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第二章我又穿回来了

叮!手机已发出清嗡声。杨寿看了几眼手机屏幕上的短讯内容,随后胸腔之中压制住、被压抑一整个上午的怒与恶,随之而来着那非常大火球的坠落,一起滚烫。挡人前程,如杀了人父母。有人那就做初一,那就别怪他做十五。“我杨寿请的酒,可也也不是那么好喝的!”默诵一句,杨寿接...

叮!手机发出清嗡声。杨寿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短讯内容,随即胸腔之中克制、压抑一整个下午的怒与恶,伴随着那巨大火球的坠落,一同沸腾。挡人前程,如杀人父母。有人既然做初一,那就别怪他做十五。“我杨寿请的酒,可也不是那么好喝的!”默念一句,杨寿接着便苦着脸,扒开残破阳台一角的小型迷幻阵,将藏在阵中的两个储气瓶取了出来,想了想觉得以自己的颜值,或许可以和甜姐讲一讲人情,便又放了一瓶回去原位,好好的合上迷幻阵。仙都茶室,大智街上的老牌平价茶室之一。老板甜姐,更是大智街上的脸面人物,小圈子里还有些说话的份量。幻灯闪烁,虚幻与真实相互糅杂的乐厅里,刚刚从剧组散场回来的一众群演们,正搂着穿着大方的小姐姐们开怀畅饮。口头上对杨寿的感谢,更是都没停过。为他打抱不平的声音,亦是此起彼伏。乐厅的一角,杨寿将一个储气瓶肉疼的递给甜姐。这个胖乎乎,笑起来很和善的中年女人,快速的将杨寿递过来的储气瓶收起来。也没有询问杨寿的目的,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了其中究竟。“才一瓶,我只能帮你对付一个人。”甜姐把玩着储存气瓶市侩道。杨寿松了口气,见甜姐没有要求加价的意思,便含蓄点头道:“复仇之路虽然是个三流剧组,但道具师这个群体比较团结,我也是知道的。甜姐您固然手眼通天,但我杨寿也不能让您帮我担风险,这可不地道。”言下之意,便是只要甜姐出面帮忙,整理一下抢他角色的那个人。甜姐见杨寿会说话,将话说的漂亮,滴水不漏,也就更满意的笑了。“记住了,你欠我一个人情。”“还有,你带来的这群短命鬼,我都要用。”甜姐眼孔微微泛红,露出一个贪婪的神情。杨寿道:“这不成,他们都是我的手足兄弟,挚爱亲朋。”话锋一顿,赶在甜姐生气前,杨寿又补充道:“最多抽三次,还有得让他们也开心了,别瞧出破绽。”甜姐有魅妖血统,虽然不纯,但也是可以借助男性精气修行的。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杨寿也是偶然才得知。仙都茶室的茶好喝,但不能醉了喝,否则容易喝错。甜姐数了数人头数目,点了点头:“可以,账平了。”“谢谢甜姐!”杨寿知道,这事他还是占便宜的。甜姐日常也并不缺少修行耗材。旁边,单开的电视屏幕上,正播发着最近的新闻。一条条的热门消息,正被主持人清晰的播报。杨寿同样好似不经意的听着。其中比较着重的两条消息,便是剥皮教愈发的猖獗,以及影视作品成幻率又一季度降低,鼓励影视工作者更加努力云云。并没有任何整顿影视行业乱象的风吹草动。“小杨!你说现在电影、电视剧越拍越多,投资成本越来越大,怎么就都不好看了?”杨寿心有千言万语,终究只是摇头。“还是内容不行了,都没得信仰,只想搞钱,有才华的人,也得不到伸展。”甜姐诱惑着杨寿发言。“这毕竟是个群体创作活动,个人的优秀,无济于事,只有资本才能笼络各方面的人才,完成组局。”杨寿还是没忍住,多少说了一嘴,不过也只是老生常谈。“那些个修豪们的钱太好挣了,随便搞搞都能赚的盆满钵满,谁还用心搞?”甜姐作为圈外人,很自然的吐槽道。杨寿没有反驳。甜姐说的虽然偏颇外行,但也未必没有道理。何况,行业绩效下滑,与他这个底层的小特约,又有什么关联呢?他只是个跑龙套的,至今唯一有名有姓的角色,还被人给撬走了。没有真正固定的角色,那么哪怕拍出来的电影、电视剧成了幻境,他也没资格进入幻境,收集奖励。“甜姐!这一次多谢了!我先走了!”“家里养的鱼还没喂食。”杨寿起身对甜姐说道,夜晚子时快到了,杨寿兼修的子午服气术,虽然只能在每日子午二时,萃取一点太阳、太阴之精粹,对修行寥寥进补,却也是一项固定‘收入’,浪费不得的。甜姐抛了个媚眼:“小杨!男人的保鲜期也是很短暂的,再过几年就油了,姐之前说的,你好好考虑。有姐在,保证你三十岁以前入甲级。”“不用考虑了!”杨寿拔腿就走,生怕自己忍不住回头。留下一群开心的群演,杨寿独自走出了茶室。茶室里,察觉到杨寿离开的几名群演,纷纷露出了嘲讽的表情。“还是走的太快,根基不稳,以为有点关系,当了特约就了不起,摔跟头了吧!”一名群演道。另一名群演也跟着酸溜溜道:“修为不过癸级四阶,和咱们也没大多区别,就敢拿特约的牌子,活该他被人整。”“不说他,咱们喝酒!”一众群演纷纷举杯。“对了,他不会没结账吧!”“草!去问问!”立刻有两名群演,分头行动,一者直奔柜台,一者则是追上杨寿。在快速确认好杨寿已经买单后,又纷纷不做声响的退回来。深夜的街道上,徘徊的除了夜晚出来修行的人,还有晚上出来活动的鬼怪。杨寿紧了紧身上的衣物,足足有癸级十阶的法力,从身体里缓慢的调动释放出来,将那些游魂野鬼们惊走。修行从癸级到甲级,都算是道前筑基。也就是说,没有突破甲级,进入隐元境的修行者,都不能算是真修。即便如此,癸级十阶的真实表现力,也并不算拉胯。用来吓唬那些没什么依凭的游魂野鬼们,确实是管用的很。回到家中的杨寿,抢在子时之前,调整好了状态,小心翼翼的牵引着月光中降临的一点月露落入眉心,杨寿的半边身体,都霎时间布满了寒霜。同时运转在他体内的那一缕稀薄的法力,终于突破了临界点,进入了壬级一阶。进入真修隐元之前,从癸级到甲级的修行,都只是法力的积累。积累到了,就会自然突破。所以别看杨寿二十好几了,依旧只是壬级一阶,就以为筑基阶段的修行很难。实际上只要资源充足,不到一百天,就能完成所有的筑基修炼。那些出身豪门的修士,往往是在三岁以前,就在父母长辈的引导下,完成了筑基,甚至保留下来了些许先天胎始之气,大利修行。此时的杨寿,却没有来得及感受癸级和壬级有什么具体的区别。他只觉得,他微弱的那点法力,正飞快的拥挤入手心里的那个钥匙状胎记。同时近乎本能的,他起身握住了房间的门把手。随后拧开了房门。原本轻便的房门,此刻却重逾千斤。一个仿佛内心灵觉般的声音在问,问他想要去哪里。杨寿下意识的,便回忆起了前世。随后拉开了房门。白光笼罩了杨寿的整个身躯。刹那之后,昼夜颠倒。杨寿抬头望去,远处是高楼大厦,近处是污秽小巷。没有浮空的花园岛,没有炫目宏伟的仙帝城,没有御器飞行的真修,没有偶尔从虚空中坠落、散开的幻境物质,更没有漂浮游离在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微弱灵气波纹。这里好像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世界。“我···真的回来了?”杨寿看了看手掌心中,变得颜色黯淡的钥匙状胎记,有着强烈的不真实感。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开创了无数幻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