,哀嚎声响彻荒野。

小弟见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哪里见过这种场景。

瘦弱伶仃的女人此刻宛如杀神般的存在。

“你,你别过来,求求你别杀我,我告诉你是谁想害你,其实是……”

……

烈日当头,关玖玖一边拖拉着婚纱,一边朝举办婚礼的酒店走去。

她必须在婚礼举办之前,赶到现场和顾时阳结婚。

那是母亲临终时的遗愿。

黑色迈巴赫急速行驶在公路上,坐在驾驶位的司机心急如焚。

突然不知从哪里蹿出一个娇弱的身影,挡在了车前。

女人一身婚纱,戴着口罩,看不清长相。

唯独灵动的眼眸,轻轻撩起,清澈又通透。

“可以顺路带我一程吗”

司机探出头:“小姑娘,不好意思,我这有急事!人命关天,你要不去拦其他车吧。”

透过车窗,关玖玖清楚地看见排倚在后座上的老太太。

满头银丝,面容发紫,紧蹙起眉,看起来十分难受

关玖玖眼中闪过一丝动容,想起孤儿院唯一对她好的老院长。

“让我看看吧,不然她撑不到医院就会没命的。”

司机一脸焦灼:“你可别瞎说,我们家老太太不可能……”

关玖玖蛮横地走上前,拉开车门,为老人诊脉。

“突发的心脏病!”

关玖玖不管司机的阻拦,冷静地点穴,拿出消毒后的银针,在老人身上施针。

手法快准狠,针针到位。

司机愣住了。

他一把年纪,经常爱研究医术,浅薄知识多少懂点,一眼就能看出关玖玖施针的老练,并不是在瞎治。

“小姑娘,你这医术师承何人啊?”

“自学的。”

关玖玖回答和施针两不耽误。

毕竟照顾患者家属情绪也很重要,一旦突然终止,后果不堪设想。

原本痛苦不已的老太太猛烈的咳嗽,一口黑血吐了出来,胸口强烈的压迫感逐渐消失,心口不疼了!

全身轻松,像沉浮在一片轻舟上。

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待她昏睡过去,关玖玖收起银针:“现在没事了,已经脱离危险。”

司机松了口气:“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医术如此了得,真是多谢小神医了,不然我们家老太太可就……”

“不必谢我,医者仁心,这是我应该的,而且看老夫人面相,福寿年高。”

“小神医,你真会说话。”

“可以先帮我送到盛天大酒店吗”

“行,坐稳了。”

司机一脚油门下去,突然反应过来。

一身婚纱,难怪这么着急。

是要赶去结婚啊!

……

盛天大酒店,贵宾厅里,气氛沉闷压抑。

两张不堪入目的照片摆在茶几上。

关国年面色难看:“她真是这样说的?”

“那个小贱人说她要去私奔野男人了,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一开始就觉得她和顾少不合适,都是你,非要撮合这场婚礼。”

关嫣然红着眼睛,一副一言难尽的模样:“虽然姐姐经常和其他男人出门,彻夜不归,但照片不一定是真的。”

关太太愤愤道:“嫣然,你还在替你姐姐说话。”

坐在沙发上的顾时阳脸色越加深沉。

“够了!我要退婚,我们顾家还不至于落魄到要娶这般下贱的女人!”

顾时阳拿起照片,“妈,你看看,这就是你要我娶的女人!你真想让我们顾家的名声毁于一旦嘛!”

面对儿子的嘶吼,顾太太擦掉眼角的眼泪,不忍地闭上了眼。

当年如果不是闺蜜在车祸之时护她一命,她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

以命换命,那可是临死前的遗愿!

见顾太太心存顾虑,顾时阳又气又恼,他站起身:“妈!我宁愿娶二小姐,我也不会娶那个不守节操的女人”

关嫣然咬紧嘴唇,“顾哥哥,不要说了,你是姐姐的未婚夫,我也已和沈家订下婚约,我们想结婚也是有缘无分啊。”

云城人尽皆知!

沈三少体弱多病,活不过三十,据说身体还有隐疾。

要不是关家的事业惨遭滑铁卢,情急之下与沈家定下婚约,哪个父母愿意宝贝女儿嫁过去。

提起这事,关太太情绪失控,怨气明显:“都怪你,都怪你!你果然忘不了你的前妻,可怜我的女儿要嫁给短命鬼。”

关国年眉头拧得可以夹死苍蝇。

他拔高声调,作出决定。

“十一点半还没见到关家大小姐,就让二小姐嫁给顾少。”

看着顾太太犹犹豫豫,关国年义正言辞道。

“关玖玖名声败坏,已经配不上你们顾家,我知道你和我前妻闺蜜情深,我前妻在世前,将嫣然视如己出,嫣然进你顾家的门,也相当于完成了半个誓言,你心里不必多虑。”

一墙之隔的门外,关玖玖靠在墙壁上,垂下眼帘。

刚经历恶斗,她身上伤痕累累,面无表情地听着里屋的谈话。

原来在关家人眼中,利益面前,她能轻易被抛弃。

不分青红皂白,就贴上了荡妇的标签。

这就是她期盼已久的家吗?

关玖玖笑了。

很难不让人多想,十五年前,她走丢,是意外,还是刻意为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是偏执大佬娇养的纸片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