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后,许暖凉发来了云城名人陆老大寿的宴会请帖。陆老和她生前的母亲有些交情。上辈子,她被囚后虽侥幸逃了回去,但毁了容。是许安馨撺掇她报名参加这一次宴会,还送了她一条高定礼服,又为她化了妆,带她一同出席发布会。结果宴会上裙子崩碎,她被泼了卸妆油水,苏家又趁陆老和她已故的母亲有些交情。。...

几日后,许暖凉收到了云城名人陆老大寿的宴会请帖。

陆老和她已故的母亲有些交情。

上辈子,她被囚后虽侥幸逃了回来,但毁了容。

是许安馨怂恿她参加这次宴会,还送了她一条高定礼服,又为她化了妆,带她一起出席。

结果宴会上裙子崩裂,她被泼了卸妆水,苏家又趁此退婚,成了整个云城茶余饭后的笑话。

她记得当时自己并未拿到这份陆老单独下的请帖,许安馨带她去出示的也是许家请帖!

许暖凉忽而冷笑,抓起钥匙就往外走。

半个小时后,机车一个漂亮的甩尾,尘土飞扬,停在陆家别墅外。

许暖凉身穿白T,工装裤马丁靴,一双大长腿又细又直,她摘下头盔,黑发随风飞扬,露出的五官精致绝美,杏眼微垂,神情格外漠然。

陆家大门边,许安馨父母正和刚到的苏家人寒暄。

许暖凉目不斜视,径直从他们身边路过。

“姐姐?”许安馨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立马叫住了许暖凉,一脸诧异,“你怎么来了?还穿成这样?”

来的名媛哪个不是高定礼服,妆容精致,一点都不草率。

可她又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样的许暖凉确实十分惊艳。

许父看过来,怒气唰一下冲上来,“你来做什么!还不给我滚回家,嫌我丢脸丢的还不够吗?”

许母去拉许父,努力维持自己“真心”疼爱继女的人设,“别这样,我带她回去换身礼服。”

路上耽搁下,挑礼服,化妆,多花点时间,她保证许暖凉赶不上宴会!

到时候,风头就全是她家安馨的!

“是啊姐姐,你先和妈妈回去吧,不穿礼服是不能进宴会的。”许安馨语气温柔,手却毫不犹豫的挽住了苏曜的胳膊,宣示主权。

果然,许安馨的话一出,苏母和苏曜的脸色就变了。

一个连出席生日宴要穿礼服最基本的礼仪都不知的女人,还企图嫁进他们苏家,痴人说梦!

脚步微微一顿,许暖凉回眸,漫不经心道:“谁说,我是要你们一起进?”

她斯条慢理的从怀里抽出烫金请帖,门童见此立马鞠躬邀请:“女士,您请。”

居然是贵宾帖?!听说是出自陆老本人,能用的人凤毛麟角。

可许暖凉是从哪得来的?她怎么配!

许安馨像被扇了一巴掌,又气又急,面上却依旧温柔端庄,嗔怪一句:“姐姐有请帖,怎么也不说一声?”

许暖凉忽然笑了,“可能是,忙着欣赏我的未婚夫和妹妹郎情妾意?”

说完,头也不回就跟着门童进去了,许安馨想跟上去还被门童拦了一下,在场其他赴宴的客人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我一直以为和苏曜有婚约的是许安馨呢!平日尽看到他俩出双入对。”

“竟是姐妹抢男人的俗套戏码。”

“许家大小姐名声都烂了,我要是苏曜,我也要冰清玉洁二小姐!”

这些讨论声不大,却恰好能传到许安馨耳里,她双手紧握,指甲嵌进手掌心,自己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当众这么指指点点过!

许安馨看着拦在身前的门童,赶紧出示请帖,她转头想和苏曜埋怨两句许暖凉,却没料对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许暖凉离开的背影!

苏曜压根没听周遭的议论声,反而很诧异,今天的许暖凉怎么回事?

平常见到他恨不得立马贴上来,今天竟然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虽说许暖凉一无是处,完全配不上他,不过那张脸蛋和身材确实不错,很适合金屋藏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退婚后,大佬她成了娱乐圈顶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