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最后但是哼唧地从萧胤尘的寝殿走了出,意外发现门口有一位面容和蔼可亲的老者了恭候大驾多时了。老者恭谨地向她鞠了一躬,道:“主后,老奴是侍候您的二代长老,您也可以与主上一样叫我曙天卿。”小说中对于魔族的权利等级区分得很敷衍了事,除了魔君和魔后是肯定的老者恭敬地向她鞠了一躬,道:“主后,老奴是伺候您的二代长老,您可以与主上一样叫我曙天卿。”。...

顾清最后还是哼哼唧唧地从萧胤尘的寝殿走了出来,发现门口有一位面容和蔼的老者已经恭候多时了。

老者恭敬地向她鞠了一躬,道:“主后,老奴是伺候您的二代长老,您可以与主上一样叫我曙天卿。”

小说中对于魔族的权利等级划分得很敷衍,除了魔君和魔后是绝对的老大老二外,还下属八个等级,分别称为“几代长老”。

啧啧啧,顾清估计这作者是看金庸小说看多了,把整个魔族整的跟丐帮似的。

不过与丐帮不同的是,这里的魔族等级,数字越小,权利越大,也就是说,一代长老是魔君和魔后二人之下,二到八代长老以及所有魔族老百姓之上的存在。

顾清见他起码得有七十岁了,又自称是“二代长老”,那明显是身份不低,却对自己点头哈腰,心里别扭得很。

她忙说道:“曙天卿,这名字太绕口,干脆我叫你天叔吧。你也别叫我主后了,直接叫我……敬观好了。”

有法号就是好,这名一听多神气!

曙天开始不愿,但禁不住顾清的好说歹说,这才勉强答应,在无外人的时候,才可称他为“天叔”。

“对了天叔,怎么不见萧胤尘的其他两位夫人呢?”顾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其实她心里清楚,小说中讲过,魔君萧胤尘的的第一位夫人只是个普通的小妖,在他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就跟着他了。

可那苦没少吃,福却一点没享到。早在萧胤尘还未成为魔君时,她便撒手人寰了。

而第二位夫人,则是老魔君的女儿,其实魔族就这一点好,不重男轻女,本来老魔君是要把王位传给女儿的,但他女儿莫名失踪了,心力交瘁的老魔君看到女婿萧胤尘对自己关怀备至,且他本人十分具有治理才能,便把魔君一位传给了他。

坊间还曾传闻,萧胤尘为了夺取魔君之位,其实早就把老魔君的女儿,也就是自己的第二位夫人杀死了。

但传闻归传闻,小说里也没有明确说明,所以顾清才想问问这位对魔君忠心耿耿的二代长老怎么想。

曙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她们啊,都不住在这里。我女儿,也就是主上的第一位夫人,住在祠堂的牌位中;而老主上的千金,则为了一个愚蠢的理由,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顾清一惊,原来曙天竟是萧胤尘的第一任老丈人!

这简直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啊!

虽然顾清一度很想刨根问底,但毕竟她与曙天只是第一次见面,问得太多也不好,而且还容易勾起对方的伤心往事,只好岔开话题,问道:“天叔,你知道哪里有比较宽阔的操场或者广场吗?”

曙天一愣,想了想,道:“这个嘛……”

……

第二天天刚亮,顾清便被顽固的生物钟叫醒了。

她想像往常一样,伸手去拿手机,却猛地想起,自己已经穿越到了一本玄幻小说中,不用说是手机,连电都有。

经过昨夜的折腾,顾清稍微适应了这个世界,不过有一点令她心有余悸,这里的所有人好像都和原版小说中的印象不太一样,可能是光看文字不如亲身经历来的更深刻吧。

顾清伸了个懒腰,换上一身利索的劲装,朝昨夜曙天说的那个地方走去。

按照小说所述,魔族聚集在万魔山中,但是大家自力更生,建造了四个小城镇,魔君萧胤尘所在的魔都叫做“边霜堡”,是四城最为繁华的地方。

顾清正要去的是“莺清台”,算是边霜堡最热闹的市中心。

天这时刚蒙蒙亮,街上的人不太多,但勤劳的小商贩已经开始理货了。如此生活化的场景,让顾清一阵恍惚,这里除了气氛稍微阴森了一点,时不时窜出一道冥火外……根本不像个魔窟。

莺清台的面积很大,几乎可以与一个足球场相比,据曙天说,这里是用来进行一年一度的岁华大会的,说通俗点就是比武大赛。

顾清心情不错,她做了几个简单的伸展运动,开始在莺清台上跑圈。

这个习惯她已经坚持了将近十年,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一直没有间断过。

如今虽然来到了异世界,但她仍想继续坚持下去,毕竟好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跑了三圈之后,街上的人开始慢慢多起来了,大家恐怕是第一次见到顾清这种锻炼身体的景象,都十分好奇地聚拢到台下看她跑圈。

顾清起初有些害羞,但后来索性放下了包袱,只当是开运动会时的百米跑吧。

第十圈跑完后,顾清那白皙的脸上泛着健康的红光,整个身子也都舒展开来。

接着,她又开始做操。

之前做操,都是跟着手机里的喊号音频来比划的,可如今手机是不用指望了,但是如此干巴巴地做,也着实有点奇怪。

“教授,出来!”顾清通过意念向教授发出指令。

自从昨夜被萧胤尘无礼地强吻,并吃了那颗奇怪的药丸后,她便不敢直接开口呼唤教授。

不管萧胤尘给她吃的东西,是真的能监视人,还是故意吓唬她,她都觉得在外人看来,自己总是自言自语,并且还无端对着空气发火,都显得非常不正常。

所以她决定,今后一律采取脑电波交流。

【这么早,有什么事啊?】教授打着哈欠慢悠悠地回了一句。

“你会喊号吗?”

【那是个啥?】这可为难老教授了。

“嗯……”顾清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是你从网上下载一个广播体操的喊号,音频也成。”

教授嘴里抱怨了几句,但是还是按照她说的做了。

没过一会儿,顾清的耳边便响起了“第八套广播体操”的音乐。

顾清:“……”

她有些头疼地扶额:“拜托,你找的这套是我妈那一辈的人做的,我们现在都做第十八套了。”

【可是除了这个我还熟悉点,别的我都不知道啊】

好吧,教授的年龄确实也只知道这套操了。

顾清无奈地摇摇头,能有音乐就不错了,要啥自行车啊,于是她也不再说什么,跟着音乐做起来。

她本来挑了一个非常角落的地方做操,但是由于自己的行为在这个世界看来太过奇葩,还是吸引了很多人异样的目光。

很快,她所在的角落便被大家团团围住了。

在大家热切的目光下,顾清感到自己差点被烤糊了,但是既然要长期在这里生活,她就必然不会放弃晨练这一习惯,因此做操也是每日必备的,

想来魔族老百姓也只是头一次看着稀奇,看的多了,总会有适应的那一天的。

顾清错开所有人的目光,硬着头皮把这套操做完了。

她深深吐了一口气,完成了最后一个动作,没想到围观群众竟然举手鼓起掌来,里面貌似还有几声欢呼。

顾清被这猝不及防的“啪啪啪”声音惊得后退了两步,她没想到,如此平凡无奇的广播体操,竟然带给魔族百姓们如此震撼的感觉。

此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位一身铠甲、相貌清隽的少年,他热情地握住顾清的手,道:“真是太精彩了!没想到阁下功夫如此美观,不知师承哪位尊主呢?”

顾清干干地笑了两声,默默的抽回自己的手,道:“这个……额……是,是我自己编的。”

说实话,她做了这么多年体操,还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

“哇,阁下真是旷世奇才啊!”铠甲少年立马兴奋地拍了拍顾清的肩膀。

顾清猛地一惊,一脸尴尬,没想到这个人比自己还自来熟,讪讪地道:“过奖过奖。”

铠甲少年双手抱拳,礼貌地道:“适才多有得罪,吓到阁下了,抱歉。在下夏寒言,乃魔族第六代长老。”

第六代……长老?

没想到这个小孩年纪轻轻,原来也是魔族的大官啊!

顾清顿时换了态度,回礼道:“幸会幸会,在下敬观,乃……”

“主后!”

一个苍老的声音引得顾清和夏寒言齐齐朝来者望去。

“主后,原来你在这里啊,让老奴好找一番。”曙天气喘吁吁地道。

夏寒言一听“主后”两字,双腿发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万分惊恐地道:

“臣有眼不知泰山,不知主后在此,请主后责罚!”

顾清被夏寒言这一举动吓得一大跳,连忙将他扶起,摆摆手说:“没事没事,你又不认识我,不知者不罪嘛。”

“况且刚才咱俩不是聊得挺好嘛,别这么见外。”

夏寒言依然一脸苦涩,道:“不可,如此以下犯上的行为,主上一定不会原谅我的,我要去找主上请罪!”

顾清忙一把拉过夏寒言,心里暗骂他真是个傻小子,但是脸上依旧和善,“咱俩的事,你去告诉他干什么?”

况且……你就算不告诉他,他在我肚子里种了监视器,也早就知道了。

“可是……”夏寒言还要说什么,却被曙天打断了。

“两位,我们还是先回宫再说吧。主后,主上已经等你很久了。”曙天面露忧色。

“等我干嘛?昨晚把我赶出他的寝宫,现在又来求我回去吗?”顾清不乐意地嘟囔道。

“主后,难道你忘了吗?你们今日要去瑶台峰谢礼的。”

谢礼?

那是什么?

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新娘子“回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三婚了暴戾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