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将车锁好,便被一个女子一把搂住。“哇哦星姐,好腰啊~”楚遥星极为无可奈何地推了把夏苏墨:“薇薇,出来。”看对方完全也没离开了的想法,楚遥星粗鲁地将夏苏墨的手拨拉开。“正事第一,赶快的。”“小的领命,星姐请~”夏苏墨挽着楚遥星的手笑道。楚遥星没好楚遥星颇为无奈地推了把夏白薇:“薇薇,起来。”。...

刚将车锁好,便被一个女子一把抱住。“哇哦星姐,好腰啊~”

楚遥星颇为无奈地推了把夏白薇:“薇薇,起来。”

看对方完全没有离开的想法,楚遥星粗暴地将夏白薇的手扒拉开。“正事第一,赶紧的。”

“小的遵命,星姐请~”夏白薇挽着楚遥星的手笑道。

楚遥星没好气看了夏白薇一眼,两人便走进了拍卖行内部。

拍卖行的大厅开阔非常,地板都是光滑的大理石铺就而成的,四周摆着不少古董花瓶,巨大的水晶吊灯发出璀璨的光华,一看便是底蕴非凡。

拍卖行一共有三楼,一楼观赏位置不佳,普通权贵们可以自由选择座位。而二楼则是顶级豪门才有资格预订好的包间。

三楼只有一个包间,听说是拍卖行的幕后老板,重要投资人才能进去的。但这么多年,三楼之人从未参与过竞拍。

楚遥星敏锐地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她们看,便下意识朝那个方向看去。只是三楼的落地窗涂着特殊材质的薄膜,阻隔了她的视线。

秦夜辰在里面与楚遥星的目光隔空相交。他立刻锁定了今晚他特意准备了“礼物”要赠送的主人楚遥星。

他轻轻瞥了眼楚遥星身旁的娇俏女子,微微蹙了蹙眉。

一个被应征入伍的乡下女子,是怎么结交上他的死对头,星辉集团的现任副总裁,夏白薇的?

不过,如此一来,事情就越发有趣了。

楚遥星和夏白薇在大厅走了半圈,便径直上了二楼预订好的包厢里。

“茶水供应的都不错,星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要尝尝葵瓜子儿,这个味道很赞的。”夏白薇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说话。

楚遥星勾唇:“不用了。我一般都买纯瓜子仁吃。”

夏白薇一口将瓜子皮吐出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那吃的乐趣,可是被你生生减去了大半。”

楚遥星看着夏白薇恣意的吃相,摇摇头。谁能想到平日里一身职场西装的女强人私下里竟是这般模样呢?

故而她略略皱眉:“二楼的窗户并非镀膜玻璃,外面看得见。别吃了,拍卖会开始了。”

夏白薇不以为意:“都盯着拍卖品呢,谁现在会看我。急啥,反正你的目标是压轴拍卖品,早着呢。平时都是我帮你拍的,流程熟悉得很!”

楚遥星便不再多说什么,一双冰冷得似乎笼上一层的寒霜的眸子漫不经心地透过落地窗盯着场地最中央的拍卖台。

她时不时眼光上瞟,眸中流转着若隐若现的杀机。这种被陌生人盯着的感觉,非常不爽。

不由得习惯性将手关节按得“咔嚓”响。

拍卖师是位身穿露肩黑色长裙,性感美艳的美人。她声音略微透露着些许沙哑,但却依然听着十分舒心。

一番简单的开场白过后,第一件拍卖品被缓缓升起。打着闪亮灯光的玻璃罩之下,钻石的光辉美轮美奂。

“第一件拍品,中世纪O洲第一代女王佩戴的钻石项链,钻石直径1.5厘米。起拍价八百万。”

二楼包厢的人似乎都没有兴趣,只是一楼的席位上不断有人举着牌。

“八百一十万。”

“八百五十万。”

“九百万!”

“……”

楚遥星兴致缺缺地看着拍卖品,这钻石原本的材质是上乘,但经过多方辗转,过程中的磨损已经让它的价值跌了许多。不过是借个女王的名头,真实并不值这个价。

看了几个拍品之后,楚遥星摇摇头。这些东西还不如她抽屉里的小玩意儿。

于是她打开了手机,看到几条来自君冕的未读消息,便点开聊天框。

最后一条是一张图片,图片中是一辆车头被撞扁的拼色车,隐约能看到劳斯莱斯的车标。

这似乎,是他新提的车吧……

于是她向上翻着消息。“星姐,我裂开了,心死了”

“有人扒出了上一届全球赛车比赛我跟你站在一起的照片,我被盯上了”

“今天几辆车围堵我,问你我的关系,我说不认识,车就被撞毁了”

“老子半年零花钱买的车啊啊啊麻痹的”

“要让老子知道是哪个龟孙拍的照片,我日他祖宗十八代!”

楚遥星神情骤冷,周身涌现出浓浓杀机。胆敢动她的人,真是活腻味了。她素手点着键盘,发过去一条简短的消息。“那几个人车牌号发我。”

“星姐,星姐?”夏白薇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到压轴拍卖品了,喏,你的手铐已经被呈上来了。”

楚遥星关了手机,将其撂在桌子上,微微正了正身子,垂眸便看到光亮之下,银色的手铐泛着耀眼的光泽,镀着层层铅华。

她慵懒地靠在椅背上问:“方才三楼可有参与竞拍?”

夏白薇摇头:“没。什么也看不到,也没有任何反应,就跟没人似的。”

楚遥星微微颌首。看来那人的目的,也是这手铐。

拍卖师看到拍品亦有些激动,声音都略带颤抖:“想必很多人皆是为此物而来。

经多方权威的鉴定,这正是顾氏顾老先生亲手设计,有着国际联盟专属暗纹的手铐,市面上从未流出,仅此一件!起拍价五千万!”

“咔!”楚遥星拧断了身边花盆里牡丹的花茎。五千万!帝澜拍卖行可真是狮子大张口!

敢让她花这么多冤枉钱,若是让她查出来那男人的身份,她不把他坑的连裤衩都买不起,她就不姓楚!

夏白薇“啧啧”两声。她星姐又“辣手摧花”了。

楚遥星缓缓按下一串数字。二楼包厢的灯瞬间亮了。

拍卖师语气愈发激动:“二楼一号包厢的夏小姐出价一个亿!”

夏白薇吃瓜子的动作瞬间僵住了。“我出价?”

楚遥星右手放在椅子把手上,目不斜视:“刷我的卡。”

“得嘞,没问题了!”夏白薇继续嗑瓜子。

三楼的出价灯,也终于亮了。

“两个亿!三楼天字包厢出价两个亿!”

楚遥星攥着拳头。咬牙按下价钱。

“夏小姐出价五个亿!”

“嘶”在场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都纷纷抬头向上看。夏白薇一个星辉集团副总裁,居然如此豪横吗?

但很快便被拍卖师一声拉回神:“三楼天字包厢出价十个亿!”

场面一度沸腾。如此挥金如土的拍卖场面,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炮灰真千金后我成了爽文女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