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外面大雨雄浑,瓦砾上,庄稼青葱田坎之上,溅起一层白濛濛的雨雾,宛若飘缈的白纱。暮色降临到远处黑沉一片,小娇夫扛着锄具房门篱笆院回去,房檐下积起了一个个小水洼,他将全湿的斗笠跟蓑衣挂在土墙上,拨了拨湿漉的额发,粉颊透着田间劳作之后的水色,一双眸暮色降临远处黑沉一片,小娇夫扛着锄具推开篱笆院回来,房檐下积起了一个个小水洼,他将湿透的斗笠跟蓑衣挂在土墙上,拨了拨湿漉的额发,粉颊透着劳作过后的水色,一双眸子干净似水洗般澄清。。...

这日外面大雨磅礴,瓦砾上,庄稼青葱田坎之上,溅起一层白濛濛的雨雾,宛如缥缈的白纱。

暮色降临远处黑沉一片,小娇夫扛着锄具推开篱笆院回来,房檐下积起了一个个小水洼,他将湿透的斗笠跟蓑衣挂在土墙上,拨了拨湿漉的额发,粉颊透着劳作过后的水色,一双眸子干净似水洗般澄清。

室内仅点着一盏亮度浅淡的油灯,见他的妻子临于窗边观雨,自顾君师穿成了“顾一”,同样一张脸一副身躯,但气质跟体态都跟以往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顾君师前世金玉养出来的矜贵神魂,哪怕穿着一件廉价破补的青衣布裙,梳得一丝不苟的顺绸墨发以一根梨枝简易簪起,眸正唇朱,亦如姣姣明月,气度不凡。

失忆后的小娇夫面对着这样的妻子总有一种自惭形秽,他也常常看不懂她默不作声时在想些什么。

只是当他黯然的视线不经意掠向她肚子,却又是一脸甜蜜羞涩。

他心忖:这么些日子也该有动静了吧。

他想他这夜夜“耕耘”,忙得可比牛还勤呢。

“阿一,我回来了。”

顾君师转过脸,漆黑无波的眼眸落着他的身上,盯注半晌,又垂下。

“顾君师,我的名字。”

由于外面下雨,水濛雾隐,屋内角落只有一盏昏暗油灯,她站在窗边,黢黑于光渡中露出了半张脸,如同一面佛淡一面魔冷。

小娇夫微讶:“妻、妻不是叫顾一吗?”

她朝着他走过来:“顾一是别人喊的,君师才是我真正的名字。”

娇夫身后的木门被一阵大风吹得“咯吱”摇晃,一股寒意蹿入他脚底,火光剧烈摇曳下,她脚下的影子如同不受控的妖魅扭曲猖狂。

他终于感觉到了些不对劲的氛围。

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之中,他有些不安地缩瑟一下:“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顾君临顿步,她眼瞳极黑,唇色却淡白,方才站在窗边寒风拂面、发丝沾了些雨雾,整个人竟有一种秾丽到冷冽入骨的漠然。

“因为已经没有时间了……你记住这个名字,若有来世,莫要寻错了人。”

忽地,腹部剧痛袭来,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眼中破碎着难以置信与痛苦,紧紧抓住她的手腕,滑跪下地。

“为、为什么?”

她没有解释,只用一双凉寒的手轻抚上他恨意流泪的眼睑,温柔而细致地擦拭,似安抚亦似在祭奠,但她的眼神始终平静似月色微凉。

他眼神空洞无神地倒在血泊中,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杀他……

——

顾君师起身,一切又回到了那一日。

啪嗒……

窗棂与闭合不严实的柴门被外面的狂风撞得“哐哐”作响,天色昏暗一片,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咯吱——那个死了二百多年的人再度复生,归家后在房檐下挂好斗笠与蓑衣,他见屋内没点灯以为妻子在休息,便一无所知地推门而入,一切的进行跟她模糊的记忆逐渐重叠……

重来一遍又如何?

她的选择从来不会改变。

顾君师坐在床畔垂眸漠然一笑,门开的湿冷风起吹起床边格挡的青色帘子,小娇夫在外正准备寻火点灯,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剪影靠近,刚一转过头,一道雪冽寒光一闪而过。

噗——

“为、为什么?”他倒在地上,仰抬起的眼神呆滞像迟顿的木偶,对上顾君师那一双俯下玩味又雾翳的双眸。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

再度睁眼,顾君师发现自己又又再度穿了回来了。

她就像陷入一个闭式循环,永远没有出路。

果然一切都跟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娇夫有关吧,否则为何偏偏是这一日。

这一次,她提前打开了门,扶风靠在门旁,看着从泥泞乡间小道冒雨而归的小娇夫,雨势过大再加上天色昏暗,他没有看见茅草檐下的妻子,拔插出门栅进了篱笆院,便赶紧脱下身上湿透了的雨具。

他着一件单薄的文儒青衣,腰身好女般劲瘦,丰姿秀妖,当看到她等在门边时,面上露出乍然的欢喜,无暇美玉铸就的精致面容,双目如星。

“吾妻——”

一道寒意锋芒划破了他娇嫩的白颈,猩红薄喷而出。

他逐渐灰淡的眼中闪过不可置信与哀恸。

——

这是第几次了?

当顾君师再次重回到这一天,不断重复的剧本已令她麻木。

她尝试过很多种方式来阻止时光回溯,却都无济于事。

于是这一次她倒没有着急动手,她回想起之前一次又一次重修仙道,却发现她每一次无论如何修正改变,依旧无法踏破虚空飞升,好像总差那么一步最关键的东西。

她已经在重复枯燥的岁月中渡过了漫漫千余年,最后她猜测应当是一开始修炼的“大道无情诀”有问题,于是她这一次又重新找到那个染血包袱,找到了那本书。

这一次,她尤为仔细看了一遍,逐字看去,最后在一页的折角处看到了被忽略的一行小字。

——修无情诀之人,必先入情,渡劫飞升天门,方可证道。

看到这一行字时,顾君师沉默了良久,最终绷不住冷冷的嘴角,不优雅地咒骂一句。

草!

敢情这狗逼修炼玩意还得入情后,在要飞升之时杀了证道才算数?

因飞升一事执着了千年,顾君师对此志在必得,知道了一直飞升失败的缘由,她开始琢磨,她前世今生都是一个满腹野心的事业家,唯独不擅长感情这一类,所以该如何入情?

——

“不、不要——”

六绛浮生从床上翻坐而起,眼底惊悸未消,胸膛起伏不停。

他慌乱地摸着自己全身上下,发现自己没死。

他怵然一惊。

竟、竟又回来了!

他浑身止不住地颤抖,骨节清秀的双手捂住脸,纤黑浓长的眼角眦红,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他此时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被那个无情的女人杀了多少次了,全身上下都被捅穿了,一开始他不甘心,还想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他如此残忍。

但到后来,他太痛苦了,太绝望了,只剩下满腔的恨意想要杀了她!

他曾发誓,如果能再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他绝对会先一步杀了她,只可惜每一世他都是在临死前才拥有了前一世被杀的忆记。

但这一次,他还没死,却提前恢复了记忆……

他放下手,糯白牙齿神经质地咬着指甲,呼吸兴奋又颤栗地急促起来……杀了她,杀了她,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死在她手里……

“夫君。”冷淡如泉吟的女声在耳边低缓响起。

六绛浮生娇躯本能地颤抖一下,一股寒意却从脚底蹿上了头顶。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渣了病娇后迎来修罗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