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师在修练“大道无情地诀”后,经常会徘回在一个诡秘的梦境之中。那梦里的情景是真非真,亦真亦假,却带着一种警醒的之意,而已每次醒过来梦里的一切就蒙上一层模糊不清的纱布令她记不非常清晰,一直到昨晚她变化了主意,已不再铁了心对娇夫动手,梦境的一切才对她全面展开了全部那梦中的情景是真非真,亦真亦假,却带着一种警示的意味,只是每次醒来梦里的一切就蒙上一层模糊的纱布令她记不清晰,直到昨夜她改变了主意,不再执意对娇夫下手,梦境的一切才对她展开了全部面貌。。...

顾君师在修炼“大道无情诀”后,时常会徘徊在一个诡谲的梦境之中。

那梦中的情景是真非真,亦真亦假,却带着一种警示的意味,只是每次醒来梦里的一切就蒙上一层模糊的纱布令她记不清晰,直到昨夜她改变了主意,不再执意对娇夫下手,梦境的一切才对她展开了全部面貌。

在梦中,她以上帝的视角看了一出跌宕起伏的原剧情。

原来她嫁的小娇夫并非是一个普通人,身份不简单,未来的成就更是不简单。

如果她没有阴差阳错地穿越过来,接照原来轨迹,里正依旧会将流落异乡的失忆小娇夫介绍给急需成婚的“顾一”,只是小娇夫心高气傲并没有看上品行不端的“顾一”。

但“顾一”却喜欢上何郎敷粉的小娇夫,直接就强取豪夺,硬逼着无依无靠的他成了亲,后来……小娇夫在拒绝“顾一”求欢时,挣扎中撞伤了脑袋,恢复了过往记忆。

他记起了自己的过往身世,毅然决然地修炼了“大道无情诀”,至此性格大变,而“顾一”的下场可想而知。

顾君师虽不爱看网上的那些杂乱文学,但她的时代网络信息发达,哪怕不特意关注也能知道,电视剧中或动漫小说的男主角,有一种被戏称为“龙傲天”。

跟她这种为扩张商业版图而没日没夜操劳的霸总不同,性格大变后的小娇夫,哦,不,该叫他六绛浮生了,他生来便是天选之子,他有着隐世而强大的身世,有着最顶尖的身体配置,一路上靠着无往不利的运道就能干掉一切强大实力的拦路人物。

他顺应天命,拯救正道事业而积攒下大量功德,魔界、妖界、修仙界的各色美人红颜慕强追随着他,志同道合的生死之交了一大堆,最后凭着“大道无情诀”杀妻证道,成功问鼎仙途,成为修真界千年来飞升的第一人。

醒来后的顾君师倒没有完全相信梦中的一切,哪怕它的确真实得完全逻辑通顺,脉路人物清晰。

直到跟梦里情景相似,六绛浮生仙途的“领路人”志阳道人的出现,她才不得不相信这或许是一个预知梦。

所以,她是穿成了那个最终被天道之子杀妻证道的炮灰?

只是她不是原来那个“顾一”,所以从她到来的那一刻,一切设定好的剧情就开始脱轨了,她没有强迫六绛浮生娶她,他是心甘情愿的,所以他没有在洞房花烛夜恢复记忆,没有恢复记忆的他自然不会去修炼“大道无情诀”,反而一直沉浸在平凡的夫妻生活中。

难怪她会一直不断地重生回到这一天,原来是因为她抢走了小娇夫该有的天命运道,天道要“拨乱反正”。

“顾一”是天道赠于六绛浮生踏入修真界的第一步垫脚石,一个注定要死于六绛浮生手中的工具人。

而同样一部修炼法诀,六绛浮生只需杀妻证道,斩断这份凡间姻缘羁绊,便可彻底羽化飞升,可她这边却多了一个必然成达的门槛,如今想来……这根本就是天道故意给她设置的一道难题来阻挡她飞升的吧。

顾君师不是一个望高山而畏难后退之人,相反,她尤其喜欢挑战跟攀登。

没关系,虽然六绛浮生有天道为他保驾护航,但她并非原来的“顾一”,且看这一次天道跟她谁才是笑到最后的赢家吧。

——

想起昨晚神使鬼差滚了床单一事,令六绛浮生白皙娇容浮起红晕,他抱着被褥坐在床塌上,瞳仁却是扭曲的暗黑,他忽然不想就这么简单地杀了顾君师了。

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杀了她也只是痛快一瞬,可他更想让她经历跟他一样被爱人背叛,在冰冷、痛苦之中再绝望地死去。

顾君师一大早就不在屋内,她时常会这样早起消失几个时辰,六绛浮生也习以为常了,他从床上爬起来,盥洗完就看到桌上摆着一盘……色泽鲜美的果子,应该是刚摘不久,上面还沾着晶莹剔透的露水。

顾君师从不爱食脆果,但却因为他喜爱这些,所以只要她清晨外出归来都会替他采些回来。

他看了两眼,倏地抿紧菱唇,并不领情准备下地干活。

但走到一半,他就僵住了。

干它麻痹,他凭什么要辛苦劳作来养那个一直杀他的女人?

于是他又愤愤折返回去,却见顾君师正在整理行囊一副要远行的架势。

他的心慌乱地咯噔一下。

“你在做什么?”

他站在门边阴郁着眼,精致的脸苍白着,指尖几近抠进木头里。

她打开衣橱挑拣:“是时候要离开这里了。”

所以,这次她大发善心选择不杀他,而是决定了彻底抛弃他?

她可真狠啊。

他木着脸问:“那你要去哪里?”

“修仙。”

“修仙?”六绛浮生愣了一下,他倒不似别人听见凡人修仙那般不可思议,他走近她,温暖从背后慢慢的包围过来,耳畔传来他湿濡的呼吸,眼角微垂泛红有种说不出的魅惑,血色薄唇吐着委屈鼻音字眼:“你就这么走了?是不要这个家,也……不要我了吗?”

他告诉自己,心会痛,不是被她丢弃的失落与伤心,这只是因为他“病”了,她要抛下他一个人走了,他只有挑断了她的手筋跟脚筋将她留下来,囚在他视线所及的位置,他这“病”才能够痊愈。

舔了舔唇,他好似尝到了腥甜的味道。

顾君师收拾衣物的动作被他抱住,一时动不了,她偏过头:“你怎么会这么想?自然是我们走到哪里,家便在哪里。”

我们?

所以,她从没打算撇下他而独自离开?

娇夫微愣,心情一下好转了很多,但下一瞬又冷了下去。

骗子,他不会再相信她了。

他朝她扬起明媚无邪的软笑:“嗯。”

他思忖,修仙啊,如果作为凡人的他杀不了她,或许跟她一块儿去修仙会有转机。

“可是凡人是到不了修真界的,我们要怎么做?”

六绛浮生也听人讲过一些修仙的事。

凡人下处六十六界,灵力匮乏,无法修仙,而修真界则在一至二十八重天内,那里修仙的人被称为真人,要从凡人界通往修真界是需要真人以灵气打开两界的壁垒屏障。

顾君师早有成算:“去找志阳道人。”

敢情是还用得着他,这会才带上他的啊。

六绛浮生不吝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顾君师的心思。

他迟疑道:“志阳道人?可这都过去二日了吧,也不知他人走没走。”

“走了也没关系。”

牵起他的手,顾君师在前,而镇静沉稳的声音总叫人心底充满了安全感。

她都不知道自己重复修仙多少次了,眼下这一切于她而言就像满级洗点后又重返新手村一样,只是以往她惯于独自修行,而这一次身边多了一个小娇夫,那她就换一种方式重新开局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渣了病娇后迎来修罗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