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咯,我的顾组长】“咳,女主住哪儿?”半晌没回声,上次教授那股热情好像烟消云散,漂零风中。“说话的啊,哑巴啦?”【他……他住下面】“下面?”【他目前仍然连个仙使都也不是,无资格居住瑶台山,没办法居住山下】不知道为何,顾清总会觉得教授有些不情不愿,但是这“说话啊,哑巴啦?”。...

【来咯,我的顾组长】

“咳,男主住哪儿?”

半响没回声,刚才教授那股热情似乎烟消云散,飘零风中。

“说话啊,哑巴啦?”

【他……他住下面】

“下面?”

【他目前连个仙使都不是,无资格住在瑶台山,只能住在山下】

不知为何,顾清总觉得教授有些不情不愿,不过这会也顾不上其他,还是去捞作家要紧。

“靠,那我火急火燎地跑这来干什么?你不早说!”

【你也没问我啊】

教授的语气立马委屈了起来。

“得了,问您也是白问!我自己下去找他。”

顾清没好气地掐断了脑电波,正打算下山去找方池平。

可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阿观,是你吗?”

有一种麻烦的预感萦绕在顾清脑海中,她缓缓转过头,看到一位满脸惊讶的青年正朝自己奔来。

青年个子高挑,容貌俊朗,放在现实中去选秀的话,可以直接成为C位,但如此奶里奶气的长相,顾清可不喜欢。

一个大男人都这样了,让她作为女人还要不要活?!

想当初她为了显示自己可以胜任组长一职,立志要把自己练成金刚芭比,谁要再说她挑不起大梁,她就直接上手伺候。

可如今这位青年,不仅娘里娘气,而且浑身上下肉软蓬蓬的,虽然很瘦,但丝毫没有一点肌肉护身,显得弱不禁风。

青年一看到顾清,激动不已,奔跑速度更快了,双臂张开,看样子想给她一个熊抱。

顾清昨晚已经被萧胤尘占了便宜,要是再莫名被这个小奶狗吃了豆/腐,岂不是在这个世界亏大发了?

眼看青年的双臂就要接近她的双肩,顾清凭借多年的格斗术经验,一个迅捷的转身,轻轻腾空而起,青年扑了个空,险些摔倒在地。

青年错愕地整了整衣冠,问道:“阿观,你怎么了,这才一日功夫,就不愿与枫冥师兄亲近了?”

顾清恍然大悟,原来此人就是陆枫冥!

只是,这怎么和她想象中的有些差距啊,她以为会是个高冷的大师兄,或者说是那种暖男人设,可这个小奶狗……

好吧好吧,是她多想了。

作家的手法当真出人意料。

顾清清了清嗓子,故作清高地挺直了腰板,道:“陆师兄,请你自重。如今我已嫁入魔族,我们今后便再无瓜葛了。”

别的不说,先断了这后顾之忧再说。

而陆枫冥像是吃了五百斤癞蛤蟆,下巴都快掉了,道:“阿观,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

随即他又恢复了释然,两眼放光,“我明白了!你是担心你我之事被魔君知道对不对?放心吧,他魔君就算有通天的本事,那也只能在魔族逞逞威风而已,到了咱们仙门,这些全都不顶用。”

顾清干笑了两声,考虑着要不要把刚才萧胤尘夺位之事告诉陆枫冥。

或者说,她体内的偷拍摄像头正事无巨细地把他的挑衅之言全都传输到了萧胤尘的脑子里。

“那个,陆师兄,你我之前的计划,还是作废了吧。”

顾清一想到这陆枫冥在书中的种种姿态,不禁作呕,实在懒得与他多作纠缠。

“为什么?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你把东西偷过来,助我坐上仙君的位置,我们双宿双栖!”

啊呸,鬼要和你双宿双栖!

再说,东西?什么东西?

顾清又是一脸茫然。

小说里只是写到,敬观嫁给萧胤尘,目的是帮助仙门铲除魔族,但具体怎么铲除,书中压根没提,难不成是和这“东西”有关?

“这个嘛……”顾清犹豫了一下,猛地想起自己此番前来的目的,忙问道:“陆师兄,方池平如今在哪里?”

“方池平?你问那小子做什么?”陆枫冥顿时换了脸色,颇为鄙夷地盯着顾清。

顾清眼珠一转,瞎编道:“其实为了能偷到东西,方池平可是不可缺少的。”

“我早就猜到那小子与魔族关系匪浅!”

“不不不!”顾清连忙阻止暴怒的陆枫冥,生怕她会泄露方池平的真实身份。

到时候方池平要是没有履行男主角应尽的义务,半路嘎嘣儿了,那本书的作家岂不是要彻底死翘翘了!

“那你告诉我,你找他到底为什么?”

顾清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时不时抬眼瞟瞟陆枫冥,终于一拍大腿。

“师兄啊,你是不知道,那魔族的床有多硬,枕头有多矮。我这才过去一天,黑眼圈都睡出来了!”

“我是让方池平帮我做了个枕头,不然我在魔族睡不好觉,怎么帮师兄你偷东西啊!”

陆枫冥眯缝着眼睛,将信将疑地道:“如此私事,你为何不与我讲,要让他去办?”

顾清就等着陆枫冥这句疑问呢,建立在小说人设基础上的瞎话张口就来。

“师兄你怎么忘了,方池平在入瑶台峰之前,可是民间远近驰名的小裁缝。不仅绣工一流,连设计也别具匠心,我看他自己的枕头很是好看,心里也很喜欢,就拜托了他帮我也做一个。”

“这不,我让他趁着我回门这天给我送来,怎么不见他人影呢?”

多谢作家给男主角安上了这么个奇葩的设定!

陆枫冥啧啧舌:“阿观,我看记性不好的是你吧。他方池平做的枕头再好,身份低微,也无法上山啊!”

顾清一副后悔莫及的模样,道:“哟,师兄说的对啊,那就麻烦师兄,带我下去找方池平吧。”

“我万魔山的枕头多得是,何必托付他人!”

陆枫冥还未允诺,忽得,一抹靛蓝如闪电般飞来以迅雷不及之势揽住了顾清的腰.肢,将她紧紧拥在了怀中。

滚.烫的温度从顾清的脸上直接蔓延到她的脖子,她本能地想要推开将自己抱在怀中之人,力气却始终不及那人半分。

“萧胤尘啊,你不累吗?为什么总要抱着我?”顾清面红耳赤地轻声嗔道。

“我抱自己的魔后,怎会累呢?”萧胤尘的音量响却如洪钟,好似故意说给对面的电灯泡听。

不,对面不是电灯泡,而是他媳妇的前男友!

陆枫冥的眉头立马拧成了一股绳,脸色可以绘制出无数只乌鸦。

他颤抖地指着萧胤尘,喝道:“你……你真不要脸!竟敢在我瑶台峰做如此龌龊之事!”

萧胤尘轩眉一挑,轻蔑地道:“这就受不了了?更龌龊的我还未做呢!”

说着,他便突然将脸贴紧顾清,在她的额前,“啵”得一声亲了一口,那声音仿佛能响彻云霄。

怀中人白皙的额头瞬间“长出”一大颗红草莓。

顾清毫无防备地被对方亲了一下,先是怔住了,随后脸上便出现无比羞.耻气愤的神色,大骂道:“你脑子有坑吗?你早上刷牙了吗?有细菌知不知道,快放开我!”

萧胤尘不动声色地勾了上唇,突然觉得看顾清炸毛也是个不错的乐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三婚了暴戾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