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深蓝,一轮皎月万道。魔宫孤寂,秋风吹得黄叶沙沙直响,放佛一位冷宫弃妇,在倾诉无尽的幽怨。魔尊寝殿内,红烛灼灼,四处饱含了喜色,本应温情脉脉,此刻却冷冽之极。魔尊萧胤尘在厅中正伏案疾书奋笔疾书,而内堂中的床榻之上,仅有一美人落寂地卧在一侧,焦魔宫寂寥,秋风吹得黄叶沙沙作响,仿佛一位冷宫弃妇,在诉说无尽的哀怨。。...

夜色深蓝,一轮皎月当空。

魔宫寂寥,秋风吹得黄叶沙沙作响,仿佛一位冷宫弃妇,在诉说无尽的哀怨。

魔君寝殿内,红烛灼灼,到处充满了喜色,本该温情脉脉,此刻却清冷至极。

魔君萧胤尘在厅中正伏案奋笔疾书,而内堂中的床榻之上,只有一美人落寞地卧在一侧,焦急地等待着夫君的到来。

“闭嘴!”

床上的美人“腾”地起身,盘腿而坐,一脸不满,道:“哪有痰盂?快,老娘都快要被你说吐了!”

【顾组长,这话不是我说的,书上就是这么写的。】

一道颇为委屈的声音在顾清的脑中响起。

“我让你念了吗?”

【我这不是为了让你更好地进入剧情嘛~】

“不需要,你那点儿烂故事,姑奶奶倒着都能给你背出来!”

脑海中的声音开始略带哭腔——

【你干嘛对我这么凶啊,我好歹也是全国重点大学的教授,荣获过……】

“我让你闭嘴,您老耳背吗?需不需要我一拳打得你七窍相通呢?”

顾清缓缓攥起了拳头,把自己的指节攥得咯吱作响。

她脑海中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再也不敢出来嚷嚷了。

顾清不耐烦地揉揉太阳穴,右眼皮直跳。

没错,她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而这个世界也是某位作家杜撰出来的,她只是——穿书了!

回想自己为何到此,她简直恨得牙痒痒。

她本是按照组织要求,想要完成保护某位大人物的任务,可那大人物她还没来得及见到,便在前往任务的路上出了……

真是难以启齿,她堂堂组织中线组长,竟然死于一次……车祸。

最初来到这里时,她还以为这是阴曹地府。

不论是奇怪的建筑,还是周围飘荡着诡异的冥火,都不是现实生活中该有的东西。

直到脑海中这位自称是“教授”的声音响起,她才明白,原来所谓的任务,完全是个坑!

要保护的人确实存在,而且是快要死了的那种。

据说那人是位作家,写了一本奇奇怪怪的书之后,产生了厌世情绪,干脆把自己的意识封印在书中的某个角色里不出来了。

而顾清要做的,就是穿到书中,找到那位作家,将他带出来。

至于怎么穿书,科学家们百思不得解,最后还是教授想出了个馊主意——就是利用人的濒死状态来模糊世界概念,从而达成穿越。

显然,那场车祸并非是个意外,而是教授故意而为的。

在将事情大致了解清楚了之后,顾清就对教授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假如我就那么死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教授也不可能给出什么使她满意的答案。

车祸出了,书却穿不进来,那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人死。

这也是为何顾清对教授始终没好气的原因——都是这个家伙,她才险些真的丢了性命!

不过幸好,这书是糊里糊涂地穿进来了,可她要找的人到底是谁,也是一头雾水。

按照教授的推测,作家大概是把自己封印在这本书的男主角体内了,因为男主角一生潇洒不羁,快意恩仇,不仅修成了仙体,还左拥右抱两位美人归,正好可以弥补作家抑郁苦闷的性格。

可既然有了目标人物,好歹把她传送到男主角身边吧,哪怕是个小书童也行啊,结果顾清发现,自己不仅离男主角十万八千里远,而且还成为了炮灰反派魔君的小老婆……还是三婚的那种!!!

【哪里三婚?明明是新婚!】教授很不乐意地反驳。

“死了一个又一个,第三个进洞房的不是三婚?”顾清眯着眼睛,一脸挑衅。

【啊这……一定是哪出了问题】教授的声音逐渐小了起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

况且这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个破设定,她想够男主都够不着啊!

关于这个问题,教授给出的回答依然欠揍:

这个小老婆本是瑶台峰的仙门中人,而且还是男主角师兄的表嫂的堂妹,所以系统给出的穿越定位并没有太大偏差,只不过穿越来的时机稍稍晚了几天而已。

一天前,不,几个时辰前,小老婆还是黄花小仙女,几个时辰后,她便成了新娘子,下界拜堂嫁给了魔君。

而顾清穿过来的时候,他们二人刚好已经拜完了堂,也喝过了合卺酒,正准备洞房呢!

书中对这一对CP笔墨不多,但寥寥几笔便道出了新媳妇的辛酸泪史——那魔君对仙女媳妇一点也不喜欢,从成亲到最后魔族灭亡,不多不少,只见过两面而已。

一面是此刻的花烛夜,另一面便是两人命丧黄泉之时。

害,别说,真是半辈子过去了。

对了,书中还说,三年后,魔族会被男主角杀得片甲不留,就连他师兄表嫂的堂妹——也就是顾清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受到了牵连。

结局很明显,干脆又利落,不过是死了。

由此可知,留给国家队选手顾清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如果三年内她还无法将作家的意识带回,就只能自己死在书里,给作家这撼天动地的小说做陪葬了。

对于这个时间紧任务重的工作,顾清倒不觉得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只是有一事,她实在难以接受,或者说做梦都没想过——你说,穿越就穿越吧,为什么不直接穿成优质女主,或者好歹是个黄花大闺女啊,这穿成别人的三婚小老婆又是哪般?

好吧,性别女,是有了。

黄花?不存在的。

问及此惑,教授又一次仗着他在顾清的脑子里,这小姑奶奶打不着的那股强有力优势,臭不要脸地表示:

这属于操作上的失误,那个小仙女的名字太过于清秀,他以为是个好人设,以至于他一时没有察觉……搞错了。

合着您连书都没看过,就敢让我出车祸穿进来?

那刚才您老人家念书,也不是帮我熟悉剧情,而是纯粹地念给自己听呢呗。

顾清恨不得把教授的胡子一根一根拔掉,丢到池塘里喂鱼。

不过,她再怎么气愤也都无济于事。既然来了,就只能接受,唯有早早完成任务,才能安全出去揍这个没脑子的老头子。

想来想去,她实在坐不住了,起身向殿外走去。

殿外红烛闪烁,艳丽的帷幔随风轻飘,顾清穿着贴身的喜袍,步伐轻盈。

她本以为只有自己的意识进入了书中,却没想到自己的容貌和身体都与现实无异,这倒教她颇为惊喜。

要知道,当初她可是能靠这张脸吃饭的。

还未迈出寝殿半步,便听到厅内有一冰冷如霜的声音喝道:“去哪?”

顾清一个机灵,随即耷拉着一张臭脸,撇撇嘴,不耐烦地回道:“闷得慌,出去走走。”

“禁止外出。”那声音依然是冷得没有任何感情。

“凭什么?”顾清皱起了眉头。

“就凭我是整个魔族的君王!”

萧胤尘一抬手,寝殿的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饶是顾清使上吃奶的劲,又是推门又是拉门,那门依旧纹丝不动。

她平生最讨厌那些仗着自己的身份颐指气使的人了。

况且她生来性子直率,看不惯蝇营狗苟,更不会为强权折腰,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吃过不少亏。

但所幸她意志坚韧,不服输,凭着一股“既然你们欺负我官小年纪轻,那我就爬到你们头上看”的狠劲才从组织的训练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学校最顶尖的精英人才。

工作没多久,便坐到了中线组长的位置,还是组织内最年轻的组长。

本来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可一朝穿书,一切全白了。

不仅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不然声誉尽毁、性命堪忧,而且还要忍辱负重,随时可能受自己所谓的夫君虐待。

她想想都苦不堪言。

顾清正在气头上,来不及管住自己的暴脾气,三步并两步地走到萧胤尘的身边,一把扯过案桌上的文件,用力一撕——

可那文件安然无恙,她龇牙咧嘴地用尽全身力气——

那文件依然崭新如前。

顾清又随手拿起一盏红烛,跳跃的小火苗在文件上翩然起舞,却连个窟窿都没留下。

最后她无计可施,只得拿起合卺酒壶,哗啦啦全部倒在上面——

结果可想而知,文件的防水功能也是一项可以申请专利的发明。

“闹够了吗?”萧胤尘睥睨着顾清,眸子里尽是冷意。

“闹?胡闹的人明明是你自己吧!”

“今夜好歹是你我洞房花烛,你不睡觉也就罢了,还不让我出去透透风,哪怕霸道总裁也不是你这个演法!”顾清毫不畏惧地反瞪了回去

萧胤尘的心中微微犯疑:自己这位新夫人的性格似乎大家介绍的有些不同

但他表情依旧,眼睛、鼻子和嘴巴就像画上去的一样,无任何情绪,同时也是真的漂亮。

他的骨相轮廓棱角分明,极具成熟感,乌亮的眸子清透深邃,好似有一层泪膜覆在上面,闪闪发光。

宽阔的肩膀,舒展又十分具有力量感。用“俊”来形容他远远不够,唯有“美”才可勉强恰当。

可他的俊美却仿佛经过了摧折破碎,经霜更绝,遇雪尤清。

这是顾清第一次正视萧胤尘,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过她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她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与书中的虚构人物见过呢?

可能是她在读小说的时候,脑中的形象与此人十分贴切的缘故。

一定是这样。

萧胤尘沉吟片刻,起身要走。

顾清惊道:“你干嘛?!”

“洞房。”

顾清:“!!!”

要不是碍于萧胤尘在身前,顾清真想狠狠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说什么洞房花烛夜,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吗!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教授:说的好,会说话下次多说点!

顾清连忙伸出胳膊阻止道:“别,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别当真,你想写就写吧,想写多久就写多久。我再也不跑了,也不来打扰你了。”

可谁知萧胤尘上唇微微一勾,抬手打了一个响指,顾清手中的文件一瞬间消失了。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萧胤尘便猛地将她拉入怀中,双臂轻轻一用力,将她横抱了起来。

以前在组织的时候,队里不缺女子,但是顾清虽然属于那种偏瘦型,可那马甲线还是妥妥的。

如今竟被萧胤尘轻而易举地抱了起来,她除了愤怒,还有一种羞.耻感。

“放开我!你干什么!”顾清自认自己属于力量型选手,但此刻的挣扎对萧胤尘这个魔君来说好像是隔靴搔痒,半点作用不起。

萧胤尘白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朝床榻走去。

多年的经验告诉顾清,她要完蛋了。

最初她来到这个世界,还以为自己的格斗术能派上用场,谁知在萧胤尘这,她连摆活都没摆活呢,直接被人给毙了。

“教授!教授出来!快把这段情节给老娘删了!”顾清大叫。

【顾组长,这本书都出版了两三年了,删也删不完啊!我看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教授幸灾乐祸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

“我靠!”顾清狠狠地咒骂着,“萧胤尘,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非让你当我的姐妹不可!”

萧胤尘似是听出了她的话中之意,轻哼了一声,道:“没想到瑶台峰之人也不过尔尔,满口胡言。”

顾清还在抵死挣扎,寝殿外突然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禀告主上,方池平他,他硬要闯进来!”

方池平!

顾清眼前一亮,那不是男主角嘛!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他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萧胤尘一见顾清脸上露出十分喜悦的神色,脸上的冰霜又加重了一层。

顾清却没甚在意,叫道:“方池平来了,你死定了,小心他一口气把你全族灭了!”

谁知萧胤尘的脸色依旧如常,淡淡地道:“叫他进来吧。”

顾清一愣,这这这,这怎么和书里的剧情不一样?

怎么死对头来了,萧胤尘这炮灰反派非但没有迎战之心,还要引狼入室?

显然,殿外的手下也是一愣,不过他还是得令下去了。

萧胤尘默默地将顾清放在地上,算不上温柔,但是顾清还是麻利地躲到了窗帘后面。

萧胤尘没有理睬她,素手一挥,桌上多了一个茶壶和三个茶杯。

顾清正在狐疑之际,只见一个血气方刚的英俊少年推门而入。

少年一身青衣,大开大合的脸部轮廓顺畅饱满,一气呵成,气势十足。

眉眼浓重,双眸聚神,具有穿透力,且充沛着能量,锐气很强,而那口鼻纤巧,但微小的棱角变化分明。

啧啧啧,不愧是大男主!

“大哥,你为何要如此对我?”方池平眼含星星怒火,撇着嘴,神色极为委屈。

大……哥?

顾清的眼睛在萧胤尘和方池平身上来回轮换。

这这这,这男主竟然叫炮灰大反派为大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三婚了暴戾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