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不由自主升起来一股更亲近感:“遥星啊,以后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就行。我那两个败家子终日里不着家,楚楚儿缺个你的陪伴的人,你们以后做对好姐妹,算彼此也有个互相照应。”“好的,楚叔叔。”楚遥星淡淡地回应。几人吃了晚饭后,楚渊问着:“而如今将至高考,遥星准备“好的,楚叔叔。”楚遥星淡淡地回应。。...

心中不由自主升起一股亲近感:“遥星啊,以后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我那两个败家子整日里不着家,娇娇儿缺个陪伴的人,你们以后做对好姐妹,算是彼此也有个照应。”

“好的,楚叔叔。”楚遥星淡淡地回应。

几人吃了晚饭后,楚渊问道:“如今临近高考,遥星打算考哪所大学?”

楚遥星神色平淡:“不打算考大学。”

楚渊有些心疼,他明白乡下教学水平不高,女孩子甚至是不建议读大学的。

“那你现在是什么水平?”

“我小学上了一年,初中上了一年,高中上了一年,然后……”

保送了帝都大学的本科,硕博连读,已经毕业了。

谁让她在原来的世界早就已经将知识学过一遍了,再加上她超高智商,学什么都没有难度。

而且因为成绩优异,她并不需要每日去学习,校长允了她自由请假的特权,不过前提是要她毕业后到帝都大学做荣誉教授。

“不必说了。”楚渊打断了她的话,更加心疼。

楚遥星一脸茫然地看着痛心疾首的楚渊,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已经成年,没必要再从小学重新学起,我帮你安排进帝大附中的宏志班,和娇娇儿一起,好好学习。”

“什么?!”楚歆娇“嚯”地站起来。她寒窗苦读十几年才进了帝大附中宏志班,楚遥星一个乡下村姑凭什么半道进去!

“爸爸,遥星妹妹基础不扎实,宏志班人才济济,她会自卑的。”

王妈也站出来道:“先生,遥星她哪里值得您破费托关系,她已经错过了时候,让她直接参加高考,随便上个职业学校就成。”

不是,她怎么又要读高中?一生读三次高中可还行?

于是楚遥星开口,企图挽回局面:“楚叔叔,我不上学。”

楚渊有些不高兴:“不上学?不行!这些年是我们楚家耽误了你,没有让你受到良好的教育,只要你肯用功,还是有机会的。放心,高考你就当走个过场,想去哪所大学,我帮你安排。”

楚遥星忙想阻止:“不是,我不需要……”

“你需要,”楚渊语重心长道,“孩子,等你步入社会才明白知识有多么重要。”

楚遥星:“?”我现在就明白啊!

楚渊看楚遥星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笑道:“那就这么定了,遥星过完周末便去帝大附中报道。

娇娇儿走了帝都大学的保送,如今没有什么学业压力,遥星你有什么不会的都可以问她。”

楚遥星:“……”

我有一句卧槽不知当讲不当讲。

楚歆娇虽气恼,不过转念一想,帝大附中皆奉她为女神,楚遥星人生地不熟孤立无援,对她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便拉着楚遥星的手道:“好的爸爸,下周一我便带着遥星妹妹去学校。”

楚渊非常满意:“嗯,果然是爸爸的好娇娇儿。”

楚歆娇不愧是楚家精心培养的大家闺秀,纵然心中不喜,但在众人面前,面容却分毫看不出来,笑得温和:“随我去你房间吧。”

楚遥星单手插在裤兜,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两人走到二楼一个偏僻的角落,那里有间小屋子,无论是采光还是布局,都是极度一般的。

楚歆娇目光骤然犀利:“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里面的衣服虽然过了季,但个个儿都是四位数以上的,没亏着你。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哦豁,不愧是女主,霸气!

楚遥星唇角微勾,“嗯”了一声,便进了屋,反锁了门。

楚歆娇只得瞪了眼房门:“没礼貌的乡巴佬。”

楚遥星正躺在床上玩游戏,一通电话打来。备注名:夏白薇。

她按下接通键。

焦急的女声通过手机传来:“喂?星姐,出大事啦!”

“何事?”楚遥星眯了眯眸。

“星姐,顾老给你的手铐你怎么给丢了?还被帝澜拍卖行作为今晚压轴商品拍卖了!”

楚遥星冷冽的笑容危险妖冶。没想到那个男人,动作还蛮快的。

只是,不乖的人,真不可爱。

夏白薇还在说个不停:“现在满帝都的权贵都知道顾老亲自设计,国际联盟高层用过的手铐被当拍卖品参与竞拍,为此而来的人数不胜数。

星姐,你这东西怎么落到别人手里的,它可是不能流出的啊。”

楚遥星玩儿着手中的硬币,只见银色光芒上下翻腾:“意外。不过是个手铐,当时惩罚不听话的手下用的,至于么。”

夏白薇有些无语:“普通手铐当然不至于啊!他们都是冲着你们去的好吗?”

“帝澜拍卖行,位置发我,我马上到。”

他想引她出现,她又何尝不想见识见识他的本事?

不乖的人,可是需要惩罚的。

她舔了舔嘴角,笑容邪得很。

“好嘞星姐,晚上我陪你把手铐拍回来!”

楚遥星将头发梳成高马尾,黑色紧身牛仔裤外扎腰,披上西装外套,一双黑白撞色高帮板鞋,干净利落,气场强大。

她为了不惊动别墅的人,从偏僻的小窗户上跳下去,一个助跑翻过古色古香的围墙。

在门前找到了君冕不久前送到的改装机车,她带好头盔,拧动车把手,机车轰鸣声便响彻在马路之上。

帝澜拍卖行。

秦夜辰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一双锃亮的黑皮鞋,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鼻梁高挺,

他早早站在三楼VIP包厢里,透过落地单视窗注视着会场的每一个人。

手中紧紧握着一张皱巴巴纸条。纸条上的字清晰可辨。

一行卡号,一串密码,还有一句话:“你的命值多少,就往卡里转多少。”字迹张狂,正如其人。

顺着卡号,他查到了银行卡的主人,是楚家保姆的女儿楚遥星。

秦夜辰咬牙。他敢转,她敢要么?

胆敢把他以那种姿势铐在床头,被人围观,他倒要看看这楚遥星到底多大的能耐!

须臾,一位男子推门进来:“爷,楚小姐被送到乡下的前五年都是靠捡拾剩饭过来的,但后十年听说是应征入伍,被军方那边抹了一切消息,所以什么也没查到。”

秦夜辰面容冷峻:“废物。动用特权也查不出一点么?”

那人语气有些颤抖:“爷……资料上真的一片空白……”

秦夜辰闭上深邃的双眸,“滚。”

“是,爷。”那人惶恐地退下,将门轻轻关好,才舒了口气。

拍卖行外,楚遥星一个漂亮的刹车停稳了机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炮灰真千金后我成了爽文女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