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池平的话音刚落,便风风火火地直闯进魔君寝殿,又豪无太客气地一屁股坐他案桌前的椅子上。他前番脸上本但是怒火布满,此刻竟咧嘴笑笑了出来:“大哥,你为何要如此对我?娶了小嫂嫂也不请自己的亲弟弟喝上一杯喜酒。”亲……弟弟?“教授,这是怎么回事?书上也他适才脸上本还是怒火满布,此刻竟咧嘴笑了起来:“大哥,你为何要如此对我?娶了小嫂嫂也不请自己的亲弟弟喝上一杯喜酒。”。...

方池平的话音刚落,便风风火火地直闯入魔君寝殿,又毫无见外地一屁股坐在案桌前的椅子上。

他适才脸上本还是怒火满布,此刻竟咧嘴笑了起来:“大哥,你为何要如此对我?娶了小嫂嫂也不请自己的亲弟弟喝上一杯喜酒。”

亲……弟弟?

“教授,这是怎么回事?书上也没说这萧胤尘和男主是亲兄弟啊!”顾清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此疑问。

萧胤尘作为这本书中的炮灰,本就出场次数不多,而且最后更是死的惨绝人寰,怎么突然就成了男主角的大哥了?

【这个……】

【据说小说中这部分被作家修改过,出版的都是删减版,他俩这个关系,估计是作家原稿里面的】

教授的声音好巧不巧,也充满了迷惑。

“我靠!你们也太不靠谱了吧?!”顾清十分的愤愤不平。

“让老娘看了十多遍阉割版,现在却告诉我,这个世界是原稿,我怎么知道在他的原稿里都有过什么不合逻辑、狗屁不通的情节啊!”

“我看你们找我来根本不是让我帮助作家恢复意识,而是故意要搞死我!”

想到这里,顾清不禁一头冷汗,要不是这方池平及时出现,那她刚才岂不是要——

苦守多年的名节不保!

听到顾清在一旁叽里咕噜的自言自语,萧胤尘淡淡地剜了她一眼,又将目光移到方池平的脸上,道:“你如此大咧咧地来,不怕吗?”

他为方池平斟上一杯茶,动作不急不缓,轻柔文雅,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

“大哥的茶就是好喝!”

方池平笑着拿起茶杯一饮而尽,赞叹了一声,随后又不甚在意地道:“有什么好怕的,我下来的时候,他们都以为我要同魔君抢亲呢!”

顾清听到这里,一下子扑到方池平身前,一脸兴奋地说道:“抢啊,我跟你回去!”

方池平微微晃晃脑袋,仔细盯了顾清一阵,摇摇头道:“不可,不可。敬观仙人如此美貌,我才不舍得坏了你和我大哥的好事,便宜了那陆枫冥呢!”

陆枫冥,这个名字对于顾清来说十分熟悉。

他是男主方池平的大师兄,表面上是位谦谦君子,更有“一支妙笔绣丹书”之美称。

可惜这家伙,实际上却是个金玉其外、败坏其中的小人。

不过他并不算是小说中的大BOSS,自然在中期便被仙门驱逐,投靠了魔君后又死无全尸了。

但是按照现在小说的进展,方池平才刚拜入瑶台峰松涛仙君的门下不久,理应属于受气包子新人的状态,竟然能这么早便看透了陆枫冥的为人,实属不易。

她一直以为方池平是个空有一腔热情、到处都是金手指的男一号,却没想到竟能有如此缜密的思维。

看来男主的设定果然不一般。

“哎呀,糟糕!”方池平突然想起了什么,拿一只手挡住侧脸,好像在堤防顾清。

他悻悻地低声对萧胤尘的道,“大哥,我忘了,我与敬观仙人有过一面之缘,她应该是认出我了。”

萧胤尘再次为方回斟满茶杯,道:“无妨,让她知道了更好。”

顾清云里雾里,一点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又不能直接发问,生怕暴露了自己,只能先听他们闲聊。

说不定听着听着便能猜出事情的一二了。

萧胤尘的的话好似给方池平吃了一颗定心丸,他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本性,对着顾清道:

“小嫂嫂,我知道你一直对陆大师兄情有独钟,但如今竟答应要嫁给我大哥,傻子也能猜出来,你怕是要做陆大师兄的眼线吧?”

“啊这……”

其实方池平猜的不错,小说中对敬观仙人,也就是顾清的原主的描写不算太细,但总结归纳起来,就是四个字——为爱献身。

小说初期,魔族的势力强大,仙门害怕魔君哪一天看自己不顺眼,来个大闹天宫,便想着采取和亲的政策,暂时稳住萧胤尘的野心。

而瑶台峰的未婚少女都知道,自己若是嫁了过去,根本不是去做魔后,而是任人鱼肉的质子罢了。

因此大家都万分不愿,甚至有些仙女们,故意赶在仙尊下圣旨之前,随便找个人嫁了,这样好歹还能活得久一点。

按理说,不论让谁远嫁,都不会轮到敬观仙人头上的。

毕竟她除了是陆枫冥的表嫂的堂妹,还有另一个身份,便是仙尊的义女,这身份可是异常尊贵。

学过历史的都知道,即便要找人和亲,也不会真的让亲生公主远走他乡。而是随便找个宫女,给她赐个什么好听的名头,代嫁而已。

“昭君出塞”,不过如此。

可是敬观仙人偏偏脑子抽,竟然主动要求去和亲,并且理由是:既然姐妹们都不愿,那她就做个表率。

仙君早知她与陆枫冥情投意合,两人成亲是早晚的事,现在却闹了这一出,还以为是小两口吵架,特意把陆枫冥找来问个清楚。

谁知那陆枫冥却愿意忍痛割爱,以此来帮助仙门度过目前的难关。

所以敬观仙人的出嫁是悲壮的,陆枫冥的奉献是无私的,他俩的事迹更是连续半年荣登瑶台峰热搜第一名的。

可实际上,正是陆枫冥派敬观仙人来到萧胤尘的身边来监视他,就是为了今后能够将魔族一网打尽。

顾清皮笑肉不笑地抽搐了一下嘴角,道:“方池平,你这小孩瞎说什么呢?我心甘情愿来做你小嫂嫂,怎么成人家眼线了?!”

她表面还算镇定,但心里已经呐喊了无数遍了。

当一个卧底的身份被揭穿后,她哪还有命活啊!

教授在她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大意失去了性命,不然现实中的真人意识便会消散,人也就真的活不成了。

想到这,顾清的大脑高速运转,已经想到了不下十种解决危机的办法,这也是她在平时任务时积累的经验,总有一款适合这个世界吧。

“真的吗?小嫂嫂,你真的仰慕我大哥?”方池平似是不死心,故意挑事地问道。

顾清咽了咽唾涎,把心一横,扯着嗓子道:“当然啦,魔君大人可是我此生最爱,永远不变!”

为了抱上个炮灰反派的大腿活命,她也是豁出去了。

“那陆大师兄呢?”

顾清忙冷哼了一声,不屑地道:“就他?你们是不知道,我为了隐藏对萧胤尘的爱,而违背心意地与那陆枫冥纠缠不清,有多辛苦!”

“不过,之前经历的一切煎熬都是值得的,现在我终于是魔君大人真真正正的妻子了!”

顾清一说完,还怕他们觉得自己不够有诚意,特意装作自豪地拍了拍胸脯。

方池平被顾清的神色和话语显然弄蒙了。

在他的印象里,敬观仙人温婉文静,不爱说话,更不会说谎话,可如今她竟能如此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说八道,真真让人大出意料。

过了半响,方池平才开了口。

“大哥……你是不是给敬观仙人下了蛊?”

萧胤尘给了顾清一个大大的白眼,又十分无奈地对方池平回道:“池平,你还是太年轻了。”

方池平表情极为复杂地望了顾清一眼,又突然严肃起来,神秘地道:“对了大哥,上次你让我办的事,我已经都搞定了。不过你能肯定,这件事没有泄露出去吗?毕竟魔族中可能有瑶台峰的人啊!”

听到这,顾清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下子全明白了。

合着这魔族和仙门,正在上演“无间道”啊!

方池平是这萧胤尘的亲弟弟,理应也是魔族中人。

如今却入了瑶台峰,表面上是弃恶从善,实际上却是萧胤尘派去仙门的卧底,而仙门显然并不是真的很傻很天真,同样派了卧底混入了魔族之中。

但这人到底是谁,看来萧胤尘还未揪出来。

“无妨,”萧胤尘似笑非笑地瞥了顾清一眼,“我们可以引蛇出洞。”

方池平恍然大悟,轻轻指着顾清道:“我明白了,怪不得今日我们所谈之事,丝毫不避讳敬观仙人呢!”

完了完了,眼线没当成,男主角的意识也没拉回,自己竟成了那引蛇的“诱饵”!

顾清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了,时辰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萧胤尘的语气虽然平淡,但顾清觉得已经算得上言辞恳切了。

至少比刚才对她好得多。

“成,大哥,那我就先走了。”

临走前,方池平又道:“大哥,你先打我一拳,不然我安然回去,会落人口舌。”

顾清嘴角又是一抽。

没想到这方池平年纪不大,心眼确实不少。他带伤回去,起码能证明自己与魔君殊死搏斗了一番,技不如人且落荒而逃,也是情理之中,肯定不会让人起疑的。

不愧是男主,有脑子!

顾清在万般不舍中送走了方池平,不知下次再见对方是什么时候。

不过心里也不算太没底,毕竟这人身为卧底,时不时回组织里看一看,交换一下情报也是理所当然的。

正好她可以利用这段空挡,好好想一个对策,以便下次再见到男主角时,她顺利将作家唤醒。

寝殿内又只剩下顾清与萧胤尘两人。

之前顾清还满嘴跑火车地说爱萧胤尘,现在回想起来,直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顾清还正想的入神,却被萧胤尘一声不响地猛地横抱起,一瞬间,他们便来到了床榻边。

顾清的脸“唰”一下红了,小拳头如雨点般打在萧胤尘的胸前,吼道:“你要干嘛?快放开我!”

萧胤尘冷漠的将顾清扔到床上,控制住了她的动作,另一只手则毫不客气地捏着顾清的脸。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顾清嘟着嘴,浑身上下基本都动不了了。

紧接着,她发现自己要窒.息了。

因为萧胤尘俯身而下,竟然吻上了她。

!!!

顾清暗叫不妙,紧咬牙关,可萧胤尘的力道很大,很快便将一颗光滑的小药丸送入了其中。

顾清瞪大着眼睛惊恐万分,她不知道对方给自己吃了什么。只是立马想要吐出,可萧胤尘并未松口,顾清挣.扎得更加厉害了。

萧胤尘抬眼冷冷地望了顾清一眼,才发现在她的眼中盈满了泪水,心下一顿,这才直起了身,跳下了床.榻。

在身上的人一离开,顾清便立刻起身,顾不上擦干泪水,直接不断干.呕,想吐出来药丸。

“多此一举。”萧胤尘大袍一展,离开床榻,又坐回案桌前。

顾清自然知道刚才那不明药丸已经完全融化在了她的肚子里,怎么吐都是吐不出来的,于是她的火气达到了极点,冲下床榻,指着萧胤尘的鼻子尖质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萧胤尘淡淡地抬起头,道:“我的内源丹。”

顾清愣了一下,内源丹是什么?

按照玄幻小说一贯的秉性,内源丹应该是个不普通的东西吧?

好像不太像毒药,莫不是……内丹?

“那玩意你给了我,你是不是活不成了?”

萧胤尘听她轻浮的语气,满脸黑线,“谁跟你说我活不成了?”

“那东西对于你们这些魔啊仙啊的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吗?”

萧胤尘沉吟片刻,脸上依旧无任何表情,道:“确实重要,所以才给了你。”

还不等顾清理清楚这话是什么意思,萧胤尘又加了一句:

“从今以后,你无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我都会了如指掌。”

顾清这才明白,合着这内源丹就是个埋在人体的偷拍摄像头啊!

“那我拉s放p你也能知道?你不觉得恶心吗?!”顾清撇着嘴,故意抠了抠鼻子。

她就是要恶心他!

萧胤尘微微皱眉,满脸不悦,不再回答她,而是对着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在。”立马来了几个人。

“送主后回磨砂堂!”

顾清攥紧了拳头,有怒不敢言。

成吧,如何激怒一个炮灰魔君,她算是玩明白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三婚了暴戾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