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乖乖的地放她下了地,顾清赶忙跑去旁边的小溪边照额头。当撩起额发的一刹那,顾清真是就像是一只发了疯的野狗,一言不发地朝萧胤尘冲过去的,想给他一个过肩摔。而萧胤尘却简单轻松一让,趁势叩住她的双腕转了个圈,把顾清逼到一棵近百年古树下,来了个“树咚”。“你当撩开额发的一瞬间,顾清简直就像是一只发了疯的野狗,一言不发地朝萧胤尘冲过去,想给他一个过肩摔。。...

他乖乖地放她下了地,顾清急忙跑到旁边的小溪边照额头。

当撩开额发的一瞬间,顾清简直就像是一只发了疯的野狗,一言不发地朝萧胤尘冲过去,想给他一个过肩摔。

而萧胤尘却轻松一让,顺势叩住她的双腕转了个圈,把顾清逼到一棵百年古树下,来了个“树咚”。

“你这个……你快放了阿观!”

陆枫冥原本想破口大骂,但他见萧胤尘身手不凡,自知不是对方对手,生怕反被对方擒住,只是轻飘飘地叫了一声。

萧胤尘玩味地望了一眼恼羞成怒又无力反抗的顾清,转头对陆枫冥道:“对了,你那支笔不错,借来一用。”

他抬起“树咚”的手,轻轻一挥手腕,手里立马多了一只金杆毛笔。

陆枫冥见状,顿时脸色大变,慌张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前,狠狠地道:“你把水盼金豪还给我!”

萧胤尘不去理会他,轻轻在笔头上一吹,雪白的笔锋瞬间染上一层玫色的颜料,笔杆一转,就向顾清的额头飞去。

顾清惊恐地吼道:“你干嘛?你要是敢……”

“嘘,别说话,你不喜欢额上的唇迹,我便给你画一朵梅花。”萧胤尘看似专注的神色,实则充满了恶趣味

“不用你画,这个大印子一会就会消的!”顾清想要护住自己的额头,但无奈双腕被死死地扣在萧胤尘怀里,动弹不得,只得缩着脖子,摇头晃脑地躲闪。

“你不要动,这墨可是万魔山长天净的血水炼制而成,一旦触碰到肌肤,到死也洗不掉。”萧胤尘轻轻地说着,笔尖一点一点靠近顾清。

顾清被他的话吓坏了,赶紧定住脑袋,不敢乱动,万一惹怒了这位爷,在她脸上画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岂不是等于毁容!

不行,她要保住她的脸蛋!

“魔君大人,你别闹了行吗?你想亲就亲……亲肿了也没事。”顾清的语气顿时软了下来。

萧胤尘嘴角不住上扬,笔尖却丝毫没有停住,道:“亲哪儿都成吗?”

“亲哪儿都成……”顾清这次回答地嘎嘣儿利落脆。

登时,她只觉得额头一阵发凉,还未反应,那股凉感又消失不见了。

顾清暗叫不妙,怒不可遏:“我都答应你了,你怎么还画啊!”

萧胤尘故作无辜地松开双手,顾清如窜天猴般窜到溪边,不断用水冲洗额头,差点秃噜皮了,可额上的那朵娇俏的梅花依然清晰可见。

这朵五瓣梅栩栩如生,仿佛充满了生命力,可见萧胤尘画功不俗,但那也不是他能在别人额头上乱写乱画的借口!

顾清好似好了伤疤忘了疼,又一次如大炮一般向萧胤尘冲去,结果可想而知,又被他反手揽在了怀中。

顾清挣扎之际,萧胤尘素手一扬,那只水盼金豪倏地一下落在了陆枫冥的脚下。

“带我们去找方池平,我的魔后喜欢他做的枕头。”萧胤尘语气平淡,却不容置疑。

陆枫冥心中负气,但实在是功力悬殊,他若贸然孤身进攻魔君,太得不偿失。

所以他只得忍气吞声,强压怒火,道:“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这都是看在阿观回门的面子上,下次若你在如此无礼,我便……”

萧胤尘含颌一瞪,陆枫冥立时禁了声,甩了甩衣袖,大步向前开路。

一路上,陆枫冥在前面走,顾清和萧胤尘则远远地跟在后面。

顾清目视前方,满脸不悦,噘着嘴道:“我知道你是故意拿我来气陆枫冥的。他欺负你弟弟,所以你就抢他心爱之人。”

“你真有如此自信,认为自己是他的心爱之人?”

萧胤尘这句话把顾清怼得竟无力吐槽,小说中虽未明写,但她能隐隐感到,敬观仙人对陆枫冥确实一往情深,但对方却只是把她当做铲除魔族的工具而已。

“如果不是,你干嘛刚才那样……”顾清没话反驳了,只好装可怜地道。

“本魔君要做什么,需要向你汇报理由吗?”

顾清气的牙痒痒,虽口中不再反驳,但心里始终想要找个借口报复一下,她偷偷瞥了一眼一脸看起来冷淡的萧胤尘,那人确实长得俊………

长得俊?

顾清暗自坏笑了一下,计上心来。

“等等。”她兀自停下了脚步。

“做什么?”萧胤尘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顾清放下不知从哪里得来的一个巨大包袱,蹲在地上开始刨土。

萧胤尘冷眼看着她诡异的举动,道:“好玩吗?”

顾清把双手一下子伸入土堆中,真是白手进,灰手出,然后她忽得起身,踮起脚就要把土往萧胤尘的脸上抹。

“你干嘛?!”萧胤尘微微皱眉,双手攥着顾清纤细的手腕,审视地问道。

“帮你化个妆啊!”顾清张牙舞爪还要往萧胤尘脸上招呼。

“你看你长得这么有特色,万一被人认出你是魔君的话,会给方池平造成困扰的。到时候你无间道的计划失败,可不要哭鼻子啊!”

萧胤尘沉吟片刻,一不留神,顾清的手指划过他雪白的脸颊,留下一个土黄色的手掌印。

他脸色微变,却没有用手和袖子擦掉灰尘。

顾清早就察觉到萧胤尘有点小洁癖,断不会弄脏衣服,此刻心里肯定气得不得了。

但谁知萧胤尘竟低下身,亲自在脸上抹上更多的灰尘。

顾清傻了眼:“……你要干嘛?”

“你说的嘛,为了不给池平添麻烦。”

真没意思,本来想捉弄一下萧胤尘,结果对方照单全收,毫无成功的喜悦。

顾清气鼓鼓地拿起包袱,又背回了身上,然后顺手从包袱缝隙中扣出一个桂花糕,张大嘴咬了一口,化悲愤为食量。

萧胤尘见状,立马满脸嫌弃,“你吃东西不洗手的吗?”

顾清暗自偷笑,弄脏你的脸你不生气,那我就用脏手吃东西,恶心死你。

但是她却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道:“那又怎么了,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你吃吗?”

边说着还把她吃了一半的桂花糕递到了萧胤尘面前。

萧胤尘不语,眉头紧锁,继续前行。

“这些吃的是带给池平的,他在山下一定很少吃到山上的美食,所以我找到之前伺候我的丫鬟,特意让她给我打包了一大包。”

顾清说的理所当然,吃的也是津津有味,临了还嗍了嗍手指。

萧胤尘实在忍无可忍,抓起顾清的手腕,就要施法,却见她的手上除了桂花糕的渣渣外,白净如初,不见丝毫灰尘。

萧胤尘:“……”

顾清赶紧收回双手,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笨蛋,你上当啦!你以为我那么喜欢吃土啊?我背后有个水壶,早就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把手洗干净啦!”

萧胤尘大袖一回,白了她一眼。

“无趣。”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三婚了暴戾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